2tbq0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唐殘-第1052章 簫鼓流漢思熱推-qrhmh

唐殘
小說推薦唐殘
洛城一别四千里,胡骑长驱五六年。
草木变衰行剑外,兵戈阻绝老江边。
我把愛情賣給誰
思家步月清宵立,忆弟看云白日眠。
闻道河阳近乘胜,司徒急为破幽燕。
莫路繾綣至晨曦
《恨别》
唐代:杜甫
雕零夜話 薄情書生
——我是分割线——
潼关易手和南岸陕虢两州之地相继被太平军攻占的消息,很快也顺着大河水道滚滚奔流直下,而风一般的传到了位于黄河下游地区的两岸地方。
而在距离潼关百余里外的怀州境内,王屋县城内。一身锦绣大氅却难掩满头白发苍苍之下,形容愈发消瘦干枯的河阳节度使诸葛爽;却是不厌其烦的仔仔细细的询问着,负责带兵出战以为佯攻和策应之势的部下,关于所见所闻的额每一个细节:
“你是说,仅仅就用了一夜之间,上万人据守的潼关就被打下来了?”
“首当其冲的虢州也就罢了,那陕县空有坚城和储集,在王乾率领之下,却也没能坚持得一天光景么?”
“这么说,太平军已经能够把火器装船,而沿河轰击岸上了?哪怕不是大河上下都要横行无忌了。。”
“那他们又是怎么安然度过,那中流砥柱的三门水道的?难道不靠运夫拖曳还能无风自走么?”
“那如今的太平军势,岂不是已经推进到了渑池,与那东都朱氏的兵马正式联成一线了?”
“这可是大帅的交代,小人怎敢有丝毫懈怠和轻忽啊,但有丝毫虚言,定教晓得死无葬身之地”
被问的满头大汗而口舌生泡的这名部将,亦是连声垂手顿足的当场赌咒和发誓道:
“属下可是亲眼所见,那剧烈阵前火器声若雷动,齐发就是山摇地裂、漫天星坠如雨,而城头根本无可阻挡就死伤累累,尸横枕籍了。。”
“而太平军士似有异术护身,屡屡悍然奔行烟火砲石之间,却毫发无伤的从容趋得城下;须臾之间就相继攀城、破门而入了。。”
“彼辈又有法术令那飞舟鼓风直上,悬于中天而四野皆为一览无遗;旗号所致之处,无论甲马、草木、城壕营垒,莫不是击如齑粉啊!!”
“太平军的战船,据说更是得了昔日诸葛武侯遗书之中的‘木马流牛’秘法,是以无风无纤、勿须人畜,亦能吞吐烟云而视大河波涛如入平湖啊!”
“若斯如此,这世上又谁人能挡得了,那大伙儿还打个鸟战?不若都乘早各奔前程回家耕田去了?。。”
然而在旁的衙内都兵马使诸葛仲方,却是越听越不是滋味,而忍不住开口打断道:
“少帅明鉴,此乃小人亲身所历,不敢相瞒丝毫啊。。”
这名军将连声抱屈道:
“我只担心那些人用了虚张声势的诈唬手段,就连你也给瞒过去了。。”
那些年,我們遇見的渣渣
然而诸葛仲方却是有些气不顺反佶道:
“不瞒少帅,小得乃是亲眼所见那王(重盈)连帅那拿住的当面,更是籍故查看过那被打破的陕县城门啊;后来又经历了大阳桥头与驰援而来的河中军接战。。”
这名部将却是满脸惶然与心有余悸忙不迭解释道:
“若不是那太平军战船的火器迸发,打得河中军先头人马具乱,只怕小得也没有机会站在您面前,给说下这些话了。。”
眼见得诸葛仲方有些不甘心的还想说些什么,就见诸葛爽再度开口道:
野外生存
“好了,你辛苦了,下去领五十匹绢,好好的歇息吧。。”
待到这名部将拜谢而去之后,诸葛爽又招来了另外几名参战和在场的部将,以各自的角度和立场一一在诸葛仲方面前,参差不齐的轮流陈词了一番之后;他也不得不变得沉默下来而又变成一句反问:
“大人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我的意思就是希望你能兼听则明,而不是光靠身边那些人的一时趋奉,就觉得世间人物也莫不过如此啊!”
浪漫滿屋
诸葛爽却是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这个唯一成年,却是表现得资质有限的儿子道:
“那难不成大人着么多年经营的基业,就要这么拱手屈从他人了?就没有其他变通的。。”
诸葛仲方犹自有些不情愿到:
“你觉得老夫还有的选择么?之前或许还有首鼠两端的余地,可是现如今彼辈已在卧榻之侧了,难道反要自寻是非么?”
想與你廝守到老 連城女子
然而就见诸葛爽眼中闪过失望,却又重重叹息道:
“老夫剩下的光景,已经时日无多了,唯一挂念的就是我儿日后何以自处自全啊!”
“大人!未免太过小觑了儿子罢!”
诸葛仲方闻言却是隐隐的难以服气道:
“这可不是小觑我儿啊!河中历来地处四战之要,左近皆为强邻悍镇所窥视当下,老夫亦是竭力周旋、权衡于四方,方才守住这一方的基业苟安,不至于为人所乘。。”
诸葛爽却是重重摇头道:
首席萌妻你在上
“可是老夫之力终有穷尽啊,更忧心身后合家老小、举族人等的存亡;无论是魏博、还是成德,或又是那河中王氏,那个有事简单应对的人物?”
重生之大文豪 別人家的小貓咪
“大人未免太过悲观了吧!我河中尚有带甲数万,而户口数十万余,难道就不能。。”
诸葛仲方不由动容,却又反宽慰道
“不能!如今关内既然与河洛联成一线,本镇就已然没有更多周旋的余地了。。”
诸葛爽却是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断然道:
“与其变成挡路他人大业的眼中钉,还不如在彻底守不住而导致倾覆之祸以前,寻机将其投献于一方强梁,至少兴许还能换来的一世富贵和后人的宗嗣绵延啊!”
“岂不是胜过被那些图谋上位的骄兵悍将,或是外镇宿敌之流铲除于后快?至少如今太平军大势已成而广有疆域,于首附之人尚可有千金市马骨的包容之量。。”
“可要是错过了这个做价而沽的最好机会,无论是落到了魏博、成德还是河中手中,只怕我诸葛一族想要卑躬虚膝的苟活于世,都是难得奢望了。。”
“是以我令你为率谋取上党,也不过是为了在将来的天下格局之中,又有更多可以拿出来投献于人,而为我族谋取得善终前程的凭身之资啊!”
“须知晓,如今东都的朱氏尚未传来易帜的消息,我诸葛氏与河阳军还能有一个首义之功,可要是被他人抢先了一步,那又是低人一等,而更加被动的局面了。。”
看着饱受冲击之下的诸葛仲方,明显有些失魂落魄走出去的身形;说的一身大汗琳琳的诸葛爽反而大大吁了一口气;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并不担心这个相对平庸的儿子身上会有什么变数。
但是他更担心的是自己身后,诸葛仲方压不住麾下那些部将们,由此与外镇勾结而另谋出路,或是在他的其他的子嗣当中另选他人以为扶持;轻者骨肉相残,重者那就是泼天大的家门倾覆之难了。
所以他需要乘着自己还有最后一点时间和精神,能够正常视事之前造成一定的既成事实;这样的话就算日后还有什么反复和变数,诸葛氏一族也可以逃脱历代藩镇继立的血腥怪圈,获得在新朝传续家门的可能性了。
毕竟,他能够立足河阳而与各方周旋有年,还能励精图治的确保一方,靠的不就是审时度势的准确站位和知进退么?为此再籍故出阵的机会剪除掉一些潜在的不安定因素,诸葛爽也是在所不惜的。
虽然世人难免将他与秦宗权、刘汉宏之流的“多姓家奴”相提并论而颇有毁誉;但是相对于对外的残酷决然和驭下的手段严明,他对于自己亲族家人的却还算是爱护和周顾的。
于是在不久之后,顿兵于大河东岸折转处的河中节度使王重荣,就忽然觉得有些日子难过和压力甚大了。
因为来自东面的河阳军放弃了在上党方面的后续争夺,而辗转出兵缘着王屋山和中条山之间的轵关陉(今济源—-侯马),威胁到他作为根本之地的解县、安邑后方来了。
于是,号称五万大军的王重荣,在留下一万五千人马在晋州(今山西临汾)——沁州(今山西沁源)防备河东方面的乘胜追击之外,又不得不再分出一万人马回头去确保,解县和安邑之间的盐池周全。
然而他剩下的人马,在黄河上游试图强渡三津之一的蒲津渡(今山西省永济市西约13公里处)时,再度遭到溯流而上的太平军改装炮船的半度袭击而宣告功败垂成;
结果只有三千多先头士卒度过了蒲津渡口的铁索浮桥,然后就被抵近的太平炮船轰断了后续行进的队列和桥面,而失去了与东岸的联系;就这么一头扎进了西岸太平军预设的口袋阵地当中。
因此,在西眼睁睁的看着东岸在厮杀声和烟火滚滚,持续了一个下午道下半夜才消停;待到天色重新放亮之后,就只剩下桥头附近尸横遍野的临时战场;
而河中军连夜准备物料,试图从上流顺势用小船满载柴草的火攻战术,也再度被落锚在河中的战船用铳炮所打沉击碎之后,他们也只能放弃了继续修复桥渡的打算。
然而与此同时,并没有完全放弃的的河中军,又利用主力吸引了河面注意力的机会,暗中分别从下游神柏峪的大禹渡(今芮城县县城东南12公里处),上游的吴王渡(山西临猗县西黄河东岸),以舟船往来连夜潜度过来千余人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