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xvza引人入胜的小說 代號候鳥 愛下-第六章 示範給你看相伴-aimhk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赵征远又得意地笑了一会儿,转而意识到话题被李安平带远了,立即收敛住笑容,用手指狠狠戳着李安平的额头说:“相亲这事,你小子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在赵征远的“胁迫”下,李安平去见了那位女子,女子长得不算漂亮,但绝对不难看,其他各方面条件算是非常不错。
禦神社天團 淩墨翼
李安平并不反感这位女子,但吴倩云是他心里挥之不去的阴影。于是,和女子坐在公园长凳上的李安平默默念道:“你一定看不上我!一定看不上我!”
这次还真如了李安平所愿,女子没看上他,因为他没有工作,没有政治觉悟,说话油腔滑调的。女方一下挑了李安平这么多的缺点,赵征远颜面有点挂不住了,他回去之后把李安平一顿臭骂。
李安平心里反倒很高兴,只是他心湖泛起涟漪。
吴倩云失踪了,他该怎么办?去找她吗?去哪里找?等她吗?自己连她在哪个省都不知道,只知道她从北方到的云南。
忘掉她!
李安平很清楚恐怕今生和吴倩云都无缘再见了。
要忘记一个自己深爱过的人,说起来是很容易的。
李安平一想起吴倩云便告诫自己:
要忘掉她!
要忘掉她!
可他,依旧时常想起,尤其是赵征远给他安排了密集的相亲。
每次一见女方,他总免不了拿对方和吴倩云比较,比较之下,吴倩云方方面面都好。
李安平只是在心里挑着相亲对象的不是,但他的相亲对象都通过赵征远告诉他:“不合适,他没有工作……”
是啊,谁会看上一个没有工作,没有住所,除了长相完全一无所有的人呢。很快,李安平就厌烦了,他甚至暗暗较上劲了:“你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你呢!我非找一个比你强一百倍的!”
相亲还在继续,但结果还是和以前一样。其实不是女方真看不上李安平,颇为帅气的李安平正值韶华,外表上还是深受女孩子喜欢。
可女方的父母更看重的是男方的工作、家境、政治追求、为人。
赵征远在失去儿子后,内心经历了很大的变化,这个变化外人是看不出来的:以前他可以把李安平当成自己的儿子,但精神寄托还是在自己亲生儿子那边;现在不同,他把很多希望寄托在李安平身上。
所以,他着魔一般给李安平介绍对象。赵征远见每次都因为李安平没有工作被拒,他决定还是先给李安平落实工作的事。很不巧,看守所的人员编制已经满了,他只得动用他的人脉关系。
相亲进展不顺,但落实工作一事却比较顺利,赵征远的挚交——屠夫王一刀利用他的关系把李安平弄进了正好有一个职务空缺的话务局。
李安平上班后的第一个周末,赵征远就拉着他去王一刀家里登门拜谢。
王一刀的形象和他职业完全对等:彪形大汉,满脸横肉,一身腥味。
……
上班没过久,李安平就遇到麻烦了,话务局需要对他进行户籍登记。
李安平出生成长的村子曾经消失过,他哪里还有什么户籍。他只能求助赵征远,赵征远是看守所的,和管理户籍的公安局隔着一大截。
负责管理户籍的人告诉赵征远,现在户籍是自由迁移,只需要把原有的户籍资料带来就可以做新的户籍登记。像李安平没有户籍资料的情况,他也不知道怎么办。
话务局一再催促李安平赶紧交户籍资料,否则只能按规定进行清退。实在没辙了的赵征远和李安平只能再次找到王一刀,希望他能帮帮忙。王一刀又把李安平的户籍问题解决了,他出生成长还是在他们那个村里,1945年年底到的省城。
户籍问题也解决了,李安平看似恢复了正常人的生活。
赵征远也忙于工作,也没有再提让李安平相亲的事了。
前两天看守所一批犯人暴动,被镇压下来后正紧张地进行审问。
看守所人力不够,而犯人又顽固不化,审问工作进展缓慢。
赵征远笑够了,见李安平来得正好,就让他帮忙审问。赵征远翻了一下手上的资料,让李安平去审问一个叫吕木的犯人,在第五审问室,犯人一会儿会由看守所的人带过去。
这座看守所是由监狱改造而成的,规模相当大。
李安平以前来过很多次,但只是在赵征远办公室附近转过。李安平不知道审问室在哪里,刚才赵征远又忘记说了,李安平转了一圈也没看见有挂着审问室牌子的房间。
他想问人吧,可这一路一个人影都没见着。他又往前走了一段,看见前面一排房门上挂着“一”、“二”、“三”、“四”字样的木牌。他逐一探头往里看,每个房间都有两个人对坐着。
想必这就是审问室了!李安平找到木牌上写着“五”字的房间,推开门一看,房间里没人,里面一张桌子、两把椅子。这下不会有错了!他选择了面朝门的椅子坐下,等人把犯人送来。
几分钟后,李安平听到走廊传来一阵脚步声,但似乎是一个人。脚步声停在他所在的“五”号门口,接着门被推开。
还没等他看清来人长什么样,那人就坐到他对面,开口就说:“你要立即放弃你以前接受的那些腐化思想,接受新的改造……”
无尽追缉
进来的人是个女的,声音犹如银铃,长相如何李安平没看清,只是看出她穿着一身犯人制服。李安平被激怒了,他还没说话,犯人倒先教训起他来了。
李安平一撸袖子,站起来做出一副欲打人状,高声喝断女人的讲话,道:“我让你看看谁改造谁!”
女人看了一眼李安平,她留意到李安平脸上的青肿,镇定地说:“坐下!你脸上是怎么搞的?打架是罪上加罪,你应该老老实实交代错误,接受改造,争取宽大处理。”
“这女人一定是疯了!”李安平估计这女犯人以前是国民党负责洗脑的,接受不了国民党战败的事实,脑子里还在幻想这是她们的天下。李安平心里一乐,他还没跟疯子打过交道呢,他想试试看这女人究竟疯到什么程度,想到这里他坐了下去,说:“那你要怎么改造我?你是要从精神上改造我还是从肉体上改造我?”
那女人连拍几下桌子,脸一下就拉下来了,她说:“你这些淫秽不堪的思想要立即去掉!”
看来这女人把“肉体改造”往邪的方向理解了,李安平抑郁了很久,不如趁此逗这疯女人寻开心彻底释放心中的闷气。
他故意装出一副轻浮的表情,色迷迷地看着女人说:“淫秽?我不知道什么叫淫秽?你示范给我看看?”
“你把脸伸过来,我示范给你看。”赵征远又得意地笑了一会儿,转而意识到话题被李安平带远了,立即收敛住笑容,用手指狠狠戳着李安平的额头说:“相亲这事,你小子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在赵征远的“胁迫”下,李安平去见了那位女子,女子长得不算漂亮,但绝对不难看,其他各方面条件算是非常不错。
李安平并不反感这位女子,但吴倩云是他心里挥之不去的阴影。于是,和女子坐在公园长凳上的李安平默默念道:“你一定看不上我!一定看不上我!”
这次还真如了李安平所愿,女子没看上他,因为他没有工作,没有政治觉悟,说话油腔滑调的。女方一下挑了李安平这么多的缺点,赵征远颜面有点挂不住了,他回去之后把李安平一顿臭骂。
李安平心里反倒很高兴,只是他心湖泛起涟漪。
神魔壹界 黑發大頭
吴倩云失踪了,他该怎么办?去找她吗?去哪里找?等她吗?自己连她在哪个省都不知道,只知道她从北方到的云南。
忘掉她!
李安平很清楚恐怕今生和吴倩云都无缘再见了。
要忘记一个自己深爱过的人,说起来是很容易的。
李安平一想起吴倩云便告诫自己:
要忘掉她!
要忘掉她!
可他,依旧时常想起,尤其是赵征远给他安排了密集的相亲。
每次一见女方,他总免不了拿对方和吴倩云比较,比较之下,吴倩云方方面面都好。
李安平只是在心里挑着相亲对象的不是,但他的相亲对象都通过赵征远告诉他:“不合适,他没有工作……”
是啊,谁会看上一个没有工作,没有住所,除了长相完全一无所有的人呢。很快,李安平就厌烦了,他甚至暗暗较上劲了:“你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你呢!我非找一个比你强一百倍的!”
相亲还在继续,但结果还是和以前一样。其实不是女方真看不上李安平,颇为帅气的李安平正值韶华,外表上还是深受女孩子喜欢。
可女方的父母更看重的是男方的工作、家境、政治追求、为人。
赵征远在失去儿子后,内心经历了很大的变化,这个变化外人是看不出来的:以前他可以把李安平当成自己的儿子,但精神寄托还是在自己亲生儿子那边;现在不同,他把很多希望寄托在李安平身上。
所以,他着魔一般给李安平介绍对象。赵征远见每次都因为李安平没有工作被拒,他决定还是先给李安平落实工作的事。很不巧,看守所的人员编制已经满了,他只得动用他的人脉关系。
相亲进展不顺,但落实工作一事却比较顺利,赵征远的挚交——屠夫王一刀利用他的关系把李安平弄进了正好有一个职务空缺的话务局。
李安平上班后的第一个周末,赵征远就拉着他去王一刀家里登门拜谢。
王一刀的形象和他职业完全对等:彪形大汉,满脸横肉,一身腥味。
……
上班没过久,李安平就遇到麻烦了,话务局需要对他进行户籍登记。
李安平出生成长的村子曾经消失过,他哪里还有什么户籍。他只能求助赵征远,赵征远是看守所的,和管理户籍的公安局隔着一大截。
负责管理户籍的人告诉赵征远,现在户籍是自由迁移,只需要把原有的户籍资料带来就可以做新的户籍登记。像李安平没有户籍资料的情况,他也不知道怎么办。
话务局一再催促李安平赶紧交户籍资料,否则只能按规定进行清退。实在没辙了的赵征远和李安平只能再次找到王一刀,希望他能帮帮忙。王一刀又把李安平的户籍问题解决了,他出生成长还是在他们那个村里,1945年年底到的省城。
户籍问题也解决了,李安平看似恢复了正常人的生活。
赵征远也忙于工作,也没有再提让李安平相亲的事了。
前两天看守所一批犯人暴动,被镇压下来后正紧张地进行审问。
看守所人力不够,而犯人又顽固不化,审问工作进展缓慢。
赵征远笑够了,见李安平来得正好,就让他帮忙审问。赵征远翻了一下手上的资料,让李安平去审问一个叫吕木的犯人,在第五审问室,犯人一会儿会由看守所的人带过去。
这座看守所是由监狱改造而成的,规模相当大。
李安平以前来过很多次,但只是在赵征远办公室附近转过。李安平不知道审问室在哪里,刚才赵征远又忘记说了,李安平转了一圈也没看见有挂着审问室牌子的房间。
他想问人吧,可这一路一个人影都没见着。他又往前走了一段,看见前面一排房门上挂着“一”、“二”、“三”、“四”字样的木牌。他逐一探头往里看,每个房间都有两个人对坐着。
想必这就是审问室了!李安平找到木牌上写着“五”字的房间,推开门一看,房间里没人,里面一张桌子、两把椅子。这下不会有错了!他选择了面朝门的椅子坐下,等人把犯人送来。
几分钟后,李安平听到走廊传来一阵脚步声,但似乎是一个人。脚步声停在他所在的“五”号门口,接着门被推开。
还没等他看清来人长什么样,那人就坐到他对面,开口就说:“你要立即放弃你以前接受的那些腐化思想,接受新的改造……”
进来的人是个女的,声音犹如银铃,长相如何李安平没看清,只是看出她穿着一身犯人制服。李安平被激怒了,他还没说话,犯人倒先教训起他来了。
仙路桃花传
李安平一撸袖子,站起来做出一副欲打人状,高声喝断女人的讲话,道:“我让你看看谁改造谁!”
女人看了一眼李安平,她留意到李安平脸上的青肿,镇定地说:“坐下!你脸上是怎么搞的?打架是罪上加罪,你应该老老实实交代错误,接受改造,争取宽大处理。”
“这女人一定是疯了!”李安平估计这女犯人以前是国民党负责洗脑的,接受不了国民党战败的事实,脑子里还在幻想这是她们的天下。李安平心里一乐,他还没跟疯子打过交道呢,他想试试看这女人究竟疯到什么程度,想到这里他坐了下去,说:“那你要怎么改造我?你是要从精神上改造我还是从肉体上改造我?”
那女人连拍几下桌子,脸一下就拉下来了,她说:“你这些淫秽不堪的思想要立即去掉!”
看来这女人把“肉体改造”往邪的方向理解了,李安平抑郁了很久,不如趁此逗这疯女人寻开心彻底释放心中的闷气。
他故意装出一副轻浮的表情,色迷迷地看着女人说:“淫秽?我不知道什么叫淫秽?你示范给我看看?”
“你把脸伸过来,我示范给你看。”赵征远又得意地笑了一会儿,转而意识到话题被李安平带远了,立即收敛住笑容,用手指狠狠戳着李安平的额头说:“相亲这事,你小子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在赵征远的“胁迫”下,李安平去见了那位女子,女子长得不算漂亮,但绝对不难看,其他各方面条件算是非常不错。
李安平并不反感这位女子,但吴倩云是他心里挥之不去的阴影。于是,和女子坐在公园长凳上的李安平默默念道:“你一定看不上我!一定看不上我!”
这次还真如了李安平所愿,女子没看上他,因为他没有工作,没有政治觉悟,说话油腔滑调的。女方一下挑了李安平这么多的缺点,赵征远颜面有点挂不住了,他回去之后把李安平一顿臭骂。
李安平心里反倒很高兴,只是他心湖泛起涟漪。
吴倩云失踪了,他该怎么办?去找她吗?去哪里找?等她吗?自己连她在哪个省都不知道,只知道她从北方到的云南。
忘掉她!
李安平很清楚恐怕今生和吴倩云都无缘再见了。
要忘记一个自己深爱过的人,说起来是很容易的。
李安平一想起吴倩云便告诫自己:
要忘掉她!
要忘掉她!
可他,依旧时常想起,尤其是赵征远给他安排了密集的相亲。
每次一见女方,他总免不了拿对方和吴倩云比较,比较之下,吴倩云方方面面都好。
李安平只是在心里挑着相亲对象的不是,但他的相亲对象都通过赵征远告诉他:“不合适,他没有工作……”
是啊,谁会看上一个没有工作,没有住所,除了长相完全一无所有的人呢。很快,李安平就厌烦了,他甚至暗暗较上劲了:“你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你呢!我非找一个比你强一百倍的!”
相亲还在继续,但结果还是和以前一样。其实不是女方真看不上李安平,颇为帅气的李安平正值韶华,外表上还是深受女孩子喜欢。
可女方的父母更看重的是男方的工作、家境、政治追求、为人。
赵征远在失去儿子后,内心经历了很大的变化,这个变化外人是看不出来的:以前他可以把李安平当成自己的儿子,但精神寄托还是在自己亲生儿子那边;现在不同,他把很多希望寄托在李安平身上。
所以,他着魔一般给李安平介绍对象。赵征远见每次都因为李安平没有工作被拒,他决定还是先给李安平落实工作的事。很不巧,看守所的人员编制已经满了,他只得动用他的人脉关系。
相亲进展不顺,但落实工作一事却比较顺利,赵征远的挚交——屠夫王一刀利用他的关系把李安平弄进了正好有一个职务空缺的话务局。
李安平上班后的第一个周末,赵征远就拉着他去王一刀家里登门拜谢。
王一刀的形象和他职业完全对等:彪形大汉,满脸横肉,一身腥味。
……
上班没过久,李安平就遇到麻烦了,话务局需要对他进行户籍登记。
李安平出生成长的村子曾经消失过,他哪里还有什么户籍。他只能求助赵征远,赵征远是看守所的,和管理户籍的公安局隔着一大截。
负责管理户籍的人告诉赵征远,现在户籍是自由迁移,只需要把原有的户籍资料带来就可以做新的户籍登记。像李安平没有户籍资料的情况,他也不知道怎么办。
话务局一再催促李安平赶紧交户籍资料,否则只能按规定进行清退。实在没辙了的赵征远和李安平只能再次找到王一刀,希望他能帮帮忙。王一刀又把李安平的户籍问题解决了,他出生成长还是在他们那个村里,1945年年底到的省城。
户籍问题也解决了,李安平看似恢复了正常人的生活。
赵征远也忙于工作,也没有再提让李安平相亲的事了。
前两天看守所一批犯人暴动,被镇压下来后正紧张地进行审问。
看守所人力不够,而犯人又顽固不化,审问工作进展缓慢。
赵征远笑够了,见李安平来得正好,就让他帮忙审问。赵征远翻了一下手上的资料,让李安平去审问一个叫吕木的犯人,在第五审问室,犯人一会儿会由看守所的人带过去。
这座看守所是由监狱改造而成的,规模相当大。
李安平以前来过很多次,但只是在赵征远办公室附近转过。李安平不知道审问室在哪里,刚才赵征远又忘记说了,李安平转了一圈也没看见有挂着审问室牌子的房间。
他想问人吧,可这一路一个人影都没见着。他又往前走了一段,看见前面一排房门上挂着“一”、“二”、“三”、“四”字样的木牌。他逐一探头往里看,每个房间都有两个人对坐着。
想必这就是审问室了!李安平找到木牌上写着“五”字的房间,推开门一看,房间里没人,里面一张桌子、两把椅子。这下不会有错了!他选择了面朝门的椅子坐下,等人把犯人送来。
几分钟后,李安平听到走廊传来一阵脚步声,但似乎是一个人。脚步声停在他所在的“五”号门口,接着门被推开。
还没等他看清来人长什么样,那人就坐到他对面,开口就说:“你要立即放弃你以前接受的那些腐化思想,接受新的改造……”
进来的人是个女的,声音犹如银铃,长相如何李安平没看清,只是看出她穿着一身犯人制服。李安平被激怒了,他还没说话,犯人倒先教训起他来了。
李安平一撸袖子,站起来做出一副欲打人状,高声喝断女人的讲话,道:“我让你看看谁改造谁!”
女人看了一眼李安平,她留意到李安平脸上的青肿,镇定地说:“坐下!你脸上是怎么搞的?打架是罪上加罪,你应该老老实实交代错误,接受改造,争取宽大处理。”
“这女人一定是疯了!”李安平估计这女犯人以前是国民党负责洗脑的,接受不了国民党战败的事实,脑子里还在幻想这是她们的天下。李安平心里一乐,他还没跟疯子打过交道呢,他想试试看这女人究竟疯到什么程度,想到这里他坐了下去,说:“那你要怎么改造我?你是要从精神上改造我还是从肉体上改造我?”
那女人连拍几下桌子,脸一下就拉下来了,她说:“你这些淫秽不堪的思想要立即去掉!”
看来这女人把“肉体改造”往邪的方向理解了,李安平抑郁了很久,不如趁此逗这疯女人寻开心彻底释放心中的闷气。
他故意装出一副轻浮的表情,色迷迷地看着女人说:“淫秽?我不知道什么叫淫秽?你示范给我看看?”
“你把脸伸过来,我示范给你看。”赵征远又得意地笑了一会儿,转而意识到话题被李安平带远了,立即收敛住笑容,用手指狠狠戳着李安平的额头说:“相亲这事,你小子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在赵征远的“胁迫”下,李安平去见了那位女子,女子长得不算漂亮,但绝对不难看,其他各方面条件算是非常不错。
李安平并不反感这位女子,但吴倩云是他心里挥之不去的阴影。于是,和女子坐在公园长凳上的李安平默默念道:“你一定看不上我!一定看不上我!”
这次还真如了李安平所愿,女子没看上他,因为他没有工作,没有政治觉悟,说话油腔滑调的。女方一下挑了李安平这么多的缺点,赵征远颜面有点挂不住了,他回去之后把李安平一顿臭骂。
無限穿梭機 喜歡吃栗子
李安平心里反倒很高兴,只是他心湖泛起涟漪。
吴倩云失踪了,他该怎么办?去找她吗?去哪里找?等她吗?自己连她在哪个省都不知道,只知道她从北方到的云南。
忘掉她!
李安平很清楚恐怕今生和吴倩云都无缘再见了。
要忘记一个自己深爱过的人,说起来是很容易的。
李安平一想起吴倩云便告诫自己:
要忘掉她!
要忘掉她!
可他,依旧时常想起,尤其是赵征远给他安排了密集的相亲。
每次一见女方,他总免不了拿对方和吴倩云比较,比较之下,吴倩云方方面面都好。
李安平只是在心里挑着相亲对象的不是,但他的相亲对象都通过赵征远告诉他:“不合适,他没有工作……”
是啊,谁会看上一个没有工作,没有住所,除了长相完全一无所有的人呢。很快,李安平就厌烦了,他甚至暗暗较上劲了:“你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你呢!我非找一个比你强一百倍的!”
相亲还在继续,但结果还是和以前一样。其实不是女方真看不上李安平,颇为帅气的李安平正值韶华,外表上还是深受女孩子喜欢。
可女方的父母更看重的是男方的工作、家境、政治追求、为人。
赵征远在失去儿子后,内心经历了很大的变化,这个变化外人是看不出来的:以前他可以把李安平当成自己的儿子,但精神寄托还是在自己亲生儿子那边;现在不同,他把很多希望寄托在李安平身上。
旧年雪倾城 简尾喵
所以,他着魔一般给李安平介绍对象。赵征远见每次都因为李安平没有工作被拒,他决定还是先给李安平落实工作的事。很不巧,看守所的人员编制已经满了,他只得动用他的人脉关系。
相亲进展不顺,但落实工作一事却比较顺利,赵征远的挚交——屠夫王一刀利用他的关系把李安平弄进了正好有一个职务空缺的话务局。
李安平上班后的第一个周末,赵征远就拉着他去王一刀家里登门拜谢。
王一刀的形象和他职业完全对等:彪形大汉,满脸横肉,一身腥味。
……
上班没过久,李安平就遇到麻烦了,话务局需要对他进行户籍登记。
李安平出生成长的村子曾经消失过,他哪里还有什么户籍。他只能求助赵征远,赵征远是看守所的,和管理户籍的公安局隔着一大截。
负责管理户籍的人告诉赵征远,现在户籍是自由迁移,只需要把原有的户籍资料带来就可以做新的户籍登记。像李安平没有户籍资料的情况,他也不知道怎么办。
话务局一再催促李安平赶紧交户籍资料,否则只能按规定进行清退。实在没辙了的赵征远和李安平只能再次找到王一刀,希望他能帮帮忙。王一刀又把李安平的户籍问题解决了,他出生成长还是在他们那个村里,1945年年底到的省城。
户籍问题也解决了,李安平看似恢复了正常人的生活。
赵征远也忙于工作,也没有再提让李安平相亲的事了。
前两天看守所一批犯人暴动,被镇压下来后正紧张地进行审问。
看守所人力不够,而犯人又顽固不化,审问工作进展缓慢。
赵征远笑够了,见李安平来得正好,就让他帮忙审问。赵征远翻了一下手上的资料,让李安平去审问一个叫吕木的犯人,在第五审问室,犯人一会儿会由看守所的人带过去。
这座看守所是由监狱改造而成的,规模相当大。
李安平以前来过很多次,但只是在赵征远办公室附近转过。李安平不知道审问室在哪里,刚才赵征远又忘记说了,李安平转了一圈也没看见有挂着审问室牌子的房间。
他想问人吧,可这一路一个人影都没见着。他又往前走了一段,看见前面一排房门上挂着“一”、“二”、“三”、“四”字样的木牌。他逐一探头往里看,每个房间都有两个人对坐着。
想必这就是审问室了!李安平找到木牌上写着“五”字的房间,推开门一看,房间里没人,里面一张桌子、两把椅子。这下不会有错了!他选择了面朝门的椅子坐下,等人把犯人送来。
几分钟后,李安平听到走廊传来一阵脚步声,但似乎是一个人。脚步声停在他所在的“五”号门口,接着门被推开。
还没等他看清来人长什么样,那人就坐到他对面,开口就说:“你要立即放弃你以前接受的那些腐化思想,接受新的改造……”
进来的人是个女的,声音犹如银铃,长相如何李安平没看清,只是看出她穿着一身犯人制服。李安平被激怒了,他还没说话,犯人倒先教训起他来了。
李安平一撸袖子,站起来做出一副欲打人状,高声喝断女人的讲话,道:“我让你看看谁改造谁!”
女人看了一眼李安平,她留意到李安平脸上的青肿,镇定地说:“坐下!你脸上是怎么搞的?打架是罪上加罪,你应该老老实实交代错误,接受改造,争取宽大处理。”
“这女人一定是疯了!”李安平估计这女犯人以前是国民党负责洗脑的,接受不了国民党战败的事实,脑子里还在幻想这是她们的天下。李安平心里一乐,他还没跟疯子打过交道呢,他想试试看这女人究竟疯到什么程度,想到这里他坐了下去,说:“那你要怎么改造我?你是要从精神上改造我还是从肉体上改造我?”
那女人连拍几下桌子,脸一下就拉下来了,她说:“你这些淫秽不堪的思想要立即去掉!”
看来这女人把“肉体改造”往邪的方向理解了,李安平抑郁了很久,不如趁此逗这疯女人寻开心彻底释放心中的闷气。
他故意装出一副轻浮的表情,色迷迷地看着女人说:“淫秽?我不知道什么叫淫秽?你示范给我看看?”
“你把脸伸过来,我示范给你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