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w9m4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ptt-第六百五十九章 靈鼠消失黑石怒分享-gi2ut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你们想要表达什么?是不是我刚才的问话让你们听不懂了?”钟文虽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出口再问了一句。
随着钟文的话一落,这两只小东西就使命的点头。
“原来是这样啊,好吧,那我一个一个问了。嗯……问你们什么好呢,你们真的能寻宝吗?”钟文想了一会后,出声问出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来。
“吱吱”当钟文的这个问题一出,两只小东西好像有些不同意钟文的问话一般,还挥舞着前肢向着钟文表示不快,但依然还是点了头。
“哟,还会生气呢,好吧,是我错了,看来你们真是寻宝鼠,不过我可是听三师傅说了,你们在巫门这么多年,好像也没寻到什么宝,你们不会是偷懒了吧?”钟文瞧着这两只小东西听了自己的话后,表现出生气的模样,赶忙道起了歉来。
“吱吱”
此时,两只小东西冒似一副无精打彩的模样,根本不点头,也不摇头了。
钟文瞧着地上的两只小东西如此的神态,又不懂了。
不过,钟文有着养鸟养狗的经历,也能猜出一些意思来。
“好吧,当我问错话了,没寻到宝就没寻到宝吧,不过看你们这般的样子,想来是因为很少出去是吧?”钟文继续说道。
这样的一人问话,两只小东西不是吱吱叫,就是点头摇头,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
这一段时间里。
鬼手却是一直未见回来。
也使得钟文到像是忘了他身在何处一般。
随着一人两鼠的对话。
钟文也越发的喜欢上这两只小东西。
通人性。
如一个小孩一般。
问什么话,两只小东西都听得懂。
而且,还有着特有的情绪。
骂它们,说它们,它们都能知道是什么意思,甚至,连一些比较深的问题,它们两只小东西都能懂。
如此的情况,让钟文都怀疑这两只小东西的体内,是不是居住着两个人类的灵魂了。
是过,钟文再傻,也不至于真的如此怀疑。
况且。
前世之时,网上的视频中,有着不少的动物,表现出来的智力,那也是不俗的。
就好比某些狗,所表现出来的智力,都有着几岁小娃的智力了。
再者。
此时钟文眼前的两只小东西,那可是寻宝鼠,智力高一些,也就能理解了。
“我到是很奇怪,为什么这世上,还有着你们的存在?难道这世上还有着跟你们一样的物种吗?”钟文与着两只小东西对话了好半天,也没弄明白这世上为什么还有这样的东西。
“吱吱”
两只小东西听见钟文的问话,突然耷拉着脑袋,好像在思索着什么一样。
片刻之后。
两只小东西突然转身离去。
“怎么走了啊?”钟文瞧着两只小东西突然转身跑掉,心中还有着一些话想问,却是没了对像了。
“算了,这东西又不是我的,想留也留不住。”钟文到是想拥有这样的寻宝鼠,哪怕不会寻宝,弄回家给自家的小妹小弟玩,到也是可解闷的好东西。
随着两只小东西的离去,钟文又回到了自己观看医术的世界当中去了。
对于两只小东西的事情,钟文心中也不多留念。
都这么多年,都从未寻到过宝。
如此之物,也就只能是个玩物罢了。
对于钟文来说,并没有什么可惦记的。
就算是惦记了,那也是人家的东西,总不能抢夺吧?
这里不是修仙的世界,抢宝夺宝这样的事情,总会让人不耻的。
鬼手依然与着巫门的门主枯木在争吵着。
二人所争吵的话,也是越来越趋于平淡。
不过。
枯木此时却是越发的话少了。
或许,二人之间曾经就是如此。
而此时。
远离着钟文所在的这个洞一里之外的另一个洞中。
黑石却是左等右等,也不见他的黑与白出现。
“黑与白不会被那年轻人给杀了吧?不会不会,师叔可不会动黑与白的,那黑与白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黑石担忧着黑与白。
离着他把黑与白放进鬼手的洞中开始,到现在都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了。
依着正常的情况。
黑与白一般是不会离开太久的。
可这么久的时间过去了,这不得不让他黑石担忧了起来。
随着黑石的担忧。
时间越发的久了。
“不行,我得去看看。”又是过去了两刻钟后,黑石的脸上挂着沉重的担忧之色。
随即,心有所动的他,直接抬腿往着鬼手年在的洞行去。
片刻之后。
黑石已是入了鬼手的洞中。
当黑石来到鬼手洞中之时。
钟文听见声音后,早就从他的医书世界当中抬起了头,望向入得洞来的黑石。
“嗯?”当黑石一到鬼手所在的洞后,入眼的只有钟文一人。
而且还静静的坐在那儿,两眼有些好奇的望向自己。
至于他的师叔却是不在。
“喂,你有没有见过我的黑与白?”黑石开口向着钟文出声问道。
钟文闻声后,摇了摇头,并未出声回应。
对于巫门的这些人,钟文不熟悉。
再加上黑石的问话明显带着一副眼高于顶的姿态,这让钟文听在耳中甚刺。
如是好生好气的问话,钟文到也不至于如此。
“你这人好生无礼,师叔说你是他的记名弟子,你见到师兄我,怎么连起身行礼都不会,也不知道师叔是怎么教的你。”黑石见钟文不言语,而且连起身都未起身,这让他瞧着钟文很是不悦。
“阁下并非真是我师兄,三师傅让我称呼阁下一声师兄,那也仅代表客气,阁下要是不这般不喜,那我九首可以收回。”钟文见黑石如此的不客气,那自己了就不客气了。
有道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嘛。
黑石连半尺都不敬,那钟文自然是不会敬对方了。
什么巫门不巫门的。
如果不是有着鬼手的因素,钟文说不定早就怒气升腾了。
“好一个小辈,师叔的眼光也不怎么样嘛,收一个不懂规矩,亦不懂尊老之人,看来,师叔是没有好好教一教你我巫门的规矩了。”黑石闻声后,脸上立马闪动着怒气。
“三师傅在来之前到是曾跟我说过,巫门人以前还行,不过依我看,阁下这种依老卖老的样子,着实让人可笑。你虽比我年长,放在外界,如你客气一点,我着实需要尊你一声老前辈,可阁下一来就如此的语气,怕是阁下也只是想在我面前充大吧。”钟文出言反讽道。
“好一张利嘴!待会见了师叔,我到是想问一问,他怎么收了这么一个弟子入我巫门,真当我巫门是一个污渍之地吗?”黑石听着钟文所言,气的不行。
不过,他此次过来可不是来与钟文斗嘴的,而是过来寻他的黑与白的。
随即,又言道:“问你话呢,黑与白呢?刚才我可是瞧见它们来到了这里,你不会把它们藏起来了吧?”
黑石所居住的洞,往着鬼手所居住的洞。
这一条通道,除了一个大空洞之外,基本是没有其他的出路的。
依着他对黑与白的了解,没有他的指示,黑与白绝不会自行离开的。
要么被人藏起来了,要么被杀了。
而当下,他来到鬼手的居所后,黑与白的身影没有见着,连气味都淡了不少。
“阁下要是想寻东西,可自行寻找,如阁下是过来找不自在的,想来阁下是找错人了。”钟文虽为客。
但客人也是有脾气的。
黑石听着钟文之言,仔细看了看钟文的表情,并没有发觉有什么异常。
心中却是在想着,自己的黑与白去哪了?
随即,黑石也不再与钟文多话,还真就直接在鬼手的居所,到处寻找了起来。
可鬼手的居所,除了几个隔间洞穴之外,冒似根本没有任何的出口,黑石寻了一会儿之后,只得瞪了瞪钟文离去。
随着那黑石的离去,钟文继续回到医书的世界。
对于黑石。
钟文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至于黑与白是跑了,还是那黑石故意前来找碴的,钟文也不在意。
可是。
没过多久。
黑石突然又是返回,两眼之中闪动着火光,怒瞪着钟文道:“是不是你把黑与白藏起来了?赶紧交出来,否则,你是离不开巫门之地的。”
钟文一听那黑石之言,心中更是不解了。
据他所知,那两只小东西可是自行过来,又自行离去的。
自己连手都未沾,何来自己藏起来了呢?
黑石如此的胡搅蛮缠,顿时让钟文不快了。
“阁下想要如何?杀了我?”钟文根本不想与黑石提什么黑与白。
两只小东西丢了也好,还是黑石故意来找自己事的也罢,钟文此刻根本不在意了。
就算是黑石前来找自己麻烦,钟文更是不惧。
两只小东西如真想要跑,估计早跑了。
也不至于自己第一次来巫门,这两只小东西就会寻着这样的机会逃跑吧?养了这么多年的宠物,难道只因为巫门来了一个外人,就寻着这样的机会逃跑?就这一点,钟文可不相信那两只小东西能有此能力。
所以,钟文断定黑石这是寻着借口,要来找自己的事了。
“交出黑与白,否则,死!!!”黑石寻了好半天黑与白,一直未得见黑与白的身影。
而且,他来到鬼手所在的洞穴之中,总是能闻到淡淡的黑与白的气味。
可随之往着大空洞所在的方向,黑与白的气味顿时消失无踪。
依着他黑石对黑与白的了解,如果不是钟文藏起来了,黑与白绝对不会凭空消失的。
“哈哈,阁下想要找我九首的麻烦,你尽管放马过来,何须寻着别的借口,这里是你们巫门之地,我一个外人来到你巫门之地,到也真如你所说,想要离开巫门,还着实有些麻烦,不过,阁下想要杀我,阁下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钟文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