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8mvb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第九百二十七章 進退兩難看書-qk5yz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小說推薦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幽州,辽东郡,襄平城。
这辽东郡,原本虽然归属大汉治下,但是常年遭受胡虏侵略,整个辽东郡,曾经有大半地区,都被高句丽所占。
公孙度任辽东太守之后,打击豪强,巩固权力,整顿兵备,出征高句丽,几年时间,夺回了全郡领地,之后诸侯并起,天下大乱,他便以襄平城为治所,自封辽东侯,成为了幽州东北部名副其实的土皇帝。
正因如此,襄平城被他数次修缮,变成了一座坚实的大城。两年前田豫任辽东太守后,极为重视防备外敌,他亲自去信,向熟悉幽州情况的刘虞请教,之后一边在辽东发展胡市,一边对夫余的中小部落,还有一些散落的鲜卑部落,进行招抚,一边大力修建防御工事,操练军队,两年来,也算多有成效。
整个幽州,也只有两座城池拥有瓮城,一处是幽州首府涿县,另一处便是这襄平县城。
正是依仗着如此坚实的基础,赵云和田豫、田畴二人,才能在此城中,抵抗突如其来的二十万敌军。
在瓮城的外侧城楼上,三位大将,正在神色紧张地看着前方激烈的战局。
二十万大军,将整座城池,围得水泄不通,而在众人眼前的这处南门,便是敌军主攻之处,足足聚集了七万大军,而且由高句丽的那位统帅李芒亲自坐镇指挥。
田畴不无忧虑道:“此番我等失察,连丢几座城池,如今襄平被围,城中粮草,仅够十日之用,襄平若失,辽东一郡,就此沦丧与胡酋之手,百姓受难,朝廷蒙羞,我等有何颜面去见陛下啊?”
田豫也跟着说道:“我观高句丽的这位大将,也是个深明兵法韬略之人,自他们夺取几县,兵临襄平至今,已有七日,敌军白天攻势严密,夜晚营寨防守有序,我等便是想夜袭,也不得时机,实在是令人头疼不已。”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似乎都对当前的战事,十分不乐观,唯独赵云,虽然神色凝重,却一直死死盯着敌军,一言不发。
田畴和田豫见状,问道:“赵将军沉思良久,莫非已有破敌之策?”
赵云摇了摇头:“云不过一武夫,谈何计谋?不过我等三人向朝廷发出求援急报,想来五日前便该到达陛下手中,想来援军也将不日抵达,云只是在想,我等是否应当做些什么,好与援军里应外合。”
“子龙将军所虑,确实在理。”田豫点头道:“在下这几日,也一直在思索对策。只是敌军势大,兵力倍数于我,更有善战之大将,要寻求生机,实在不易。”
三人都想不出什么良策,一时之间,便陷入了沉默之中。
“嗨,当真憋屈得紧。”良久之后,赵云忍不住一拳打在了城墙上。
“与其困死在城中,不如放手一搏,或可置之死地而后生。”
赵云一提龙胆亮银枪,转身便要下楼。
田畴忙拦住他:“赵将军,切莫鲁莽行事。我军城中,只有八万将士,且要防备四门,能出城冲杀者,最多不过二三万而已,敌军之中,亦多有猛将,如此冒然出城,实非良策。”
赵云想了想,也觉有理,可心中郁气难消,亮银枪直接一枪刺穿了旁边的一根柱子。
就在此时,城楼下忽然传来了一声叫嚷。
“城楼上的汉将听着……”
这声音引得三人同时望了过去,只见有一名高句丽的大将,策马上前,来到了距离城门大约二百步的地方,用一柄大斧指向了赵云等人。
“我家将军感念三位智勇兼备,武略不凡,特此回奏天子,今日愿给三位一条生路。只要你们开城投降,从此归顺我高句丽,我家陛下不但赦免三位之罪,还仍旧将辽东之地,封与三位,命你们为我国镇守边疆,世袭罔替。”
“我呸!”田豫一口唾沫飞了出去。
“你高句丽,不过蛮夷而已,我大汉堂堂中原上邦,岂容尔等所欺?你等魍魉小人,一时奸计得逞,也休要狂妄,待我朝廷大军发兵而至,便是你这樶儿小国覆灭之时。”
“说得好!”田畴喝道:“你等若是识相,现在器械投降,尚可保全性命,如若不然,天兵一到,定教尔等小贼,顷刻之间,灰飞烟灭。”
那高句丽大将被他们这样一番辱骂,顿时有些气急败坏起来。
“汉将大胆,死到临头,还敢逞嘴。再不投降,城破之日,满城屠杀,一个不留!”
“你敢!”
赵云被这一句话,气得怒目而视,整个人瞬间杀气直冲云霄。
“尔等如有这般底气,尽管来攻城,我赵云大好男儿,纵然玉碎,绝不瓦全,岂能贪生怕死,屈膝侍贼?”
“啪啪啪啪……”
一道拍手的声音,忽然隐隐约约从那高句丽大将身后传来。这声音并不算很响亮,相隔如此之远,常人根本听不到,不过赵云三人都是武艺精湛之辈,耳力也非常人可比,这才能够听得见。
只见一个身材颇为高大,全身穿着甲胄的男子,从后面策马上前。
“李芒!”
三人都在第一时间认出了此人,这便是此次高句丽出征的统兵大将,此人戟法纯熟,胸怀兵略,连赵云这三人都败给了他,足见其才。
见到他走了出来,三人也不由得将心中提防之意提到了最高。
李芒抬头看着三人,喊道:“三位果然忠义无双,你们大汉天子,能有这等将士,实在令人羡慕。”
赵云冷声道:“战则战矣,在此卖嘴,是何居心?我大汉人人都是英雄豪杰,若想凭借一副三寸不烂之舌,劝降我等,不过是白费心机。”
“诶,赵将军误会了。”
李芒笑得十分爽朗,不知道的人,单看他这面向,以及笑容,只怕会以为他是一个豪爽耿直的汉子。
他说道:“在下不过是心中有些疑惑,想请三位将军为我开解一二。”
赵云皱了皱眉头:“你有何疑惑?”
李芒遥遥抱拳,尽了礼数,说道:“在下自幼饱读贵国诗书,知道贵国有一位亚圣,孟老夫子,曾经说过一句话: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是故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得乎天子为诸侯,得乎诸侯为大夫。”
田豫讥笑道:“圣人之语,从你这蛮夷口中说出,当真是沐猴而冠。”
李芒对他的讥讽也不以为意,自顾自说下去:“在下十分好奇,三位都是大汉的将领,贵国天子,自然是不允许你等投降的。只是如若贵国的百姓子民,要求你等开城归降,不知你们是听命于天子,还是听命于百姓呢?”
三人闻言,都为之一愣。
“你这话是何用意?”
李芒微微一笑,双手连拍三下,紧跟着,一队高句丽士兵,便押解着一群手脚都被绑缚着,手无寸铁,衣衫褴褛的百姓,从后方的大军之中,走到了两军阵前。
“别打了……别打了啊……”
“将军救命啊……”
“快来救救我们啊……”
“我爹娘都被这些天杀的狗贼打死了啊,将军可要为他们报仇啊……”
“呜呜呜……娘亲……娘亲……”
这些百姓一个个或惨叫连连,或痛哭流涕,或哀嚎不断,其状凄惨莫名,看得赵云等人心头一紧,一股十分不妙的预感,从他们心中升起。
那李芒再次喊道:“这里共有三千人,都是几日前被我大军攻占的贵国城池中的俘虏。这些俘虏,有些已经死了,有些充作劳役,还有些不堪其辱自尽了,只有这三千人,尽是些老弱病残妇孺,肩不能挑,手不能扛,留之也是无用。”
“不过,我念及上天有好生之德,就将他们押解到此处,只要你等开城投降,这三千人便可保全性命,若是执意不降,哼哼,看见没?每隔一炷香时间,本将军便会杀死其中五百人,一直到全部杀完为止。”
“畜生,你敢!”三人同时怒喝道。
李芒摊了摊双手:“在下到底敢是不敢,等一炷香过后,三位便会知晓,好了,点香。”
几名士兵抬着一张桌案,放到了李昂的面前,在上面摆上了一只香炉,并将那支香点燃了起来。
而三千名高句丽士兵,将一柄柄闪烁着寒光的宝刀,架到了那三千百姓的脖子上,赵云等人丝毫不怀疑,只要时间一到,其中五百颗人头,便会同时落地。
“这……胡贼,竟敢……竟敢如此!”
田畴气得满脸通红,双拳紧紧握住,却又无可奈何。
城楼下,那三千百姓,不断发出痛哭和呼救声,不但是赵云三人如鲠在喉,城中的守军,也受到影响,军心大乱。
赵云眉目之间,闪过一道厉色:“好个李芒,此乃攻心之计,我军若出城去救,必中埋伏。若不救,不但坏了朝廷和陛下的名声,而且必然士气大损,城池也将不保。”
田豫和田畴也明白这一点,只是眼前这等局势,他们已是进退两难,救也是死,不救还是死。
而李芒本人,却退回到了自己的华罗伞盖之下,下了马背,坐到了一驾温软马车之上,优哉游哉地吃起了水果。
“可恶!”赵云眼睁睁看着那柱香越烧越短,心中焦急万分。
眼看着那柱香烧了大约三分之二了,忽然,一个果核扔了过来,不偏不倚,正砸中了这支香,将其当场砸断。
“哎呀,真是不巧得很,李某随手扔个果核,不想就偏偏将那柱香给砸没了,如此可真是天意啊,这是上天要让这柱香快些烧完呐。”
“你……你无耻!”赵云三人大骂道。
李芒双手往软垫上一放,神色忽然变得凶狠起来。
“三位既然不肯投降,那就休怪李某了。那些大汉的百姓们听着,今日害死你们的,还是你们大汉自己的将军,死后可莫要来找本将军报仇。”
随后,他以手代刀,做了一个砍的手势。
“贼子!尔敢……”
赵云的话还没喊完,五百把大刀,同时落下,紧跟着便是五百颗头颅,滚滚而下。
“啊……救命啊……”
“将军,你们怎能见死不救啊!”
“投降吧,投降吧将军……”
“我们要活着,我们想活着啊,将军快投降吧……”
“你们害死了我们,你们不配做大汉的将领,你们不配!”
剩下的两千五百人,一个个声嘶力竭,冲着城楼上高喊起来。
“将军,让末将出城去救他们回来吧!”
“将军,末将也愿往!”
“末将同去!”
城楼上不少将领,纷纷请愿。
而此时的赵云,嘴唇都已被自己咬破,双目之中,几乎能喷出火来,死死盯着李芒。
田豫看他脸色,似乎猜到了什么,一把抓住了他:“子龙,休要鲁莽,此事,且待好好商议一番。”
“不必商议了。”
赵云一把甩开了他:“田畴,田豫听令!”
两人一愣,随后马上抱拳道:“末将在。”
“命你二人坚守城门,断不可给敌军以可趁之机。本将军自领本部骑兵,出城去营救百姓。”
“什么?此事万万不可!”两人当即回绝。
“本将军没有在与你二人商量,这是军令!”
赵云神色极为坚定。三人之中,以赵云的官职最高,他如此一说,田豫和田畴,纵然腹中还有多少话语,也统统被他这一句话给噎住了。
“这……纵然要出城营救百姓,也不该将军去。就给末将一支兵马,让我田豫代将军前往。”
赵云摆手道:“不可。你与子泰虽然枪法尚算精湛,可要是万军之中厮杀,终究还是力有不逮,此战非本将军亲往不可,不必再争。”
两人闻言,面面相觑,知道自己根本劝不动他了。
“唉……末将领命。”
“子龙……”一名将领跑了过来:“子龙要出城厮杀,岂能不带上我?”
赵云看了看来人,面露难色:“子阳,你夫人即将临盆,此战兵凶战危,你还是……”
不等他说完,邓远便当即翻脸:“你这话是何意?你出城便能救回百姓,我出城便是自寻死路,我这枪法便如此不堪么?再说,你也是初为人父不久,还来说我?你我二人自当初在上党结识以来,每逢战事,都是二人同行,并肩作战,今番你岂能将我丢下?你若准许我出战则罢,若不准许,我便从这城楼上跳下去。”
说完,他作势就真的要往下跳,赵云急忙将他拦住。
“好了好了,也罢,既然如此,你随我一同出城。不过切记,凡事小心,务必要保全自己。”
“哈哈,这才是我邓远的好兄弟!”邓远一巴掌拍在了赵云的肩膀上:“放心吧,这些胡狗个个都不济事,想取我的头颅,他们还没这本事。我可还要回洛阳,给我那第二个孩子亲自取名字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