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wuyb都市小说 乞活西晉末 起點-第七百三十八回 人肉盾牌展示-oyn9c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
华历五年,五月初二,辰时四刻,晴,并州上党。
不愛武裝愛紅裝 猗凡
离婚这种事 专心码文
时入盛夏,清晨的露珠在草叶上折射出点点晶莹,却随旭日的愈加娇艳而逐渐消逝;本还莺声燕语的山中鸟雀,则随陆续到来的人喊马嘶迅速匿声。老马岭下,旷野山色的平静祥和,转眼便更换为兵哥铁马的凛冽肃杀。
回到明朝开工厂
血旗猎猎,十二万大军兵甲森寒,严阵而进,直逼前方的老马岭要塞。帅旗之下,纪泽手持千里镜,皱眉打量。这道老马岭防线就是血旗军通往平阳的最后一道关隘,然其虽仅草草构建,却依据险峰峻岭,山势延绵,再有刘聪亲率的十五万匈奴大军驻扎,想要强行攻克,血旗军纵有诸多坚兵厉器,只怕也要付出数万人命去填。
数日前攻克潞城之后,血旗中路军撵着刘粲的溃兵,轻取了兵力缺缺的泫氏,可刘粲虽然忙着逃命,倒也没忘征调上党的所有残兵溃兵,聚守老马岭这一道最后的防线。此地地势险恶,中路军先头轻骑的突进试攻,在上万匈奴军兵的死守下,被生生遏住,而刘聪的增援大军则随之赶来,站稳了阵脚。
因重炮飞艇被遣去攻取太行三陉,纪泽此前也未急功近利,而是暂时遁兵泫氏,一边略作休整,一边清理左右侧翼的上党诸县,直到河内上党基本平定,重炮飞艇队伍与南陆军一部陆续汇齐,这才率领十五万大军,于昨日兵至老马岭外安营扎寨,而今日,则算是血旗大军第一次正式进攻老马岭防线。
“可惜此前未能一鼓作气拿下这里,叫匈奴人得以组织防线对峙。如今刘聪只要龟缩不出,我等想要强行攻取,势必难上加难。”纪泽身畔ꓹ 程远苦笑摇头道,“只怕我军虽近ꓹ 先复平阳者,却会是北路军了。”
我脑中的琴弦
“管他哪路大军,只要我华国攻灭匈奴便好。”放下千里镜ꓹ 纪泽神情自若,不愠不火道ꓹ “骑军难于攻坚,步军推进缓慢ꓹ 中路军受阻于老马岭一线ꓹ 本也在战前预案之内,即便遁兵于此,至少也能牵制匈奴主力嘛。呵呵,不可太过贪心,三线闪电突击,能有当前战果,已经及其顺利了。”
“话虽如此ꓹ 可我血旗军也非仅有匈奴一方敌手。自从攻匈消息传开,周边各方势力都有了征调兵马的大动作ꓹ 尤其是豫州方向的江南军ꓹ 已有开战迹象ꓹ 时不我待啊。”庞俊目光闪烁ꓹ 沉声提醒道,“是以ꓹ 为大局计ꓹ 大王虽爱兵如子ꓹ 还望此时莫要…”
“慈不掌兵,士彦无需多言ꓹ 值此灭国大战,终归不能全凭阴谋算计,血战牺牲在所难免,本王不会拖泥带水,因小失大!”摆手打断庞俊,纪泽古井无波道,“好在,我军虽急,那刘聪或许比我等还急,想来晋阳失守的消息,如今也该到了他的案头,却不知他能否耐住性子,枉顾老巢不保,带着十五万主力大军,与我等在此虚耗时日?”
言说间,大军已在岭外摆开阵势。转向贴身旗牌官秦厦,纪泽道:“去,组织些军兵前去讨战骂阵。某倒想看看,刘聪那个自大惯了的匈奴皇帝,涵养究竟能有多好…”
“呜呜呜…”正此时,令纪泽等人面色一喜的是,不待己方前去骂阵,对面岭上居然响起了代表出兵迎战的号角。号角声处,刘聪的明罗华盖兀然山巅,而正当山口的匈奴大营,则随之营门大开,旗幡招展下,一列列杀气腾腾的匈奴骑兵已然鱼贯而出。
兴奋之余,纪泽等血旗将佐也不禁惊疑于匈奴人出营迎战的爽利。按说饱尝血旗军步炮协同威力的匈奴人,当已深知血旗军野战之强,即便有意应战,也不该如此积极,至少也要通过邀战环节先叫血旗军多站些许时辰,以损耗体力,拉平些差距才对,是什么给了他们如此的勇气与信心?
步步謀仙
事实上,血旗军的铳炮之利不光在潞城野战以及太原、河内战事中大放异彩,就是眼前这支匈奴大军也已领教过它们的厉害。昨日血旗军行往老马岭的途中,两万匈奴骑军曾经发动过一次突击,可有着精锐不逊匈骑的血旗骑军立时顶上,再有步炮方阵随即压上予以凶残打击,匈奴人丝毫占不到任何便宜,只得丢下一堆尸体怏怏退走,难道他们这么心大,转天便忘了昨日的那场教训?
陰陽墓師
然而,不一刻,血旗一方便明白了匈奴人的胆气何在,此前的兴奋之情更是不翼而飞,代之以目瞪口呆。因为,紧随数千匈奴骑兵出营的,却是一群群被匈奴步卒推搡着押出的百姓,有白发皓首,有半大孩童,有瘦弱男子,也有蹒跚妇人,而看那些褴褛不堪的服饰,皆是汉家百姓无疑。
那些出营的汉家百姓,人人手拿锈刀烂枪乃至钉耙木棍等垃圾兵器,他们哆嗦着,踌躇着,哀泣着,甚至跪求着,却在匈奴步卒们的催逼之下,被强行排成队列,交叉间隔着列于一排排匈奴步卒之前。但有抗拒行动者,动辄遭遇斥骂踢打,更有甚者,直接被砍杀当场也屡见不鲜。
人肉盾牌!霎时间,纪泽脑海中浮现了这个词,眼睛瞬间变得血红,心头则腾地窜起怒火,无可复加的滔天怒火!不消说,刘聪可非简单的强拉炮灰,而是想利用这些汉家百姓,以良心道德亦或声名形象来绑架他纪泽,绑架血旗军,从而搅乱血旗军心,甚至胁迫血旗军缩手缩脚,放弃铳炮等远程打击,与匈奴军陷入更利于他们的短兵肉搏!
“此前便有信报,匈奴人前日开始,在临近的平阳郊县急征了所有能动的数万百姓,原以为他们是在不顾一切的修筑防御工事,孰料竟是为此。”浑一副不可置信的口吻,纪泽之畔,程远喃喃道,“只是,这些百姓虽是汉人,如今多少也算他匈奴汉国的子民,刘聪等辈焉能无耻如斯,狠毒如斯?”
鬼妻當道
军歌 周梅森
“狗日的,太不要脸了,打不过我血旗军的铳炮,就用百姓来当挡箭牌,太他妈的禽兽了…干他娘的匈奴人,这次灭国,一定要将他们杀光光,老少不留,全族屠尽,再不能留下祸害…”血旗阵中,嗡嗡声起,愈加嘈杂,愈加激愤,却也不乏怜悯,“那边多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幼妇孺,我等真要像他们放铳放炮吗,那我等岂非也跟匈奴人一般…”
显然,非但纪泽与血旗高层,许多血旗将士也明白了匈奴人逼迫老弱平民做炮灰的险恶用心,可这也算阳谋,该如何应对?就在血旗军阵一片哗然的时候,就在纪泽等人怒火滔天却因太过棘手而无可是从的时候,对面的匈奴人可不迟疑,很快便有六万步卒压着三万百姓列出左中右步阵。而在其之后,六万匈奴骑军则也陆续出营,正在快而有序的列阵其后…
“大王,刘聪这是利用声名之累,逼迫我等放弃铳炮攻击呀。大王万莫中计,倘若我等手软,叫匈奴步卒近身,伤损必将难以承受。”目光冷冽,同在帅旗下的刘灵突然惊叫道,“甚至,利用步卒搅乱阵型,其后的匈奴骑兵势必直接发起冲锋,就此破阵都有可能!以他们的凶残,可不会在乎他们那些汉家百姓甚至杂牌步卒的死活!”
“是啊,匈奴人用心险恶,我等若是缩手缩脚,便中了他们的算计,为了敌方的三万百姓,却要付出我方数万将士得性命,哪能这么傻?”纪泽听得连连点头,可通红的眼睛里却泛出不忍和犹豫,口中亦是天人交战,“但是,战争理当让老弱走开,我等旨在恢复中华,焉能枉顾汉民性命,如此屠杀平民,又与匈奴禽兽何异?还是应当想想,有否两全其美之法,解救这些百姓人质?”
“是啊,还请大王慎行,万不可对汉家百姓施以无差别杀伤!否则,不光有违天和,还有悖既往宣传,势必影响军心士气乃至华国人心,且此事一旦传开,我华国声誉,大王英名,便将毁于一旦!攻匈一战,胜了也算败了!”庞俊却是想得更多,他急声提醒道,“大王,还请暂且退兵另想办法,匈骑眼见布阵完毕,时间刻不容缓,速下决断啊!”
七子问天
几乎异口同声,刘灵与程远却是立即反驳道:“不行,大军对垒,焉能轻易言退?且敌骑在伺,此刻退兵再快,只怕也要遭受匈骑衔尾追击,弄不好就是一场大溃败,甚至直接导致此番攻匈战略破产,此前将士们的鲜血也将白流!”
“前方匈奴人的布阵已经启动了,大哥,快决定吧,怎么着都比犹豫不决好!”将佐意见不一,纪泽踌躇难决,这时,却听纪铁不耐烦道,“直娘贼,匈奴人若总这样,每次都摆出百姓打头阵,咱们日后的仗就甭打了!”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纪泽霍然一惊,是啊,即便此次费心费力解救出这些百姓,甚至为之伤亡惨重,可匈奴人转头还可拉来一波又一波的百姓做人质,他血旗军干脆就打道回府算了。
这是比狠比毒比下限的乱世,是五胡乱华,可笑他还想着和平时代解救人质的那一套,要学宋襄公吗?抬望山巅的明罗华盖,那里的刘聪应当正在嘲笑自己吧?很快,纪泽的眼睛不再血红,而是变得冰寒一片…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