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上邪亂討論-第一百一十六章 試探成真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上邪乱
“阮护卫,陛下有令,杀无赦。”
为首的黑衣人露头说道,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解决一切符半笙在意的人。
为君者,得冷血无情一点。
否则,终有一日会如他一样为情所困,直到老年时候,才会追忆往昔悔不往矣。
“何必呢?”阮巡冷冷地痛叱道,这些黑衣人都和他一样师从锦衣卫夜锋,唯独他一人选择了江湖;其余所有师兄弟都跟了武烈长留后宫。
“小巡,这不关你的事。”
说话的首领叫做莫凡,是阮巡师门里最为出色的弟子。
异世魔剑
“怎地,开始念旧情了?”
一唤做冷远的黑衣人讥道,“当日就他一人选择了朔王,一条道走到黑,如今留个全尸算是给足了面子。”
“远哥,你这话可就不对了。”
身在曹营心在汉的荆轲同阮巡交情匪浅,哪怕分出两个阵营,他的心也是向着正义的。
若非家人的原因,荆轲必然誓死效忠烁王赵玄胤而非太宗武烈。
“好了,收起你们的感情牌。就事论事,岑乐瑾你们最好不要打她的主意。”
一听到这个姓氏,莫凡眼里闪过一道凌厉的光,岑……该不会是。
他们锦衣卫当年多少都受过岑北渊的照顾,于情这是岑氏唯一的血脉不能杀,于理岑氏并没有犯下滔天大罪杀不得。
“她是他的女儿?”
想到此,莫凡和众师弟得弄个明白。
就算是违抗皇命,也得找个说服自己和别人的理由。
“是谁的你们都知道。”阮巡故意避而不答,他之所以冒死曝出王妃的名讳,一来唤起黑衣人对旧主的感恩,二来也是争取多一些的时间。
“那,我们不可能两手空空就去复命。”
“那—给你一只手,当作信物。”
说罢,阮巡的剑即将落下,却被冷远打断了。
“这事儿,我来解决。”
别看他满不在乎什么情谊,心里比谁都重感情。
怎么可能让兄弟断掌,大不了一条命换一条命。
冷远就是这样想的。
大不了我死了,你多些时间也算两清。
“远哥,你不必如此。”阮巡不冷不热地谢过他的好意,自选择了朔王赵玄胤,他就压根儿没想过还可以平平气气地与师兄弟再聚一堂。
长生歌
没有刀光剑影,竟是这般平静。
“巡哥哥,我想跟着你。”
突然,黑衣人窜出个小脑袋,是以前最小的那个家伙,几年不见已经长成大人模样了。
“阿聿,你发什么神经!快滚回来!”
他们所有黑衣人的命,及家人的性命都牢牢握在武烈手里,许多不想做不愿做不敢做的,只要一道密令,还留着一口气都得去执行。
违令者死!
杀人诛心!
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梓素
很多人早就受够了这样的憋屈日子,巴不得早早解脱。
“阿聿,不用。”阮巡谢过他们的好意,朔王府的那些破事终归是属于皇家的秘密。
“阮巡,你是不是认为我们兄弟帮不了。”
反话正说,可人家不吃这把戏。
“我可以瞒着一次,那下次呢,下下次又如何?在不脱身真的就晚了。”
莫凡时隔多年,仍是忍不住规劝他早日抽离出来,窄得干净哪里还有这许多麻烦事。
却想,阮巡深明大义道:你以为,武烈和齐连会放过你们。
不会,谁人不知,齐府的那些龌龊勾当,不光是帮皇上清理糟粕,更还有其他重臣的苟且。
把柄这东西,相当于男人的命根。
一旦得到了,就会步步紧逼;
一旦失去了,性命危在旦夕。
“阮巡,没和你一起?”南歌闷闷不乐坐在房中等候岑乐瑾。
从一个黄昏到第二个清晨,从一个日落到次日的拂晓,岑乐瑾的身形渐显清晰。
南歌的嘴角始终没有变过,似乎她的借口在他看来除了可笑就只剩荒唐。
“你对我,是不是从来没有过信任?”
南歌以为短短数日相处就可以消磨她的一切疑惑,殊不知心这东西一直都是可远观而不可唾手。
“我不过去给你找药了,又在瞎想什么。”岑乐瑾绝口不提去见符半笙,当然没想到他会派阮巡寸步不离地跟着自己。
“是么?”
覃芊拿命换来的桃殀花至今还是岑乐瑾心中永远的痛,南歌听到“找药”,脑袋忽然一沉。
他冲过去紧紧抱住岑乐瑾,附耳柔声道,是我多心了,瑾儿下次找药叫阮巡去好吗……我不想和你——
岑乐瑾用手捂住他的嘴巴,做了个隔墙有耳的眼神,又摇摇头告诉他不要再说下去了。
其实她不想听,是要走的,不过时间还没定好;
其实她不想让他知道,安安静静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
“你在逃避……”南歌的声音极其细小,岑乐瑾还是有意没意听了进去。
“我不走……再说吧。”岑乐瑾始终不愿说出那些话,什么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什么儿女情长不过是过眼云烟,总之,南歌的眸底有她的影子。
南歌抱着的手突然放开了,淡淡一笑,呵呵,你既然做了选择,我自是不会强留。
岑乐瑾颇感意外,他这次放手到很直接,完全不像是睡着喊她名字的样子。
“你,林娢音是不是来了?”岑乐瑾第一反应就是那个女人,可以肆无忌惮在他身旁出现,要比自己娇美很多,一般男子怎么可能做得到漠然。
“你有你的情郎要私会,我就不能找个红颜。”南歌没好气地答道。
林娢音来了可有好几天,岑乐瑾迄今都不知晓偏偏这个时候问起。
不是符半笙这厮乱嚼舌根,还能是哪个。
“我们兄妹,清清白白。”岑乐瑾咬牙说道。
“又不是亲的。”带着小孩子的脾气,南歌毫不在意她脸上的懊恼。
“呵,你才是**的产物。”岑乐瑾哪里会甘愿被他嘲讽,脱口就是一番重击。
“你再说一遍!”
岑乐瑾知道南歌是荣王的儿子,按辈分还得称她一句“姑姑”,不料被姑姑当成儿子养在王府,这种谣言一传就是十好几年。
“好话不说两遍,你想听我还不乐意说了呢。”岑乐瑾于成功激怒南歌感到十分满意,哼,凭什么他怎么污蔑都没错,我还不能反过来咬一口。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