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第702章 琉璃大竊案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驸马,让小王回去好好临摹这琉璃盏,改日将这琉璃盏给你送来,可好?”
宾客散去,端王赖在驸马府还没有走。
端王的生母陈氏早就亡故,属于没爹没妈的‘苦孩子’。皇亲国戚之中,也就和驸马王诜的关系最好。主要是驸马王诜是京城最会玩的老纨绔。勾栏花楼,瓦子曲巷,只要好玩的地方,都有王诜的身影。尤其是王诜还是书法丹青大家,才艺在皇亲国戚之中也是属于超一流的存在,让赵佶最为敬重。
可惜王诜是有钱人,但赵佶只有个王爷的名头,却实打实的是个穷人,如今还欠着债。可是赵佶对文玩把玩之物,有着一股子超人的执念。
赵佶看到琉璃盏的那一刻,眼珠子都拔不出来了。可是王诜却努嘴不乐意了,断然拒绝道:“你的画技和我比差远了,你画,还不如我画。”
“驸马,小王这几日画艺精进不少,已经不比驸马差了。”
“呦呵,口气不小,你的画技不少都是我教的,难道你还敢不服气?”王诜早就在恭维声中醉了,疯疯颠颠地讪笑道:“阿佶,咱们来比一比。不过你想要骗我的琉璃盏,门都没有。我可告诉你,老夫的琉璃盏,全京城……不,全大宋就只有四个,听说是波斯来的宝贝,如今全在我这里。瞧瞧这色泽,比黄水晶都透,看着成色,绝对是一等一的宝贝。”
他这话这么说也对,不过要补充一句:京城除了兵统局的库房之外,所有的琉璃盏都在王诜的手中。
兵统局重兵把手的库房里,差不多样子的琉璃盏,至少有上万个。
“轻浮了,赵佶你的画太轻浮了。”王诜笑着歪倒在了榻上,鼾声随即想起来。
端王赵佶看着桌面上的四个琉璃盏,偷偷在手中把玩着。温润如同玉石般细腻的质地,让他痴迷不已。
他似乎根本就不在乎王诜教训他画作轻浮的话。
毕竟,王诜有这个资格。这绝对不是大话,端王赵佶的书画受到了王诜不少指点,如今距离王诜还差了很多。至于其他的,鲜衣怒马,纵情酒色……王诜将自己会的技能,基本上都交给了赵佶。他是一个无私的师父,自己是浪子,徒弟赵佶如今学会了他的浪,却没有学会王诜的桀骜和不羁。
王诜何许人也?
端王赵佶的姑父,王诜当年长的风流倜傥,仪表非凡。二十来岁就因为家族的恩荫,坐上了殿前左翊卫大将军,正儿八经的正三品武将。
按照他的身份和履历,三十多岁做太尉是手拿把攥的容易。
大宋的太尉有两种。
一种是文官的恩荣,却没有任何兵权。这个官职是寄禄官职,属于白拿一份俸禄,不用担负任何责任的官职。王旦、文彦博等人就拿过这份俸禄。在寄禄官职中,低于太师,高于太保和少保。后来太尉,太师,太傅,少保等一二品寄禄官职,被‘开府仪同三司’给取代了。
当然还有一种太尉,官场上不叫太尉,但尊称太尉,就是殿前都指挥使。武将之首。
二十多岁的王诜,距离武将中最高的官职,只有差两级。
二十多岁的王诜,已经是左翊卫大将军了,只要再升一级,他就可以角逐太尉,成为军中第一人了。
可惜,他长的太好看,还会舞文弄墨,文采太好,说话有好听,被神宗皇帝越看越喜欢,要将亲妹妹嫁给他。
王诜是属于倒霉就倒霉在他的长相上了,长太好看了。皇帝嫁了妹妹给他之后,王诜就从军中最年轻的高级督帅,一下子变成了没有任何盼头的文官。而且级别上不知道低了多少。毕竟,左翊卫大将军是正三品,太尉是正二品,武将之首。大宋虽然允许皇亲国戚做官,但绝对不可能拥有军职。王诜的左翊卫大将军就被撸掉了。
按照品级对调的话,王诜应该也是正三品。
但朝堂上正三品是什么官?
翰林大学士、翰林学士承旨、六殿学士、枢密直学士、权六部尚书……他一个武将,真要是做到这么高的文官之中,会被欺负死的,哪怕他娶了皇帝的亲妹妹也一样。
这样,王诜就从军中前途无量的高级将领,变成了低级文官之中的咸鱼,还有个外戚的标签。王诜在周围人的目视下,开始迅速堕落了。
他怨恨长公主将他的一切都给剥夺了,却给了一个驸马的头衔彻底打落凡尘。驸马府邸就像是一个牢笼,将他所有的期待都破碎在这无尽的牢狱之中。
神宗皇帝也是脑袋有坑,嫁妹妹就嫁妹妹,妹夫不仅没有得到抱得美人归的欣喜,连前途都被彻底毁了,这样的婚姻怎么可能会美满?哪怕长公主再贤惠,也不可能得到真正的关怀。事实也是如此,王诜就是和府邸的舞女歌姬一起嬉乐,也不会多看长公主一眼。
对王诜来说,唯一的好处就是娶了长公主之后,他有了用不完全的钱,京城的王爷都没他有钱。神宗大概也意识到了王诜的问题,但已经为时已晚。要是唐朝的时候,王诜这样身份权势的将军,说不定就造反了。
但钱这种东西,对本来就不缺的王诜来说,钱多一些少一些,重要吗?
他王诜,是缺这几个臭钱的人吗?
这也是为什么王诜成了蔡京第一个目标。
首先,身家好。王诜和文官之中的苏轼等人都是好友,武将就更不要说了,将门出身,还是顶级将门子弟。
其次,有钱,太有钱了。
第三,王诜琴棋书画,欢场勾栏,都是一等一的豪客。京城追捧者,无数。说明王诜会玩,玩出了很高的境界。是在潮流上,引领京城权贵风向标的人物。
第四,朋友多,皇亲国戚之中,他辈分高。而且尊贵,他岳母就是宣仁高太后,往来亲王郡王不少,门庭若市。可以说,他要是吹捧的宝贝,第二天皇帝听说了都想要。
……
于是王诜很幸运的被蔡京给选中了目标,成为第一个拥有琉璃盏的权贵。
当然,价格也不便宜,三千贯一个,总共四个,一万两千贯,概不还价,童叟无欺。
翌日。
驸马府。
王诜撑着懒腰从榻上做起来,摸着晕沉沉的脑袋琢磨,他为什么膝盖那么酸,腰也有点沉,想到和端王……不可能的事。王诜吓了一跳,回头看了一眼周围,就他一个。于是咳嗽一声,管事就在门外,听到动静,立马进入了房中
“驸马,您醒了?”
“端王呢?”
“昨晚上就走了。”
王诜歪着脑袋,心头暗暗心慌,难道是梦。他听说人要是做奇奇怪怪的梦,说不定那天就要没命。他这辈子除了被一个女人毁掉了前途之外,该享受的都已经享受了。遗憾肯定是没有的,要说不舍的话,他想继续醉生梦死下去。
“扶我起来。”
王诜慢条斯理的穿衣,然后路过了案桌,看到了他心爱的琉璃盏。
“一盏,两盏……咦,没有了!”
极道天尊
王诜努力揉了揉眼睛,继续数:“一盏,两盏。”
人在刚睡醒的时候,脑子总会变得迟钝且迷糊。尤其是像王诜这样的人,酒色无度,更容易让大脑变得迟钝起来。
他歪着脑袋看着琉璃盏,他记得买来的时候是四盏,怎么就两盏了。
想了一会儿,这才想明白,有贼!
“王爷,大事不好了,驸马府遭窃了。”
聂石渠曾经不过是王府的小管事,如今跃居为王府的大管事。他是聂翠翠的胞弟,李逵的小舅子。当然,当初端王被西夏王爷李承乾混入,成了京城的笑柄。要不是李逵帮忙,端王还要倒霉些。
当然,李逵帮忙不是帮着端王还了被李承乾卷走的货款,而是将聂石渠当成通风报信之人,端王才免于责罚。
如今,聂石渠成了端王的心腹。
这也是李逵故意安排的,毕竟他不放心赵佶,还得防着他一手。
赵佶正在欣赏手中的琉璃盏,被吓得手一抖,差点掉地上。怒斥道:“没规矩的东西,没看到本王忙着呢吗?”
没错,赵佶偷东西了。
如今的端王府穷地更本就值班不起奇珍异宝,他手中的琉璃盏不是从驸马府顺出来的,绝没有第二个来处。
聂石渠却担忧道:“王爷,万一……”
“开封府还敢来本王王府搜查不成?”赵佶也是有身份的贵人,开封府没有皇帝的授意,根本就不敢搜查王府。更何况,驸马王诜也不会料到他的琉璃盏是给赵佶给顺走了。
赵佶关心的不是驸马府的失窃案,而是他手中的琉璃盏能值多少钱?
他昨日想把留在王诜手中的两个琉璃盏打碎,然后带着另外两个完好的溜走。这样一来,手中的琉璃盏,可定会成为更珍贵的宝物,价值翻倍。
甚至超过王诜的购价,这样一来,他的债务就有可能在今年还清了。
想到这里,赵佶对聂石渠嘱咐道:“你小子机灵,去外头打探消息,这琉璃盏的价格涨了多少。要是到了一万贯一个,本王准备脱手。”
“王爷您就不怕?”
“我也是被逼的啊!”赵佶有什么办法,他一年才三万贯的供奉。省吃俭用根本就不可能,他可不像是他那个没本事的六哥,至今还没有一个儿子,只生养了个女儿。身为大宋肾最好的皇族,赵佶家里儿子都有三个了,女儿人数更多……他有点数不过来。
这些孩子都得养,好在每一个王府的儿子都有一份俸禄,才没让他破产。
想着靠着不要脸,先把欠债给还清了,再做打算。
正如赵佶预料的那样,天下一等奇珍异宝——琉璃盏的价格,从单个三千贯,一下子涨到了五千贯。
六千贯。
七千贯。
八千贯。
……
赵佶心急火燎的等着涨价,天天盯着有价无市的琉璃盏行情。
而京城还有一个人盯着琉璃盏的行情。
这个人就是蔡京。
和李逵一样,蔡京也认为细水长流没搞头。大宋的有钱人就这么多,权贵豪商,天下一小半都集中在京城。玻璃器皿买几个图图新鲜而已,真要是多了起来,就卖不出高价了。
只要这波收割的及时,琉璃盏的高价时期立马就会跌落神坛。
细水长流和割韭菜在收益上,甚至比割韭菜还会少一些。前者是骗,后者是洗劫。骗出所有身家,恐怕不可能。但是洗劫就不一样了。
人在疯狂的时候,才是最容易冲动的啊!
这日,赵佶嘴上长出了一窜燎泡,这是被心火给急的,他一个劲的告诫自己,明天,明天一定要卖掉琉璃盏。
“王爷,不好了,琉璃盏价格回落了。”
“丧气玩意,价掉落了多少?”
“三千贯。如今只要五千贯就能买到了。”
赵佶冷哼道:“天之至宝琉璃盏,一共才四个,两个在驸马手中,两个在本王手中,怎么可能还有人有?”
“听说市面上有人卖出了两盏。可是交易非常隐秘,小人也不得而知。”
聂石渠陪着小心,端王表面上和蔼,可骨子里比谁都冷。这可是个人情不认的笑面虎。
赵佶捂着脑门,一阵地懊悔,昨日卖掉就好了。
为何要多等一天?
然后第二天,价格下跌了一千贯一个。
气地赵佶差点眼珠子都飞出来,他就不明白了,这奇珍异宝的身价如此上下乱窜,还让不让人活了?
卖,不卖?
在犹豫之中,赵佶终于见识到了大宋最离谱的宝贝,从快到一万贯一个的宝贝。在短短一个月之内,竟然跌破一千贯。甚至当铺都在门外贴出个标语,本铺不当琉璃盏。
看样子,还得跌。
而京城最大的冤大头并不是赵佶,也不是后来买了琉璃盏的人,而是驸马王诜。
这日,丰乐楼上,一个隐秘的包间内。
蔡京笑着将一张五万贯汇通钱庄的承兑票递给了面前的老帅哥,后者看了一眼兑票上的数字,嘴角优雅地上挑,轻声道:“元长,你可真是信人呐。”
“不敢,驸马爷才是将一场好戏给撑了起来,要是只有下官一个人,可演不了这场大戏。”蔡京谦虚道。
主角,就该有主角的待遇。
王诜虽说是浪子,但才智绝对是一流的人物。他要不是配合着演戏,怎么可能会因为驸马府失窃,而去开封府报案?
他丢不起这个人。
正因为这次报案,才将琉璃盏的价格推高到了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价格。
王诜遗憾道:“可惜了端王,本驸马给他机会打碎另外两个琉璃盏,他愣是没把握机会。要不然价格还得往上走一走。”
蔡京愤恨道:“竖子不足与谋!”
当然,端王的出场费蔡京不打算给了,让他一直蒙在鼓里好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