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詭三國 起點-第2027章說的做的,姓劉姓蔡相伴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江陵之处的一个坞堡。
『我认得你!凤头张三!』坞堡之上,有人指着其下蒙面带队的贼人大喊道,『子母双刀走天下,豪气助人凤头张!我认得你眉目!就是你!』
『怎么可能?』众人顿时一阵大哗。
谁都知道,这段时间周边来了个豪迈大侠,又是帮扶鳏寡孤独,又是豪情慷慨,视银钱如粪土,不少人都去拜见过,还有的坐下和张三喝过酒!
然后转眼之间,豪迈大侠就变成了蒙面强盗……
『张三!如此行径,怎么对得起我们!如何能称得上忠义!张三,你还有脸么!』
坞堡之上一片愤慨之声。
张三扯下了面罩,原本浓眉大眼的容貌,现在抖起了横肉来,便流露出几分凶残,『什么忠义仁孝?什么对错是非?都是红口白牙人放屁!一群废物!尔等懦弱,便要某替尔等快意恩仇!尔等贪财,便要某使钱慷慨!尔等虽有人形,实乃畜生!扒灰的扒灰,爬墙的爬墙!却装出一副忠良模样!侵吞他人田产,夺取他人骨肉!各个吃得满口是血,还有脸对某喷口臭!今日,便是尔等畜生现形之时!攻上去!』
坞堡之上的人冷笑着,『别怕,别怕,贼人上不来……贼人没有攻城器械……』
还没等坞堡上的人说完,就看见在下面的队列之中推出了一辆冲车!
坞堡之上的众人顿时色变!
『轰!』
原本用来对付厚重城门的冲车,冲撞起普通坞堡大门,就像是杀鸡用了牛刀一样,几乎没有费多大的气力,就撞开了坞堡的大门。
旋即张三带着人手,狂呼一声,便往内席卷而进。
不多时,坞堡上就升腾起了滚滚黑烟。
而此时此刻,不知道多少黑烟也在这一片土地上升腾而起……
荆襄江陵,人声呼号,逃避人祸的百姓宛如热锅上的蝼蚁,四下乱奔。
谁能想到在刚刚平复了没有多久的江陵,便是又掀起了刀兵人祸!
云梦泽的贼人打出了刘表僭越,残戮地方的旗号,宣称自己是天子门生,虎啸将军,要行清君侧除妄臣之举,浩浩荡荡扑杀出来,搅动得江陵一片乌烟瘴气。
一时间荆襄上下,江陵左近,即便是身处其间,恐怕无论是谁,都难以把握住整个事情的全貌。
虽说云梦泽只是贼人,但是凶悍异常。正常来说,普通的游侠单打独斗,像是什么撒土灰扔石灰等等的手段,自然是层出不穷让人防不胜防,可是真要是上了战阵,这些手段根本用不上!
对阵之时,如林如山的刀枪穿刺而来,唯一的手段就是咬牙搏命,哪还有什么空闲去掏摸什么上不了台面的小手段?
所以大多数时候,单打独斗游侠能胜,但是一旦结阵,游侠就沾不上什么便宜了,毕竟游侠只是游侠,有能力一骑当千的,也早就不用再当什么游侠了……
可问题是当江陵地方郡兵以为云梦泽不过是乌合之众的时候,却猛然间吃了一个大亏,出城浪战的县尉死于阵前,临近云梦泽的华容率先被攻破,然后就是混乱着席卷了周边,直逼江陵重镇!
原本在田野之间生长的庄禾,被付之一炬,烈焰滔滔,抢不来的,拿不到的,便砸了,烧了,毁了!
反正我拿不到,旁人也别想拿!
无数黑烟在升腾,无数百姓在哭嚎!
雷薄站在山岗,身边一面虎啸将军的大旗招展。『刘景升老儿什么时候出兵?』
从雷薄身后转出那个年轻人,嗤笑了一声,『出兵?出殡罢……不出兵是个死,出兵了也是死……』
雷薄斜眼看了看年轻人,『某不管刘景升死活……某只要江陵!』
年轻人哈哈一笑,『自然,这是自然……将军放心,放心……』
……o(*≧▽≦)ツ……
平氏。舞阳之南。
有二山,一名为胎簪山,另外一个叫桐柏山。中有淮水。相传大禹治水,便三至桐柏。
『……』曹洪仰头望着一山比一山高,还有最高处的桐柏山的主峰,砸吧了一下嘴,掉头往下走,『回营!』
『将军,不上去了?』曹洪护卫问道。
曹洪摇了摇头,四望良久,转头说道:『在这里看着近,真要走起来……呵呵,下次罢!人力终有尽时,哪能事事随心?走了!』
大营之中,待久了多少也有些烦闷,曹洪便是出来行猎,也算是散散心。
然后打着猎,不知道为什么曹洪,就想要登上山看看,但是等他爬上了一座山的顶峰的时候,却看见山后还有山。
再爬么?
原先盘旋心口的那个无名火却消了……
只剩下些余烬,点点的灼着。
少年时,便想着上山,上一座山再上另外一座,而到了中年,便要考虑下山的路了,否则就像是刘表,卡在光秃秃的太白顶,上么,虚无一片,又没有天梯,怎么上?下么,好不容易才上来的,哪里舍得两手空空就这样下去?
一耽搁,二延误,等到天真的黑了,再想下去……
呵呵。
刘表不是没机会。
当年曹公要企图设计引诱斐潜搞一波的时候,就试图和刘表联系,想要建立一种较为亲密的关系,至少比一般的所谓同盟要更紧密一些。
刘表有儿子,曹公有女儿,这不是明摆着么?休了蔡氏,娶了曹氏,只要曹公在位置上,就能保刘琮至少二千石一生不堕!
可是刘表拖着,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时过境迁啊,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现在好了,即便是刘琮舔着脸上来,也没人要了。
『荆州……刘氏……蔡氏……』曹洪低声笑道,『呵呵,还真以为荆州一地,就只是这两个姓氏么……』
『将军?你说什么?』在曹洪身边的护卫没听清楚,问道。
『没什么……你带两人,先将猎物带回去,这个……嗯,还有这个留着,其他的就给儿郎们分了罢!』曹洪指点了一只野兔和一只山羊说道。
平日里活蹦乱跳,到了时辰,也就是一豆盘的菜肴!
弱肉强食,这本身就是不分好坏,不分善恶。
就像是曹洪一行人携带兵刃弓箭,山中走兽飞禽什么的,自然是成为了曹洪的猎物,如果反过来,曹洪一行赤手空拳又伤痕累累疲惫不堪,说不得就成为了山中虎豹的口中食物。
就只许人吃虎,不许虎食人?
天地之间,那里有这样的道理?更何况谁是人,谁是虎都不一定,亦或是非人非虎,只是伥鬼而已?
有道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黄雀身后,又是何人?
曹洪不由得回头看了看。
桐柏山上,风吹草摇,山石峭立,如同一个亘古巨人,冷冷和曹洪对视着。
『哼……』曹洪晃了晃脑袋,『走着瞧……』
……<( ̄﹌ ̄)>……
长安。
骠骑将军府。
夕阳已经落下,世间的喧嚣似乎告一个段落,但是有些事情却像是浮起的夜色一样,渐渐浓厚起来。
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存在ijk
议事厅当中,斐潜和庞统坐着。
两个宛如宫女的青铜人形,左手托住灯座,右手提着灯罩,分置左右。灯罩之内明晃晃的火光投向前方,和另外两排蜡烛照耀的整个议事厅内清澈透亮。
『刘景升……』庞统沉吟着,『总觉得有些凶多吉少……』
斐潜用手轻轻的敲着桌案,半响,『怎么说?』
『刘景升年老了,这是不争之实……』庞统说道。
斐潜点头。手指头敲着桌案,笃,笃笃。
庞统继续说道:『刘景升入荆州,走的是由外而内……或者说,光武之道……光武么,啧啧,走得好么,强当然是很强,但是,哼哼,呵呵……』
斐潜哈哈笑了笑,『不仅是刘景升,袁本初也喜欢走这条路……』
『故而……这是第二个破绽……』说完,庞统又竖立起第三根手指头,『第三,刘景升之子……』
庞统啧啧两声,将伸出的三根手指头一收,『江陵有乱,刘景升若是不派兵平镇,必然糜烂地方,声望也是大受损害,届时自然是难以服众……若是派遣兵力平叛,那么襄阳又是空虚,保不准连襄阳都会发生变化!这事情,十有八九是蔡氏搞起来的,二虎相争,必有一伤……』
汉代中央朝廷,皇权和外戚相爱相杀,地方权柄之中,也是如此。荆州刘表和蔡瑁,就类似于地方土皇帝和其大将军。
这几乎成为了汉代的一个『优良传统』,一个权柄交接的『惯例』。这个毛病,是从汉代的娘胎当中带出来的,属于先天病,难以医治。
『沉疴旧疾……』斐潜敲得桌案笃笃有声,『所以,刘景升不想等死,开好药方了?只是这方子,有些猛啊……』
庞统点头说道:『定然如此!久病之下,阴阳亏虚,骤用虎狼之药,怕是即便是好了,也是半残!只不过,此亦为无奈之举……不趁着当下来做,怕是日后连汤药的碗都端不得了……』
斐潜嗯了一声,然后说道:『某原以为……算了,如此说来,刘景升反而落于毂中?』
历史上,刘表被蔡氏温水给缓缓的煮了,直至死时都没有太大的蹦跶,而现在似乎是蔡氏的火开大了些,然后刘表被刺激得跳了起来,只不过不知道是会撞翻了锅,亦或是仅仅撒些汤。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一次,双方彻底算是翻了脸,就像是皇帝和外戚最终干上了一样,不是外戚大将军被抄家灭九族,就是皇帝脑袋掉下……
庞统摇了摇头,说道:『也不好说,刘景升经营多年,定然也有后手……云梦泽么,只不过就像是个引子而已,至于后面的,还要看各家的手段了……』
斐潜依旧在轻轻敲着桌案,忽然之间停了下来,『说到手段,嗯,有件事……曹司空在邺城誓师了……那些兵卒,士元你觉得……应在何处?』
庞统眉眼一跳!
……(O_O)!……
『当啷!』
一柄长剑被刘表抽了出来。长剑显然并非凡品,剑身上面层层叠叠的花纹,每一层似乎都在闪耀着锐利的寒芒。
红颜未必是祸水
『琮儿,汝观此剑如何?』刘表轻轻的,缓缓的转动着长剑。长剑之上的花纹在光影的晃动之下,星星点点,刺人眼眸。
刘琮不明白刘表是什么意思,『呃……自然是好剑……』
『……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可知为何君子常用剑?』刘表的目光,透过长剑上方,投向了刘琮。
刘琮迟疑半响,最终拱手说道:『还请父亲大人指教。』
『咳咳咳……咳咳……』
刘表似乎想要说一些什么,但是忽然而来的咳嗽打断了刘表的话,甚至使得刘表原本舒展的身形也佝偻了许多,整个人就像是被扔上了岸的鱼,痉挛着,挣扎着。
重生之大地主传奇
刘琮下意识的想要上去帮忙,却看到刘表的长剑挡在前面,迟疑了一下,没动。
半响,就像是要将肺咳出来一样的刘表喘息着,抹去了嘴角的口涎,然后一点点的重新挺直了身躯。
『父亲大人……』刘琮身躯前倾着,『父亲大人……没事吧?』
『呵呵……』刘表看着刘琮,嘴角咧了咧,『没事。』
灯火摇曳。
刘表喘息着,将长剑放在双膝之上,手轻轻抚过剑脊,等气息重新平稳之后才说道,『剑有双刃,故需慎之,稍有不慎,便是伤人伤己……』
刘琮点头。
『明白了?』刘表追问道。
刘琮继续点头,『明白了。』
刘表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刘琮,『明白何事?』
午夜凶林
『嗯?』刘琮愣了一下,『剑,剑有双刃。』
似乎是一阵风吹过,灯火摇曳了一下,又像是刘表的身躯晃动了一下,但是转眼之间,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道皇神诀
刘表看着刘琮,看着形态及其相似自己年轻时候的刘琮,最终叹了口气,『算了……这剑,就是蔡氏……』
『蔡氏?』刘琮似懂非懂。
『用得好,便是杀敌,用得不好,便是伤己。』刘表弹了一下剑脊,发出嗡的一声,『如今这剑,便是要饮血了……蔡氏凭依,一个是骠骑,一个是司空!如今骠骑忙于赈灾,无意南下,曹氏直求稳固,困于冀州,便是革除蔡家之良机!』
『蔡氏以云梦贼为饵,企图调动襄阳兵卒,便可以趁虚而入,夺了你我性命,使得荆州改姓蔡氏!呵呵,哈哈!』刘表大笑,脸上的粉噗噗而落,『某岂能如其所愿?!某已诏令云梦泽贼人乃蔡氏所为,令甘兴霸领兵围剿蔡洲!须臾便可克之!至此之后,便可除此大患!』
刘表这几年,忍了许久,终于是感觉可以扫除顽疾,心情自然是极好。
『如此,可是明白了?!』刘表目光灼灼,似乎年轻的时光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
『孩儿……明白了……』刘琮喃喃而道。
刘表沉默了片刻,却摇了摇头,『你不明白……你总是说明白,其实都不明白……』
刘琮愕然。
刘表叹息道:『外戚,就是外戚,若是主强,枝干如何繁盛,也是无碍!而现在……』刘表看着刘琮,神情很是复杂,『若不是你多次将为父的话当成耳边风……为父又何必做如此之举?』
『孩儿……』刘琮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孩儿……孩儿怎敢……』
『你在我面前什么都不敢……一出这个门,便是什么都敢了……』刘表苦笑道,『我的儿啊,你我才是最亲的,你却在我面前装模作样,然后将真心掏给了旁人……我嘱咐你不要说的,你说了,告诫你不要做的,你做了……有时候我都在想,你究竟是姓刘……还是姓蔡!』
刘琮匍匐于地,浑身上下一个哆嗦,汗出如浆。『孩儿,孩儿……不孝……』
『我原以为,等你长大了,慢慢就懂了……只不过……为父,没剩下多少时间了……若是你能再强一些,不求你能上阵杀敌,至少懂得些利害手段也好,可惜……』刘表幽幽而道,『若是你能稍许表现出一点能控制蔡氏的能力来,为父都不用走到今天这一步啊……为父是担心,若留下了蔡氏,怕是为父前脚闭上眼,后脚死的就是你!』
刘琮骇然抬头。
『怎么?还不相信?』刘表笑道,只是笑容之间夹杂着及其复杂的情绪,『我不是要求你做这个,就是要你做那个,少则骂,多则罚,所以你觉得为父对你不好……是吧?而蔡氏对你恭敬,和蔼,天天笑脸相迎,言必称公子,有求必有应,所以蔡氏才是对你好,是吧?但是你怎么不想想,你有何德何能,可以让蔡氏俯首,心甘情愿爬在你脚下?』
『你有过人才智么?可以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你有无双武勇么?可以决胜战场,血战黄沙?』
『没错,你是荆州牧之子,是堂堂二公子……但是如果……』刘表盯着刘琮,『如果我死了,你又有多少本事能守得住这个荆州牧?!』
『孩儿……孩儿……』刘琮头上身上的汗滚滚而落。
『当啷!』
长剑落于刘琮面前,寒光顿时刺痛了刘琮的眼。
『持此剑,去内院斩了蔡氏人头来!』刘表沉声说道,『剑上若无血,如何可开刃!』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