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 愛下-第十二章 應靈分形 寄情斬身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寄情”之术在实用之上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
似寻常赠予弟子晚辈的神通手段,若是由其自使,因这些弟子晚辈功力尚低之故,或许并未觉察到危险、来得及动用法宝,便着了旁人的道。此等情形并不罕见。以上凌下,让人至死都不知发生了何事,不算困难。
为了应对类似情形,可动用心意寄托之法,辨其吉凶。一俟遇见危险,护身之宝不待当事人灵觉呼唤,自然便发动出来。
上乘的护身之宝,十有八九都能做到这一步。
但若只是如此,保守不失固然有余,却失去了许多主动性。形格势禁,该当亮剑破局之时机,低辈弟子未必能把握得住。
如今归无咎“寄情”之法,可谓更进一层,能够做到这一步。此等情势之下,等若己身亲临。
然此时此刻,归无咎所思已然超过了应用的层面,而是注意到了一个有趣的问题。
眼前的又一个“归无咎”,是其正身。
归无咎之元婴法身,因是真正的“五五之婴”的缘故,与本人真身几无差别。独立周游数十数百载,哪怕依傍其修行立身,皆不见有一丝损伤。其实最近数十载以来,所遇一应人事,乃至周游往返,皆是以法身行之。
至于原先这具肉身,反倒成了相对次要的“化身”。因其精纯淬炼至练气驻形之圆满,同样蕴藏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灵智。
严格说,二者都是归无咎“真我”的一部分。
此时归无咎思考的是——
若是动用“寄情”之法,将一剑寄托于分身之上。
那么此剑由归无咎施展,亦或者由归无咎之“分身”施展,会有何等区别?
似乎施展法门之人,皆是“归无咎”自己;但是细细思量,却又有所不同。
空想无益。
骈指一点,剑意微动,归无咎就这么做了。
一枚小剑,清芒一烁,立刻钻入“归无咎”眉心之中,隐匿不见。
剑心入寄的一瞬,这具“分身”双目一凝,射出两道寒光,灼灼逼人。竟似在“剑心相合”之下,灵智有了极大的攀升。
心意一转,体察之间,当中虚实立刻彰显。
果然是有区别的。
若是由归无咎法身运使这一剑,气机相感而动,其实与亲自施展剑术无异。
但若是打通心意,由“化身”施展这一剑。瞬息之间,归无咎视界之中立刻经历一重反转,所见所观,景象大异。
周遭的泉水、碎石、草木,乃至石上青苔,尽数变成模模糊糊的一片,诸般万物,尽数呈现青、紫二色。和真正五彩斑斓的世界相比,显然是要单调了许多。
这是“化身”眼中的世界。
归无咎念头一动。
尽管剑心映照,极大了增强了这具“化身”的灵智。但是毕竟与真身有不小的差距。轻易可辨别,若是由化身动用寄托之剑,无论娴熟还是精度之把握,都远远不若法身本体。
但就在下一刻,当归无咎操纵“化身”转身一望之时,却不由诧然,甚而大感震动。
和这“模糊”的天地相较,有一物却是明晰到了不可思议,和这滔滔浊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八尺之身,粗粗观之仿佛线条勾勒,抽象而空明;但细望之下,每一丝气机流动,气息升降,乃至灵识之念动周游,皆是如白染皂,纲举目张。唯精唯微,至此而极。
这是“化身”眼中“归无咎”法身的形象。
常言说得好,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对于修道人而言,“自知”二字,更是修行的一大根本。
撇去如真正的绝代天骄不提,哪怕是寻常的修道之人,只要其道行资质到了足以破境元婴的地步,返照内视之下,说一句“塄暖自知,纤毫无隐”,都是当得起的。
若是到了归无咎这等层次,内察之精,自知之深,更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哪怕是道境大能在旁,亦不见得能看透更多。
但是现在……
百尺竿头,又进一步。
倘若观周天之事物,这具分身之灵智,可谓浑浑噩噩,不堪大用;但是“他”眼中的归无咎自己,却“精致”到了不可思议的独步。一望之下,简直便是一座纤毫不差的水晶人像。
其实如此譬喻,依旧是有所执着;大略观之,除却气机法力神意这些得以精确量度之外,此身之谐与不谐,常与非常,皆是明白映照,入髓入骨。说空则空,说有则有,无不映照彰显。
归无咎一时间几乎有些恍惚。
此境虽妙,他也隐隐感到这一发现似乎大有用途;但是这“用途”到底落实于何处,急切间却又难以入手。
踱步半晌。
一刻钟之后,归无咎感到自己抓住了那个念头,双目陡然一亮。
归无咎指间黄芒一闪,自纳物戒中取出一物。
一只二指多高的白色瓷瓶。
这只瓶中贴着一枚指甲大小的四方锦贴,上书一个极为醒目的“禁”字。
拔开瓶塞,小指在瓶口处轻轻一抹。登时一道灰蒙蒙的雾气跃然而出,缭绕指间,蚕食游动,宛若附骨之疽。
归无咎小指原本色泽红润,精滑有若白石。但是此时遭这气机一染,却仿佛锈蚀了一般,呈现一种异样的蜡黄色。一身茁壮生机,亦大受影响,呈现枯弊之相。
指间钩沉,剑意一展。
随着“归无咎”三字姓名闪烁,似有剑形似存非存,一闪而逝。
然后清楚可辨,那一团腐蚀异气被削去了大半。归无咎小指之上却也多出了一个寸许长短的豁口,似有点滴蓝色“血液”洒落,但离身不过数寸,立刻又烟消云散。
这是归无咎自江离宗得来的一件奇物,名为“九尼散”,出自江离宗一位名为梵永忻的上真之手,此人精通炼药杂项,多有奇特经营。
此“九尼散”奇药腐蚀力甚强,一旦沾身,近道境以下,除却秘制之药解之,难有他法。
但是此药非得真正近身,方能生效。且其药性甚为脆弱,沾身之前,随意经风雷水火之力洗练,便可将其药力化尽。若说炼入神通之中,又或者在斗战中发挥什么奇效,那是完全指望不上的。
紫微大世界虽大,但能够在高深境界的斗法中能够干涉胜负的外物,依旧少之又少。
归无咎将其讨来,并非是为了猎奇;而是精研剑道之时,为了明了剑术界限之用。
空蕴念剑号称无物不斩。但是其亦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已身能感、能知、能见为限。若是所见非真,又或者所针对的目标是什么无形无相之物,那么剑术之用,就大打折扣了。
譬如这“九尼散”。
外人难明底细的是,其实此时归无咎小指之上,这一团看似浑浊锈蚀的气机,其实只是幻景,并非真正的“九尼散”本体。此物与人身混合之后,俨然到了无量精微、不分彼此的地步。
所以归无咎试以“空蕴念剑”斩之,不能精确把握其性相形状。虽将此恶浊药力斩去大半,但到底并未尽得全功,反而使得自家法身收了轻微损伤。
所谋是否可行,马上就要水落石出了。
归无咎深吸一口气,心意一沉,引动念剑,已然转入“化身”视角。
定睛一看,归无咎嘴角微微一扬,心中已笃定了三分。
“化身”视角之中,空空荡荡、如冰如镜的归无咎手指处,已然变成奇异的蜡黄色。但是一眼就能看清,这所谓“异常”的清晰界限。好似这以无形无相、难感难知著称的“九尼散”,只是浪得虚名而已。
一剑挥洒,清光焕然。
低首再看时,小指之上,已是光洁如新。所谓“不分彼此”,但是此刻却已被干干净净的解决了。
若是归无咎正身对这方天地的感应亦达到如此程度,则空蕴念剑的威力之强,又要攀升一个台阶。今日之用,唯化身之“自斩”,方能达到这精微难测的境界。
但饶是如此,其中的深刻意义,却是常人领悟不到的。
有了“九尼散”之试托底,归无咎才敢进行下一步。
因为接下来的步骤,若是稍微行差踏错,法身受损,至少需要五六十年水磨功夫,才能弥补回来。
归无咎右指向天一点。
一柄六寸长短的小剑忽地凭空凝形,悠然浮动。
此剑相貌精微具体,绝非“空蕴念剑”;乍一看去,倒更像是一柄真实的宝物。
观其品相大为不凡,若是不明就里之人,观之不免疑惑。因为此剑虽玄妙非常,但轻易可辨并非是“天祭器”一流的层次。也不知归无咎寻了这样一件外物,是何用意。
但是若是经历过阴阳洞天之战,却极易对此剑生出三分熟悉之感。
归无咎淡然一笑。
他自然不知。直至近日,御孤乘经轩辕怀之手,方才看出《空蕴散神经》与空蕴念剑之渊源。但归无咎自己,却早已对剑身剑鞘之分了如指掌。
虽然无有剑经本文,但是以亲身之领受推敲之,归无咎自信此剑已得了“一剑破万法”之道三分神髓,甚或犹有过之。
心意一引,小剑由静而动,竟猛地斩向归无咎之左臂!
这一剑斩下,归无咎左臂看似无有异常;其实细看之却宛若寒冰封冻,几乎半身不遂,麻木不仁。
鳳 逆 天下
薄情后夫别动我
归无咎双目一眯,视角遁入化身。
寄情。
剑光又起。
宛若水波游动般的光华荡漾之下,归无咎的左臂,竟奇迹般的恢复如常。
归无咎长笑一声。
自今日起,围绕“一剑破万法”的斗战体系,已被彻底破解了。若是御孤乘不能另立新道,以后再相逢时,可谓胜负昭然。
不止是针对“一剑破万法”。哪怕是面临其余敌手,归无咎亦多了一件分量极重的护身底牌。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