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夏逆 愛下-第二百三十一章、這大夏,早該亡了!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夏逆
黑暗之中,有声音在回荡。
“都弄好了?”
“还用问吗?这么多妖神一起出手,哪有弄不好的道理?”
“那些巡风使也算是有面子,能够让妖神出手送他们一程。想必他们泉下有知,也会感激涕零吧。”
“天机,你这话说得可真有点亏心,谁会为这种事情感激啊!”
“天闲你傻的吗?天机这家伙还有心?他要有良心,当年早让勾陈给斩了!”
“唉!勾陈真是个老实人,当年剑都快砍到这家伙脖子上了,他往地上一趴,大喊投降——要换成紫薇,绝对就直接一剑砍死他算了,偏偏勾陈向来是投降不杀的……”
“是啊,他一声投降,当场就把血战七日七夜的老元帅给气死了,可怜那一缕忠魂!”
“喂喂喂!你们几个别再扯当年的事情了好不好,都一千多年前的事了,纠缠不放有意思吗?”
“是啊,你们说勾陈的好话,可当年他跟紫薇翻脸的时候,你们谁支持过他?不全都站在紫薇那边嘛!现在说这些有屁用!”
“我们哪里想到紫薇和勾陈最后居然会分出生死来!本以为紫薇连群星之主的宝座都愿意跟勾陈分享,两人再怎么有矛盾,最多就是把勾陈打伤了关起来……”
“是啊,当年勾陈为了给他起死回生,直接献祭了自己的子孙后代,从此非但失去了生儿育女的能力,就连养子也收不得。那么大的牺牲……就算天大的矛盾,也不该杀他啊!”
“唉……可能当年紫薇也是不得已吧。以他们的本事,真打到一定的地步,想要手下留情,也是做不到的。”
黑暗之中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一个有些粗野的笑声响起。
“哈哈!你们这些家伙,一个个脑子都有毛病!当年我们可是都被紫薇和勾陈打过的,天魁当年三次被打散肉身,天勇被打到全身喷血躺了大半年,天立被吊起来抽了一万鞭,老子当年被一块一块剁了炼丹……这些深仇大恨,你们都忘了不成?”
一个低沉的声音幽幽地说:“他们不是忘了,只是他们当年没吃过苦头而已。天机、天闲、天佑、天速……他们这些,当年都是打输了就直接投降的,不像咱们是被硬生生打残了抓起来逼降的。他们当然对紫薇和勾陈惺惺相惜。”
斐怡所思战苍穹 宝木三皮
一个苍老的声音叹了口气,说:“都过去那么久了,大家别争执这些了。还是谈谈这次的计划,以及脱困的事情吧。”
都市极品兵王
“脱困的事情大概就这样了。”之前那个声音有些阴冷的天机说,“夏朝气运不衰,周天大阵就不会瓦解。周天大阵不瓦解,咱们就没办法真正获得自由,只能分神显化,主体魂魄始终被镇压在此。所以无论如何,咱们要让夏朝气运衰弱,最好直接灭亡。”
“当年帝甲戌的时候,夏朝就已经出现了军备废弛、积重难返的迹象。金帐王庭几次南侵,夏朝都应付得很困难。我们本拟夏朝要开始衰弱乃至于灭亡,谁知道横空出世一个帝乙亥,外灭金帐王庭、内平各路不法,硬生生把一个怎么看都要走向衰亡的王朝重新又拉回了盛世。”
天机叹了口气,说:“如今的帝庚寅、帝辛卯、帝壬辰三代,都是碌碌无为之辈,夏朝的国力不断减弱、内外的敌人则不断加强。但为了防止刺激到夏朝的国运,再催生出一个帝乙亥来,我们一直小心谨慎,不敢有任何的大动作……”
“帝洛南很有当年帝乙亥的风采。”天闲说。
“是啊,看到帝洛南,就让我想起当年还是二皇子时候的帝乙亥……”天机的声音阴沉得犹如即将下暴雨的阴天,“所以这次无论如何,我们也不能让他变法成功!最好能够让变法派和保守派死斗一场,把夏朝的朝廷和社会矛盾彻底激化!”
“那样……怕是会生灵涂炭。”之前那个苍老的声音叹道。
“地理,你是厚道人,可再怎么厚道,也不能为了别人损害自己,对吧?”天闲叹道,“你看天罡、天伤、天孤他们几个,虽然不赞同天机的计划,可终究也没反对,是不是?”
“这大夏,早该亡了!”
那苍老的声音长叹一声,终究什么也没说。
“总之,这次大家把当年留在外面的分身都动用起来,无论如何,也要把水搅浑、事闹大,闹到双方无法收场、无法后退,只能拼个你死我活为止!”天机冷冷地说,“就算事后会给我们自己带来麻烦,也顾不得了!”
“麻烦就麻烦!这种日子,我也过腻了!”一个气势十足的声音怒道,“士可杀不可辱!当年兵败三次,是孤技不如人,要打要杀孤都认了!可在这周天大阵里面囚禁千年,这算什么事?就算是死,孤也要冲出去,死在外面!”
这话显然让这些被镇压在黑暗之中的妖神们大为赞同,一时间黑暗中话音纷乱,不知道多少个妖神都出言赞同。
过了许久,黑暗里面重新又平静了下来。
虚空微微震动,一面巨大的旗幡隐没在神都上方的虚空里,旗幡的背后,有一座宫殿若隐若现。
宫殿的门口,几个声音站立着,注视着一门之隔的天空和云朵。
“天伤,你觉得天机这次的谋划,能够成功吗?”一个精赤上升、胸前挂着一串巨大佛珠的光头虬髯大汉沉声问。
旁边同样作僧人打扮,眼中寒光却只让人想到传说中那些上古凶兽的大汉冷冷地说:“成功也好,失败也罢,与我们有何干?当年我们输给勾陈,被他诓来当狱卒。本来说好了,他修成长生的时候就放我们自由。还将他掌握的道路赠给我们,帮我们修成仙佛。结果他自己不负责任地死了,坑我们当了一千年的狱卒……”
“我们看守这里,不让里面那群家伙出去,就算对得起他了,还想要我们怎么样!”
旁边一个面如冠玉潇洒俊朗的大汉笑道:“其实习惯了也好,权当修身养性嘛。”
“而且还能借助周天大阵化解心魔,抵挡道化之劫。”那大汉身后,明明帅气得犹如戏剧明星,却态度拘谨宛若仆人的美男子说——他永远都是帮着自家主公说话的,从没改变。
“说实话,洒家真没办法这么修身养性!”光头大汉叹道,“洒家也知道,出家人理应好好修养,但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啊!”
“你也做得到,只要天天有酒有肉就行。”那美男子笑道。
众人都忍不住笑了。
“是啊,若是天天有酒有肉,那住在这里其实也没什么不好!”光头大汉也忍不住笑了,“只是……可恶的紫薇,临死的时候居然不把这周天大阵的详细情况告诉他儿子。只说什么‘日后大夏有生死之难,则周天大阵自现’……不就是怕我们诓骗他的后代,趁机逃跑嘛!”
“结果倒好,这一千年来,咱们坐吃山空。除了能够自己种点蔬菜之外,肉食就只有偶尔飞过的鸟雀……一只麻雀都要分几天吃,这日子我真受够了!”
众人纷纷叹息。
这日子,他们也是受够了。
若非受够了这样清苦的日子,以他们的高傲,怎么可能对里面那群家伙的计划假装看不见?
之前天机让他的分身去搞风搞雨,说服那墨家高手对中秋赏月大会发动袭击,他们若是想要阻止,其实并不是阻止不了。
但他们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不是他们人品卑劣背信弃义,实在是……熬日子的日子,难过啊!
本以为最多也就是几十年上百年的差事,一做就是上千年,而且遥遥无期看不到尽头。
他们这些人毕竟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出身,不是反贼就是魔头。就算有几分高尚品德,也熬不过这漫长的折磨。
就在周天大阵之中,妖神们议论纷纷的时候,神都之中各路势力也都沸腾了起来。
短短几个时辰,有二百多名被捕的巡风使在狱中自杀,这件事着实让不少人为之惊慌失措。
礼部尚书陶贤得到消息的时候,眼前一黑,几乎昏死过去。
他原本就不是那种意志特别坚定的人,只是因为自己的利益受损,才加入了反对变法的行列。
但内心深处,他对于保守派是否能够成功,并没有很大的把握。
作为一个进士出身的官员,他熟知历史。当年帝乙亥的故事,他知之甚详。
帝洛南怎么看都有当年帝乙亥的风采,若是日后这位二皇子真的当了皇帝,他们这些保守派怕是都要死全家!
当年那位“刀帝”,可是以雄才大略和辣手无情著称的!
只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上了贼船,就不存在什么下船的可能。
所以他只能希望保守派成功,所以他一直在祈祷变法失败。
这次的“釜底抽薪”计划,他原本是不赞成的——他并不想要跟变法派彻底撕破脸,和巡风使一系彻底闹翻了。
可正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一切都准备好了,想要不动手,也是不可能的。
但他真的没想过要把事情彻底做绝!
那些吃了官司的巡风使们,虽然身上背着人命案子,但谁都知道,他们绝不可能因为这些陈年旧案而被处斩。
且不说他们这些年功勋卓著,功过相抵,怎么也不至于死。就算是功不足以抵过,天子也必定下令特赦,免除了他们的处罚。
除了那些个感觉自己被侮辱而自杀的之外,剩下的巡风使们只是要吃一番牢狱之苦,丢一些面子。
同时,借此打击一下巡风使在民间的声望罢了。
可现在,二百多名巡风使在狱中自杀,事情的性质就完全变了!
这时候想要说“不是我干的”,巡风使们可能相信吗?
变法派可能相信吗?
那些中立派可能相信吗!
他急匆匆地联系刑部尚书赵冲,甚至于顾不得使用隐秘而安全的玉板,而是直接动用了会被神都大阵检测的传音法器。
开口第一句话,他就抱怨:“赵大人,您这也太过头了吧!”
“不管你信不信,但真不是我干的。”赵冲的声音里面,满满的都是疲惫,“真的,绝对没安排这事。甚至于,我自己都是刚刚知道这事的。”
赵冲颓然坐在书房,脸上有一个鲜明的手掌印。
不久之前,帝家一位在宫中隐居的长辈怒气冲冲地赶来,迎面就给了他一巴掌,骂了一句:“丢人现眼!——这话是天子说的!”
放不下的执念 君亦陌路
他茫然不知所措,却也不敢还手,目送着那位长辈吹胡子瞪眼睛地走了。
然后,他才得到了巡风使们在狱中自杀的消息。
得到消息,他如同被五雷轰顶一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众所周知,监狱这块,是大理寺和刑部共同管理的。总的来说,大理寺管得少,刑部管得多。
短短片刻时间里,二百多位巡风使在狱中出事,他这个刑部尚书难辞其咎。
加上彼此政治态度的相悖、政治立场的冲突,以及之前他牵头的翻旧账打击巡风使声望的事情……
难怪就连天子得到了消息之后,第一反应也是派人来痛斥他。
只是……他真没做啊!
别看刑部尚书位高权重,可想要一口气弄死那么多犯人,谈何容易!
从神都到地方,中间隔了多少层,每隔一层,他的控制力就弱一些。
在神都大牢里面,他想要弄死几个犯人,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
但在地方上,在幽州、雍州这些边陲之地的小县城里面,他的话绝对没有县太爷的好使。
想要那些地方的狱卒们听他的密令,偷偷害死囚犯,布置成自杀的现场……那些怀疑他的人究竟以为他是谁啊?
他哪来那么大的影响力!
紧接着,便是巡风司主官,巡风郎中赵心诚直接找上门来,怒吼:“赵冲!是男人就约个时间,咱们不死不休!”
好在这里是神都,只要他龟缩不出,总归是有人把赵心诚给劝走了的。
现在,就连同伙陶贤都怀疑是他干的!
可他真没干啊!
他疲惫地叹了口气,看向同样愁眉苦脸的曾孙。
“海阔,你觉得咱们该怎么办?”
赵海阔苦笑一声,反问:“除了递交辞呈,还能怎么办?”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