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yvml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唐朝小白領 愛下-第二百七十節 吐谷渾的來回(20)-xxsqr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果然厉害。”
那人看到这一幕,没有即刻就停手,反而一提起来狼牙棒,然后对着叶彪的胳膊扫过去。
狼牙棒是个很奇怪的武器,有点类似锤子一样,不需要更多的花样,只要可以砸中对方就好。
叶彪再次环绕自己的铁棒,然后再次挡住了。
如此这般,两人对手了几十次,叶彪都没有主动出手,可是对方却没有办法靠近自己,只能提着有点发麻的胳膊,看着对方道,“你有点本事。”
“还行。”
叶彪却没有抖动自己的胳膊,似乎觉得这个不过是个平常事而已。
一句还行,让这个懂得中原话的人有点脸红,随即就是恼羞成怒,他看了叶彪一样,然后忽然将手里的狼牙棒扔在地上,然后直接冲过去,就开始徒手动手。
两人就像是在肉搏一样,叶彪的手法不只是凶悍,而且还有一点柔软,而对面的这个人却像是和野狼和野熊搏斗的时候学会的,所以他的手法很重。
叶彪平时都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所以大家都以为他还是开玩笑的,可是呢,在这一刻,却像是一头猛虎一样,手法不只是简单,而是非常的简单,也是高手,也是简单,所以他直接就击中了对方的胸口,而他也被对方的一脚踢到了自己的大腿,虽然他稳住了,不过呢,还是有点疼。
他后退了一步,看着对方,竟然露出了一个笑容道,“不错,不错,我们再来。”
叶彪再次冲上去的时候,手在胸口一拉,然后猛然就对着对方的胸口猛击,像是要将对方给弄死了一样,而他的胸口已经有点疼了,不过呢,还是跟过去了,手法也是对方的腰部。
两人就像是两头巨熊一样地交手,然后就在叶彪的胸口要被他抓住的时候,忽然一阵龙吟传来,叶彪的手指突然变成了一个鸟嘴的模样,然后直接就点中了对方的脖子,他直接摔倒在地上,然后就晕过去了。
“啊……”
叶彪像是释放了一样,忽然对着天空喊了一声,然后四周的骏马就直接被震惊了,这样的东西真的很可怕。
“你竟然敢如此动手,真的是找死。”
一个瘦弱的男子出现了,一口顺滑的中原话,这个人的样子虽然有辫子,可是呢,叶檀可以肯定,这个人肯定是个中原人,不要以为过去的人就有多少的节操,我们总是说人心不古,可是很多时候,真的什么没办法说什么人的忠心。
叶彪转身看着他,头发都要竖起来了,这样的人,一般都是暴躁的很。
那人后退了一步,然后似乎觉得自己这样子有点丢人,就直接走过来道,“怎么,杀人还不舒服,还要弄死我?你来啊,你来啊。”
而叶彪却没有理会,因为地上的那人竟然醒过来了,只是脑袋有点晕地看着来人道,“夏先生,你怎么来了?”
“你没事?”夏先生忍不住反问道,你为什么这个时候醒过来啊,我这里正在鄙视他呢。
“我没事,只是有点头晕。”
这人倒是实在,这个和过去的一种风俗也有关系,抢劫的时候,继续这么做,同时呢,如果有一些好事的话,人家也会想到你。
夏先生似乎是有点觉得不舒服,不过呢,转头看着坐在马背上的叶檀,顿时怒了,“你不知道这里不许人骑马的吗?你给我下来。”
这句话明显就是故意的,就好像是你这里是兵器库,可是呢,却告诉大家,不能玩兵器,也不能碰,担心出事,你说奇葩不?
叶檀看着四周的马匹,却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这个人,等着他继续说话。
夏先生以为叶檀想要干什么,结果人家的眼神都落在了不少骑马的人身上,他倒是心中一跳,不过呢,你放心,绝对不会脸红的,嘟囔道,“他们和你能一样吗?他们都是吐谷浑的勇士,你算是什么?”
当人开始背叛自己的过去的时候,他希望过去的一切都和自己一样成为尘埃,否则的话,就容易出事。
叶檀还是不说话,就像是在看着一场猴戏一样地看着他。
“若是不下马,你们就不用进去了。”
看来这人在这里生活的不错,而且前些年因为战乱的缘故,不少人都过来躲难的,所以他才会如此的嚣张跋扈。
叶檀拉着缰绳转身就要走,却听到夏先生接下来的话,“这个女人要留下来。”
三娘子的身体一抖,这个家伙什么意思,自己这些人都进不去了,还要将自己贡献出去吗?
她看向叶檀,希望对方给自己一个说法,虽然自己不是他的什么人,可是呢,毕竟是一起来的。
可惜,夏先生的话,宛如放屁。
叶檀的缰绳一拉,小红就冲出去了,然后其他的人都跟着冲出去了。
夏先生傻眼了,虽然自己有点本事,可是骨子里他不过是个类似仆从一样的人,人家给面子,是因为他帮助对方得到了不少的好处,可是一旦有一次出现问题,人家可就不会给他面子了。
“慢着。”
他可能在这里将不少的中原人给都欺负的习惯了,所以这句话一出口,还以为人家可以回来,今日为了给叶檀一个下马威,慕容顺可以准备了不少的好东西,可惜,如果对方走的话,这个责任是谁的?这个不用多想就知道,而且慕容顺虽然是在中原待了不少年,可是呢,他只是学会了那里的权术和残忍,至于仁慈这样东西,在他回来的第二天,可能就忘记了。
可惜,夏先生太过不了解叶檀了,除了几个人之外,他不受任何的胁迫。
所以马匹就带着这群人回答了之前居住的地方,然后叶檀直接上屋子里,没有说话。
夏先生傻眼了,这个是个什么操作啊,我只是说了一句话,你们就跑了,你们不是来找合作的吗?
可是呢,他还是打算赶紧找慕容顺将事情处理了完了才好。
结果,他刚到帐篷里,就看到了之前差点被叶檀的鞭子给拉伸的差点死掉的那个家伙正在那里添油加醋地说着叶檀的嚣张。
慕容顺看着比想象中的要小,虽然鬓角处已经有了一些白发了,可是却整个人却很像是一个文弱的书生,身边坐着的却是几个非常的丑的人,这些人可能孔武有力,可是呢,却非常的丑,而且似乎看不起任何人。
“夏先生,怎么样了?”慕容顺听到了寨主的话,面带微笑,可是呢,可能脑子里根本就没有办法听到,所以,就问道。
夏先生本来还有点着急和担心,可是看到寨主的模样,自己就舒服了,这件事情和自己没有关系,而是和对方有关系,就赶紧说道,“王子,这个人很嚣张。”
“哦?具体说说。”慕容顺似乎已经觉得这件事不过是平常事,忍不住问道。
“他先将各哈给打了,然后将您的护卫也给打了,然后就直接转身走了,回到了鲁斯城了。”
各哈就是寨主,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呢,肯定不是什么好名字。
“哦?如此的嚣张,怎么,他们不想要盐巴了?”慕容顺可是知道瓜州那里的实际情况的,对于一个在中原活了那么久还能回来,然后获得了一半土地的人来说,这个本身就是个传奇。
“这个就不知道了,不过他们回到了鲁斯城了,听说是住在了客栈里。”
“果然还是死要面子的一群人,不过呢,我不给就是了。”
慕容顺手里有东西,所以不在乎,就看着夏先生道,“你去派人将他们从客栈里赶出去,然后不许他们离开。”
“妙啊。”
夏先生似乎看到了叶檀等人最后倒霉的下场了,你们在雪地里,如何生活,你们如何才能活下去?
让你将那个女人给我,你竟然不敢,这不是找死吗?这不是找事吗?
想到这里,夏先生赶紧就出去了。
看着他宛如狗一样地离开,慕容顺的嘴角挂着一丝不屑。
可是等到夏先生离开之后,一个干瘦干瘦的老头却操着一口粗糙的声音难道,“大王子,你可不要胡来,我们这里的粮食可不多,如果不和他们接触的话,只能去吐蕃了,可是吐蕃的人也不会给我们这些东西,所以,这个人不能放走了,我们的消息传来说,这人很快就控制住瓜州一带了,这人不简单的。”
“嗯,放心,木瓜长老,我不会放弃的。”
慕容顺知道对方说的很在理,可是不代表,他就觉得很舒服,就像是中原的那些皇帝一样,你以为人家不知道好赖吗?知道,但是为什么这么做,理由很简单的,那就是因为不想知道。
木瓜长老就是他能够成为大王子的关键所在,虽然当初他也知道对方的心思不太纯,可是呢,自己如果现在就会死掉了的话,那么就算是毒药自己也要吞下去的。
自己娶了这个老头子的孙女,毕竟他是部落里的一个大人物,有的时候,就算是自己的父亲都要给他几分面子,不过呢,这个老头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开心,就是喜欢说教。
可是但凡是有点本事的人都讨厌有人说教,所以慕容顺对于这个人还是不太喜欢的。
而夏先生一到鲁斯城就直接派人去了客栈。
刑天等人没有想到这个慕容顺如此的不给面子,竟然让自己等人出去。
本来呢,他们倒是可以直接和对方打一杖,可是对方的弓箭手不少啊,在这样的地方,其他的东西不多,可是弓箭手非常多,所以他只能上去喊叶檀了。
叶檀也没有想到这个慕容顺在中原一点好的没有学会,竟然玩这样的把戏,不过呢,他倒是不在意,而是直接吩咐人,离开。
他们到了荒地上之后,四周虽然有阳光,可是味道是真的不高,不过他们准备的帐篷都是特制的,倒是没事。
这里没有名字,不过对于他们来说,这里的一切都是荒原啊。
叶檀坐在帐篷里,他有不少事情要处理,对于慕容顺的这些行为,他觉得没什么意思。
夜晚的时候,因为没有火,所以,叶檀就让大家准备了一些吃食,然后吃完了之后就休息了,有的时候,有些事,真的没有那么复杂的。
而晚上的风也跟着吹起来了,三娘子虽然睡在叶檀边上的帐篷里,可是她还是感觉到有点冷,毕竟白天对于她的冲击来说,有点大。
而到了半夜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阵狼嚎声,这个声音非常的渗人,虽然自己在这里距离他们的鲁斯城还是有点距离的,可是叶檀感觉到了对方肯定是派人过来看着自己这些人的,你不要以为过去的人有多么的厉害,都是糊弄人。
刑天站在帐篷口,看到前面的狼的眼睛宛如绿豆一样地瘆人,可是,他不能不管啊,刚要说什么,却忽然听到叶檀的声音,“你先回去休息,我正好休息休息,弄点见面礼。”
刑天刚要说什么,却发现叶檀已经不见了。
冰天雪地之下,总是风吹的让人心冷,不过呢,这个不是关键,关键在于,那些狼群啊。
从样子来看,这些家伙就是草原上的东西,不过呢,它们平时应该是没有胆子过来的,你如果说普通的部落四周有狼群,那是肯定的,可是慕容顺是什么人啊,他的脾气和性格在骨子里是吐谷浑人,可是本来上面还是有一点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他认为什么地方安全了,那就是安全了才是,如果不安全的话,他就会躲开。
那么,这个就只有一种可能,有人将狼群驱赶过来,然后给自己这些人弄点米饭。
叶檀的左手臂上有一些东西,此时正好可以释放一下。
他的脚步很快,就直接到了那里,然后看着面前的这头狼,不等对方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腕就直接抓住了对方的脖子,然后用力一捏,这头狼不是死了,而是瘪了,像是被什么东西吸收了一样。
他的速度极快,而且不分彼此,所以等到他站在中间的时候,狼群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一了。
领头的狼顿时一愣,这个到底是什么情况,不只是看不到人,就连味道都闻不到。
“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