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znp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世子很兇 txt-第三十三章 百密一疏(274/597)相伴-g3mz5

世子很兇
小說推薦世子很兇
下午时分,许不令和钟离师徒相伴出城,来到了南郊墓关岭一带。
南疆山脉遍地,出了城便再难见平地,关押犯人的大狱,也修建在一个山坳之间,后方是采石场,站在山岭上方,遥遥可见不少带着脚镣的囚犯在其中劳作,周边修建有高墙箭楼,两营官兵驻扎在外面,四面八方都有岗哨巡视。
三人在墓关岭上方止步,趴在满是秋叶的灌木丛里,许不令拿出望远镜打量了下,又递给钟离玖玖:
“守卫还挺严,看看有没有桂姨他们。”
钟离玖玖接过望远镜,在采石场的囚犯中搜索许久,摇了摇头:
“没有,会不会关在牢房里面?”
绝品房东 锯兔
许不令不会透视,自然不清楚,他思索了下:
“先等等,天黑了我潜进去找找,如果在的话,就把人劫走送出去,如果不在,就回去找陈炬,问出下落。”
钟离玖玖点了点头,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九月中旬的太阳很柔和,趴在树林之中甚至带着几分凉意。
钟离玖玖安安静静地潜伏着,刚等了片刻,忽然想起楚楚方才的话,偏头小声道: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相公,你别摸我腿哈,待会又打草惊蛇被发现,可就出事儿了。”
钟离楚楚本来老老实实的趴着,听见这话也严肃道:
“也别摸我,我本来武艺就低,要是暴露了行迹,你可别怪我。”
网游之双系法师 红灯绿酒
许不令略显无奈:“我是那种人吗?老实蹲着别瞎想。”
师徒俩半信半疑,当下也不多说。
只是还没过多久,钟离玖玖又觉得不对。她现在应该撮合楚楚和许不令才对,宁玉合和宁清夜都开始大被同眠了,她若是再没点进展,估计老九都坐稳不稳,得当老十!
师娘,我真是正人君子
念及此处,钟离玖玖迟疑了下,悄悄摸摸的把左手绕过许不令的后腰,在楚楚的臀儿上戳了下。然后偷偷查看楚楚的表情,楚楚果然猛地瞪大眸子,转眼不可思议的看向许不令。
钟离玖玖心中暗笑,偏过头去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另一侧,钟离楚楚纹丝不动的趴着盯梢,还没过半刻钟,便发现腰下多了只手,顺着腿侧轻轻磨蹭。
这混蛋,当着师父的面都敢……
钟离楚楚暗暗咬牙,想说许不令几句,可转眼看去,却见许不令面色冷峻不凡,单手持望远镜观察着下方,神色很专注,放在腿侧的手,好似是无意为之。
“……”
钟离楚楚抿了抿嘴,不太相信许不令是无意的,但有时候能找个借口骗自己也够了,她犹豫了下,全当许不令是不小心,继续忍受着古古怪怪的摩擦。
只是,钟离楚楚还没忍多久,便发现有什么东西,在她臀儿戳了戳,硬邦邦的……
?!
钟离楚楚猛地瞪大眼睛。上次她在闺房里瞧见过许不令的那什么,此时自然联想到了那凶神恶煞的物件,难以置信的转头,看向许不令。
金牌相公:独宠腹黑妻 冷烟花
许不令察觉到目光,疑惑询问:“楚楚,怎么了?”
“色胚,你……你没穿裤子?”
“嗯?”
许不令略显莫名,他就随便蹭蹭罢了,和裤子有什么关系?
钟离楚楚瞪了片刻,也发觉不对,许不令又没翻身,那玩意总不可能拐弯儿。
钟离楚楚稍显疑惑,看了看单手持望远镜的许不令,又看向另一边全神贯注的师父,心里顿时明白过来。
这什么师父啊!
钟离楚楚又气又恼,还未曾发火,许不令便迅速低头,眼神示意别动。
钟离楚楚还是很识大体的,见状连忙屏住呼吸,顺着许不令的目光看去——下方山坡上,一个很不明显的黑影,在树林之间移动,走的不是很快,无声无息的连草木枝叶都没扰乱,若不是许不令提醒,她估计都发现不了。
獵命師傳奇·卷五·鐵血之團
钟离玖玖瞧见这身法,便晓得不一般,轻声说了句:
“是个高手。”
许不令没有说话,只是用望远镜跟随着那个黑衣人,逐渐到来的大狱侧方的一道小门处。
黑衣人用藤杖轻敲木门,里面出来了一个身侧高挑的年轻人,躬身一礼,把人给迎接了进去。
稍微等待了片刻,又有几个人从里面出来,手上拿着各种工具,在大狱周边的埋地刺、拉铁丝。穿着斗篷的黑衣人,则在灌木丛、墙角等地,安放着什么东西。
许不令瞧见此景,心里着实惊了下,他方才已经在心里安排好了潜入、撤退的最优路线,这黑衣人下绊子的地方,把他所想的路径全部涵盖在内,若是真冒冒失失往进走,百分百吃亏。
钟离玖玖是潜行的行家,见状也是眼带惊愕:
“这人好厉害,连你能跳多高都估算得八九不离十,肯定是上次进屋子投毒的司空稚。他估计也是刚从飞水岭赶过来,我们现在怎么办?”
许不令上次全力狂奔赶往阴坡寨,被对方瞧见并不奇怪。他观察了片刻,便提着佩刀起身:
“还能怎么办,总不能等司空稚布置完陷阱请君入瓮。趁着他们在外面布置陷阱,我现在就进去,你们在外面接应。”
“好。”
九越闕天 千裏臨江
师徒俩同时点头,把装有各种小包裹递给许不令,便跟着缓步下了山岭……
—–
采石场规模很大,但三面环山都是悬崖峭壁,想要进入太显眼。正面有两营兵马守卫,硬冲更不明智,唯一有机会潜入的地方,就是大玥的西南拐角,也是司空稚目前布局的地方。
单论武艺,司空稚肯定打不过中原一流武魁,可能也就比唐蛟强些,但论杀伐手段,天下十武魁加起来,可能都没司空稚一个人杀的人多。
司空稚专精炼毒,数十年来,南越境内多起屠村、屠寨的惨剧,江湖人都怀疑是司空稚的手笔,毕竟南越的毒师、巫师也都是收钱办事,就和钟离玖玖一样,治病救人也不在少数,没人会拿深山老林中一穷二白的穷苦人开刀,毒可比药贵多了。
司空稚不是靠杀人取乐的疯子,但远比疯子可怕,做这些单纯的只是为了炼毒养蛊,需要时间观察,才会挑选偏远村寨,若是有机会,屠城也不是不可能,只是这种会让天下人群起而攻之的事情,有人不允许他做罢了。
秋日之下,全身罩在斗篷里的司空稚,在角角落落布下各种暗器机关。
旁边是个腰悬佩剑的年轻男子,面容倒是和皇子陈炬有三分神似,名为上官惊鸿,此时正在轻声询问:
“二长老,那许不令听说武艺通神,能败司徒岳烬、陈道子、宋英等中原枭雄,我肯定打不过。咱们花这么大力气把他骗来,意义何在?”
乾坤之境
司空稚不紧不慢地布置机关,声音沙哑回应:
“我百虫谷灭于大玥之手,须血债血偿。许家篡国独揽大权,只要能控制住许不令为我所用,南越起势便简单了。即便南越没法成事,让许不令为我百虫谷正名,替武当为国教,也轻而易举。”
上官惊鸿思索了下:“许不令绝非凡夫俗子,锁龙蛊都药不到他,二长老确定能控制住?”
司空稚摇了摇头:“锁龙蛊是用来杀人的,毒性太烈中了十死无生,许不令靠烈酒压制才吊了两年命,得以找到解药。要控制人,肯定不能让人死,得让人生不如死,日夜饱受煎熬,直至心智崩溃,方能任人驱使。
世上心智坚韧者数不胜数,不怕刀斧加身甚至千刀万剐,但心智再坚韧的人,都怕钝刀子割肉,割的时间够长,心气总会消磨完,届时,只要断了缓解痛处的解药,杀父弑子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上官惊鸿微微点头,看向周边的布置:
“布置这么多陷阱机关,对付两三个武魁都够了,会不会太多了点?”
司空稚淡淡叹了口气:“许不令武艺是真高,反应也超乎常人,上次已经大意失手,这次把所有路都封死,总好过他过来钻了空子。”
上官惊鸿轻笑了下:“我可不信,有人能在二长老的手底下钻空子。”
司空稚不置可否,继续布置着重重机关。
而两人的不远处,一个布置完陷阱的小喽啰,拿着空篮子,大摇大摆地从路中间,走进了大狱的后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