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hno人氣都市异能 唐朝貴公子 線上看-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推薦-y98qu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如陈正泰所言,武珝在对比了无数的数据之后发现,这确实就是一个赤裸裸的阳谋。
因为这里头有一个悖论。
即一旦‘愚蠢’的人开始携带着大量的资金进入精瓷市场,就势必带动精瓷价格的暴涨,于是乎,‘蠢人’的身价就不断的暴增。
反观那些‘聪明人’,虽是自觉得自己已看透了一切,口里骂骂咧咧你们这群蠢货迟早要完蛋,可现实却很打脸,因为蠢人发财了,聪明人却手捏着大量的资金,手中的钱钞日益的贬值,在这种此消彼长之下,‘聪明人’不赚就是吃亏了。
于是乎,进入精瓷市场的‘蠢人’越来越多,从而又更加推高了精瓷的价格,而‘聪明人’越来越少,偶有几个顽固的,看着自己的亲朋好友大赚特赚,内心却是绝望的。
更可怕的是,其实‘蠢人’是并不蠢的,他们本来自于世家大族,本就有着底蕴,这些人从中尝到了甜头,身家性命都填在了精瓷上,自然而然就开始为精瓷造势了。
大儒出手,就是不一样,他们开始成系统的阐述精瓷为何会日益上涨的理论,引经据典,进行大量的类比,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精瓷必须涨,也一定会一直涨下去。
这个结论,比之寻常百姓在街头巷尾的几句传言更要显得可靠了许多,毕竟人家有理有据,开口就是首先、其次、再次、次之,而后做出结论,用词也很精准。
于是最后的一点‘聪明人’,在不断的各种舆论攻击以及亲朋好友的劝告之后,也终是沦陷了。
聪明人总是谨慎的,他们起初会小小的尝试一下,投入一点点钱,可到了后来,他们尝到了甜头,便开始会如崔志正一般的后悔,早知会涨这么多,当初就该多投入一些啊,于是到了下一次,他们开始追加资金,最后的演变就是资金越加越多。
没有人会去怀疑,为何在二级市场上会出现越来越多的精瓷。
就算偶有人提起,也会被群起而攻之,认为此人是在妖言惑众。
也不会有人怀疑,为何一个瓶儿会不断的上涨,因为怀疑者,已经被赤裸裸的现实折腾得怀疑人生了。
要嘛你是错的,要嘛全天下都是傻瓜,全都错了,你选一个吧!
这大唐的世族,显然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金融操作。
实际上,这种操作,若放在后世,其实就只属于小儿科,哪怕是半大的孩子,大抵对于这等套路颇有几分警惕心,可在这里……即便是世上最聪明的人,也不存在任何的免疫力。
武珝发现……现在浮梁的精瓷,真的有些产能不足了,因为到处都在求购精瓷,为了不让精瓷价格过快的增长,就必须得向市场抛售精瓷,而在当下,售出精瓷的人寥寥无几。
这是一个只有买方的市场啊。
卖方市场门可罗雀,既然大家都认为一个东西明天会涨,那么谁还肯将家里的瓶子卖出呢?
唯一的卖方,就只有陈家。
陈家每月丢出来的几万个瓶子,还真刹不住这疯狂的购买热潮,这令武珝都觉得有些吃力了。
因为恩师有过交代,尽力让涨价的风潮……减缓一些,不要过快,血要慢慢的吸,才能持久而绵长!
可照这个趋势,瓷瓶的价格已到了三十二贯,浮梁的窑厂已经在日夜赶工,听闻那里的匠人们,很多人都已经累到要呕血了,于是不得不新开瓷窑,继续大量的扩张人手。
武珝觉得这是世上最轻快的事了。
现在陈家唯一做的,就是不断的用三十多贯的价格,将一个个精瓷投入到二级市场去,这几乎是暴利,跟抢钱没有任何分别了。
而且越是往后,卖出的价格就越高。
家族秘令:最强校花 婖樱
甚至陈家什么都不必做,现在为了减少一些精瓷的热度,陈家的新闻报,都开始不怎么提精瓷的消息了,因为无论是街头巷尾,还是世族的大儒们,每一个人都是免费的传播源,他们信誓旦旦,向身边的任何一个人述说着精瓷的好处,以及为何会上涨的理由。
武珝从未想过,人的贪欲在放大之后,会变的如此的可怕,可怕到每一个人都会进行自我欺骗,而后搜肠刮肚的为陈家的精瓷进行开脱。
于是她现在要做的,已经不是建立数学的模型了,因为市场规模的不断增大,变量不断的增多,这个模型的准确度已经越来越高。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催促浮梁那里多运精瓷,来给这火热的市场灭灭火。
武珝很焦急!她要哭了!
不能再这样暴涨了啊,再涨下去,恩师要骂的。
他还指着,多钓一会儿的鱼呢!
…………
这一日,乃是朝会,据闻陛下的身体已经大好,终于要亲召百官。
崔志正早早的就起来梳洗,穿戴好了朝服,便坐着四轮马车入宫了。
这崔家新定制了最新的四轮马车,是专门定制的,和寻常的四轮马车不同,用陈家的话来说,这叫超豪歪爱批尊享版。
原本崔家虽是大族,可或多或少还是有些低调的,勤俭持家,这是祖训。
可现在崔志正显然比从前出手阔绰了许多,这也不是没有理由,谁让这几日,精瓷又暴涨了一轮呢?
自从尝到了甜头之后,崔家便不断的加大资金投入,如今……将主要的资产都投入进了精瓷里头,才几天功夫,就盈利七八万贯了!
这是何其可怕的数目啊,崔志正一辈子都没有想过,崔家在几日的时间里能躺着挣这个钱,有时甚至晕乎乎的,等清醒过来,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现实的,是实实在在的东西。
他唯一后悔的就是自己进入得太晚了,让其他人家尝到了大甜头,自己疯狂收购的精瓷的时候,终究还是属于高位,虽然也涨了不少,可毕竟和其他人比起来,还是赚的少了。
所以他决心定制这辆马车,老夫也奢侈一回。
这马车,确实比从前的马车要舒适得多,在车中晃晃悠悠的,差一点又要睡一觉,等马车停下,他下车,而后徐步来到了太极门。
这太极门外头,百官们早已恭候了。
崔志正的官职并不高,当然,他不在乎官职的高下,得一个官职,不过是有一层身份而已,对于崔家这样的大族而言,官职大小,其实并不重要。
所以他徐徐的踱步上前,却已有许多人和他打招呼了。
还不等他回礼,却有人大呼:“朔方郡王来了。”
这一咋呼,所有人的目光便都纷纷落在了远处的一辆马车上。
那马车的门已经打开,只见陈正泰下车,于是众人不得不都去见礼。
末世之黑刀霸主 仁心烈
郡王就是不一样的,不管你喜欢还是讨厌,礼数还是要周全。
陈正泰踏着方步,徐徐踱步上前,只蜻蜓点水一般的点点头。
废土幸存者 夏天青蛙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投资好文]
随即,便有人上前去,得意洋洋地道:“殿下,这新一批的浮梁精瓷,怎的还没有来?”
陈正泰方寸还平静的脸色,顿时变得愁眉苦脸的样子:“哎……别提了,产量不足啊,昨日才收到了书信,说是一个宝贵的匠人,直接猝死……这是我的过失啊,只晓得一味催促产量,唉……”
众人没有过多的反应,其实很多人并不在意这浮梁的匠人怎么样,反正那又不是他们的家里人,他们只在意那精瓷!
如此……没有了新的精瓷供应,这市场上的精瓷,岂不是要涨到天上去?
当然,陈正泰真的没有骗他们,他确实收到了书信,说是一个老匠人猝死了,他心里也是挺过意不去的!不过有一句话陈正泰没说,那便是浮梁县这样的匠人有数百上千个,而且现在新的窑口又招募了上千人,进行培训,在江南西道,两条腿的人太多了!
韦玄贞不禁笑了笑道:“这一次,陈家在精瓷上挣了不少吧?”
其实不少人,现在都想打听陈正泰的消息,毕竟在陈家这里,才可以打听到第一手的资料。
于是此时,众人都留心听着。
陈正泰则是摇头道:“陈家哪里挣什么钱哪,产量虽还算可以,可都在精瓷店里,七贯一个放货,哎……我想涨价啦,可又怕被人戳脊梁骨,说我陈正泰做人没有诚信。”
“哈哈……哈哈……”
人群顿时欢乐起来。
他们乐于看到陈正泰吃瘪的样子。
虽然他们觉得陈家肯定也偷偷在二级市场放货了,不过这并不妨碍大家相信陈家在这个买卖中吃了亏。
想来,陈正泰自己也没想到,精瓷会涨到天上去,最后平白的便宜了别人吧。
如若不然,怎么会七贯就将精瓷卖出去?
现在想要涨价,也不是不可以,可现在这么多的百姓都排着队在购买精瓷,你陈家有胆涨价试试看,人家能将你的精瓷店掀翻了。
这绝不是不可能的,对于许多百姓而言,从精瓷里排队牟利,已经形成了一个上上下下的产业链,陈家的一举一动,都可能导致全天下的骂声一片。
韦玄贞捋须道:“殿下也不必烦恼,终归陈家也挣了钱嘛。”
天庭重建之战起天元 东君之郢
陈正泰便质问他:“韦相公也没少赚吧。”
“啊……”韦玄贞被陈正泰一问,一时愣住,见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自己,于是脸色僵硬,尴尬道:“其实也没挣多少,老夫……老夫只是喜爱精瓷,看着有趣,把玩一二而已。”
一旁有人道:“我可听说,韦家的精瓷,可都将库房堆满了,足足一万七八千件呢,这些日子,一个月不到,转手就挣了十万贯以上了呀。”
韦玄贞便立即呵斥道:“胡说,胡说,没有这么多,什么十万贯以上……这是污我清白,我只是买着把玩而已……”
他虽是这样辩解,可是脸上的笑容和得意之色是骗不了人的。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不少人都羡慕的看着韦玄贞。
尤其的人群之中的崔志正,在他看来,这韦家……算个什么东西,怎么可以和崔家比?可听闻……韦家现在是水涨船高,前些日子嫁女儿,给的嫁妆都能从街头排到巷尾了,从前韦家再有钱,哪里这样舍得?不就是因为闭着眼,挣了数不清的钱吗?
不过大家终究注意力还是放在陈正泰的身上。
却见陈正泰提到了精瓷,就愁眉苦脸的样子,总是嘀咕着,不成,我要涨价,明日将店里的价格提一提。
大家一听,便像在听傻瓜自语一样,心里说不出的痛快。
这姓陈的……也有倒霉的一天了,当初若知道精瓷能卖三十多贯,只怕打死他也不会定价七贯吧,看看,现在知道吃亏了吧。
不过……有本事他提价看看,这些贵族和世族们倒是无所谓,那些百姓的怒火,你陈家消受得起吗?
…………
房玄龄和杜如晦还有长孙无忌三个,此时都站在靠着宫门的位置,他们毕竟是有身份的人,不可能去凑热闹的。
此时见许多人都围着陈正泰。
房玄龄捋须,摇摇头,叹了口气道:“不曾想到,陈正泰也有被人众星捧月的时候。”
杜如晦咳嗽:“咳咳……不还是因为那精瓷嘛。”
“这精瓷……”房玄龄皱眉道:“老夫总觉得有些蹊跷,不甚可靠,说也奇怪,怎么现在全长安都在议论这个呢?”
杜如晦便道:“你是不知,这东西巧夺天工……”
他正想好好说一些精瓷的好处。
房玄龄却是目光如炬,突然打断杜如晦道:“杜家,只怕也没有少买吧?”
“这……”杜如晦尴尬一笑,随后道:“说来惭愧的很,老夫其实也不愿牵涉其中的,只是族中之人……”
房玄龄没有吭声,只是微微一笑:“世上哪里有这般便能发财致富的,不劳而获,坐享其成,君子当对此有戒心啊。”
杜如晦面带羞红之色,却是不吭声了。
长孙无忌在旁,却是有些流口水了,他低声道:“看看那韦家,真的发大财了,你看韦玄贞……今日眉飞色舞的……嗨,可怜我们长孙家,钱都给套在了长孙铁业上……”
他是真的很懊恼。
故而又忍不住愤恨起陈家和太子居然不带自己发财。
这两个狗东西,有好事都不带他,果然不是东西啊。
想着想着,长孙无忌不禁开始担心,若陛下驾崩之后,这太子登基,会不会对自己这个舅舅还有点感情了,照这样下去,说不准是六亲不认的。
就在此时,宫门终于开了,宦官引百官入殿。
许多人心情愉悦,入殿之后,果见李世民神采奕奕的高坐金銮宝殿上,众臣都规规矩矩地行了大礼。
李世民颔首,眼眸扫视了众人一眼,今日他其实没有什么要议的,只是……自己的身体已大好,今日算是让百官来见一见,好宣示一下太子监国结束了而已。
众臣给李世民道了喜,李世民没有多留,便散了朝,倒是将陈正泰留了下来。
太子李承乾依旧还是规规矩矩的站在了一边,他一声不吭,像是又吃了不少的教训。
这个时候,李世民看着陈正泰,笑道:“朕听说,你们发了大财。”
“哪里的话。”陈正泰立即道:“托陛下的洪福,只是挣了一些歪瓜裂枣罢了。”
李世民道:“朕这几日,关注着精瓷,这全天下都在说精瓷有利可图,朕起初不信,可现在看它涨得厉害,此时方才信服了。正泰,你说宫里是否要拿出一些内帑来,也囤积一些精瓷,当然……朕也不是为了牟利,只是单纯的对这精瓷,颇有几分喜爱。”
重生之中鋒榮光
这是在问他意见了。
陈正泰坑别人可以,但是哪里敢坑李世民?
他自己都想不到,居然连李世民都要上钩了。
于是陈正泰忙摇头道:“陛下,不可,内帑……内帑……”
看着他焦急的样子,李世民便狐疑道:“怎么,精瓷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倒不是太大,若是要牟利,这段时间,肯定是能大赚的。”陈正泰顿了顿,话锋一转:“只是……儿臣以为,陛下乃是圣君,还是不和百姓争利的为好。”
我的冥王大人
这话说的很婉转,但是没法儿呀,现在隔墙有耳呢,鬼知道附近有没有宦官在支着耳朵听着呢!
蜜宠不乖:总裁情难自控
倘若这个时候,泄露出了什么,那就一切前功尽弃了。
李世民听到不可与民争利,倒是面带怒色:“这是什么话,朕不是说了吗?朕只想把玩。”
“可是陛下,太子殿下不是和儿臣合伙卖精瓷吗?咱们是一家人,总不能又买又卖吧,若是陛下喜欢,儿臣送一些入宫来,给陛下把玩便是了。”
李世民的脸色这才稍稍好看一些,随即道:“送多少?”
“陛下想要多少?”
说实话,这就有点不要脸了,都说了送了,你还问送多少,这不是摆明着想坑钱吗?
入殮鬼師
这就好像你家有人结婚,说一定来吃酒啊,对方肯定要说,到时少不得送个红包,结果你一开口就是:你红包包多少?
王者荣耀之纵横天下 玫瑰情人
这就有点缺德了,好吧!
………………
第一章送到。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