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紅樓大貴族 txt-第679章 甄家登門相伴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红楼大贵族
就在贾母接待了三波远亲,准备好好休息一下的时候,宁荣街东面,缓缓行来了一驾马车。
马车虽然不甚华美,但是周围的七八个仆从,却是个个打扮不俗,精神奕奕,令人一看便知道不是普通家族出来的奴才。
马车在荣国府前停下,俄而,马车帘子打开,露出一个四十岁华装妇人的脸。
随即,一个少女探出头来,看着荣国府的黑油漆的大门,笑问道:“娘,这便是京中荣国府吗?果然好生气派!”
“茯儿,别闹。”
妇人似将少女拉回了车内,只听得其中传来一声不满的娇哼,就再也不见其人。
但就那短暂的一面,也能瞧出,斯少女具羞花之貌,皎月之华。
妇人制止了活泼的少女,将目光重新看向荣国府正门,神色略微追思,然后便递出一张拜帖与管家,轻声嘱咐道:“上前扣门吧。”
管家接过,拜退而去。
荣国府上的门子早已看见,听见是来拜访的,忙接了拜帖进门。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林之孝正好安排好了给邢家人找房子的事,出来便看见,忙喝道。
“回林总管,有人递了拜帖,是江南甄家的拜帖!”
林之孝闻言面目也是一正。
作为贾家世交的甄家他自然是知道的,而且,他还知道一层,甄家,可是贾宝玉的娘舅家!
这个时节进京来,只怕并非普通的拜访。
于是赶忙接过拜帖,果然见其面上写着:
晚辈甄门邹氏,敬拜荣国太夫人。
林之孝一眼便看出,这甄家怕是早已打听清楚了老爷和太太皆不在家,所以才直接拜访贾母的吧。
不敢多做迟疑,忙行至西边的垂花门外,让一个婆子将拜帖送进去……
荣庆堂,贾母因宝琴实在生的完美无瑕,令人喜爱,午饭后也不管湘云等人情不情愿,执意将宝琴留下,一边令鸳鸯等人将碧纱橱收拾出来,一边拉着宝琴在她的暖炕上问长问短。
碧纱橱,便是以前贾宝玉和黛玉先后住过的地方,就在荣庆堂正屋内。
宝琴也是聪慧敏锐的女孩,见贾母这位年老有德的尊者如此喜欢她,知道对自己来说是一件好事,因此十分的乖巧听话。
甚至在贾母问遍了一番她的基本情况,有些语乏的时候,主动揽过话头,用她自己清脆童稚的声音,将其从前跟随父亲在行商的路途上一些新鲜有趣的见闻说与贾母听。
贾母果然更加欢喜,竟连她多年养成的午睡习惯都打破了,一老一少两个宛若亲爷俩一般,在炕上谈笑风生。而贾母连连发出的畅快笑声,令内外的丫鬟婆子们纷纷侧目。
“鸳鸯,快叫小丫头们切一盘水果进来,给我的琴丫头润润嗓子,瞧她说了这半天话,真是难为她了,小小年纪就有这般见识……”
听得贾母的吩咐,旁边侍立的鸳鸯忙笑着应了一声“是”,然后纵然是她,也不由多瞧了宝琴一眼。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还真是说不清呢,便是以前的林姑娘,怕是也没有得到过贾母的这般宠溺呢!
一时王熙凤进来,看见的便是一派祖孙和谐,对坐喂食的场面。
“哟哟哟,老祖宗这可真是得了宝贝了?这般稀罕,恐怕是连咱们的宝天王回来瞧见,也是要好生吃味的呢!”
王熙凤戏谑道。
“猴儿,你过来,我也喂你!”
贾母心情正好,拿起竹签插了一块梨对着王熙凤道。
王熙凤赶忙伸长脖子接了,然后笑道:“老祖宗亲口喂的梨味道果真不一样,嗯,我都舍不得咽了……”
丫鬟们纷纷嬉笑出声,贾母也是笑骂一句,然后就看见她手里拿着东西,便问是什么。
王熙凤这才收起笑容,靠近贾母低声道:“老祖宗,甄家来人了,这是甄家太太亲自投递的拜帖。”
“甄家?哪个甄家?”
“金陵甄家……”
贾母的神色猛然沉了下来。
这些人,果然还是来了么!
自从得知自己养了一辈子,好不容易长大的宝贝孙儿是别人家的孩子,贾母的心就没有彻底安稳过。
别的倒还能接受,毕竟伴随着宝贝孙儿身份的变化,给他带去的是无上的尊贵和荣耀。
她最怕的,是宝贝孙儿这个新的身份,给他带来的新的长辈和亲人,把他从她身边带走,从贾家带走。或者是,宝贝孙儿成了王爷,就不认贾家了……
根据后来的情况来看,后者应该是不会的了,她可是知道,皇家已经给贾宝玉赐了王府,但是贾宝玉每日,还是回的贾家,这是她最欣慰与慰藉的地方。
所以,她的担心便只有前者了。
没想到,她还没有等到皇家的人来,却等到了甄家,也就是贾宝玉的外祖家的人来!
贾母很不想见她们!
这是心里第一时间的反应,但是随后她就放下,暗吸一口气,接过拜帖仔细看了一遍。
沉默了许久,贾母颓然一叹:“请进来吧,既然都来了,总要见见的。”
王熙凤知道贾母心里不痛快,也不敢插科打诨,弯腰一拜退了出去。
贾母沉着脸的样子,令旁边的宝琴有些微的不知所措。未知贾母因何心情变差,也不敢冒然开口。
好在贾母随后也留意到她,叹了叹,贾母道:“你先进园子里与你姐妹们玩耍去吧,晚上记得回我这里吃饭,去吧……翡翠,你送她去找探丫头她们。”
宝琴闻言,听话的下了炕,穿戴好之后,与贾母深深一礼,然后才随着翡翠出来荣庆堂。
走到大观园门口的时候,宝琴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翡翠姐姐,你们家和甄家关系不睦吗,为什么老太太听到甄家,心情就不好了呢?”
翡翠摇摇头,“没有,我们家和甄家一向关系很好的,以前逢年节的时候,两家隔着上千里,也是有送礼来往的。听说咱们家以前也是金陵的大族,和甄家是世交呢,怎么会关系不睦呢?”
宝琴就皱了眉。
她是想要找出贾母不高兴的原因,然后对症下药,说不定能哄得贾母高兴。
不然,她觉得后面的日子肯定不会舒坦。
翡翠看她小小人儿皱眉,如何不知道她的想法?于是斟酌着道:“不过,我或许知道老太太不高兴的原因……”
“是什么?姐姐能告诉我么?”宝琴对着翡翠露出甜甜的笑容。
翡翠本来还犹豫该不该和她说,见此,竟也顾不得什么,附耳在她耳边,将以前贾母如何疼爱贾宝玉,然后贾宝玉怎么突然变成了皇家王爷等事简单说了一遍。
“大概就是这样,听说咱们家王爷的娘亲,原本就是甄家的嫡女,如今王爷的身份被揭开,甄家就上门来了,老太太自然不高兴了……
这些话我告诉了你,你可不要对别人说啊,不然要是老太太知道了,我可得不着好。”
翡翠说完,又叮嘱宝琴。
“嗯,翡翠姐姐你放心,我不会与别人说的。”
宝琴连忙应承,又走了几步,问道:“那个,翡翠姐姐,你能给我说说,王爷是个什么样的人么?进京这段日子,我就总是听人说起他的名号,说什么的都有,总也不真切。
他既然是在老太太身边长大的,想必翡翠姐姐对他很熟吧?”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当然熟了,嘻嘻嘻你不知道,王爷小的时候可可爱了,嗯,和你一样可爱,他也同你一样,叫过我翡翠姐姐呢!”翡翠脸上染上一层晕红。
宝琴本来也是有意恭维她,好令她对自己知无不尽。
此时见其这般模样,心中纳罕再生三分。
早前在伯母家里,就听一家人对“靖王爷”推崇备至,连伯母那样的人也不例外。
上午随他们家姐妹们逛园子,偶然提及其名号,她们一个个也是钦佩崇拜至极。
不想如今随意的一个丫鬟,看起来也是同样的仰慕于他,这就令宝琴好奇甚至是困惑了。
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她曾父亲游历过万水千山,足迹甚至远至他国。
因此别看她年纪小,却是比一般人更多几分见识。
她更明白,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世间上应当没有人,能够让所有人都对他有好感。
翡翠心中幻想了一番,回头见宝琴直直的望着她,脸上一红,又料想以宝琴的年纪应当看不出来什么,便笑道:“你让我给你说我也说不大明白,王爷这两年的变化越发大了,我一个小小丫鬟,一时也想不出怎么形容王爷来?嘻嘻,你不是和姑娘们玩的近的吗,干嘛不问她们呢?
她们都有学问,肯定能回答你的问题。
对了,你可以去问林姑娘,偷偷告诉你,王爷在家里,最疼的人就是林姑娘了,将来林姑娘还会是王妃呢。”
翡翠笑着说了这一句,眼见秋爽斋已在眼前,也没有多言的意思。
宝琴看出她的意思,遂熄了追问之心,然后心里暗忖。
她们家里这些小姐、表小姐们,虽然个个都极为不俗,但是据她看来,到底也还是那位看起来娇娇弱弱,灵秀自然天成的林姐姐最为出众。
如此想来,其能得他的钟爱,倒也寻常。
只是不是说与他定亲的乃是太师府的孙女么,还是皇帝赐婚来着,怎么翡翠又说林姐姐会是王妃呢?
此中必有更多内情,但是自己初来乍到,也不可随口去问这些事,不然令人生厌不说,万一因不明就里,无心惹出祸乱来,便不美了。
唉,母亲一番苦心,着急送我进京,却怎么知道那梅家已经犯罪被抄?
如此也不知我是幸运还是不幸。
若谈幸运,却不及豆蔻之年,已成望门之寡。
若谈不幸,若是我再早些入京与他家完成婚约,只怕必受殃及,如今倒是逃得一命来。
唉,世上之事总难令人如意。
幸得伯母慈爱,计言若是能够得与那梅家当面解除婚约,或者是拿回婚书,则于我将来另行婚配无大碍。
然梅家一家已然陷入重牢深狱之中,生死未知,又如何与他们当面解除婚约?
且薛家在京根基薄弱,也无法寻得门路,找回那纸婚书。
总而言之,可怜我薛宝琴自负钟天地灵秀之才貌,终究未及成人,已然输给世间清白女子了。
然世间之事岂有定数?
古往今来良臣名将,岂有受困于一时之境乎?
薛门宝琴虽为一女子,也不愿期期艾艾,怨天尤人,作无谓之态。
纵使行到水穷之处,也当坐看云卷云舒。
……
潇湘馆,黛玉午睡方醒。
醒来只后听说探春姐妹们在沁芳溪垂钓嬉戏,她也未疾行而往,反而坐在潇湘馆内抚了一曲琴,然后又呆坐半刻。
紫鹃见她如此,劝道:“姑娘若是觉得无趣,何不去找姑娘们玩?
姑娘也正该去才好,宝姐姐的妹妹,邢姑娘,还有大嫂子家的两个妹子初来乍到,姑娘若是不去,她们不知道你素性懒怠,反以为你不喜她们,不易亲近呢。”
黛玉闻言,噘嘴蹙眉,看了一眼紫鹃,显然不满紫娟说她懒。
但是又知道紫鹃说的对,因此再坐片刻,还是起身,略作收拾出来。
刚刚出馆,忽然闻得外头一阵小丫头的欢声笑语。
抬眼看去,隐约可见馆外竹林后头的坡地上,有些小小的人影,黛玉心中好奇,这么冷的天儿,谁在那边呢?
沿着碎石子小路走过去,透过两丛竹林的空挡,果然见底下散落着七八个小丫头,是那些小戏子,为首的正是她院里的芳官。
原来大观园内各处种着一些果树,如今虽然秋天已去,但是潇湘馆外却有一棵柿树,上面挂了一些红澄澄的甜柿子,一直无人问津。
黛玉往常从这边过,还赞过这些天然的“红灯笼”生的美呢。
不想今日好运便终结,被一群小丫头围住,举杆来殴打。
眼尖的小丫头们看见黛玉主仆站在上头,笑声下去,有些不好意思。
芳官却是不怕的,她甚至兴冲冲的爬上来,从布兜里挑出两个最大最完整的出来,对黛玉笑道:“姑娘,你吃吗?霜打过的,可甜了!”
黛玉觑着眼瞧她。
本姑娘眼中的美景,在你们眼里,就剩吃了!
紫鹃怕黛玉责怪,忙道:“你们也太顽皮了,哪儿不好玩来这儿糟蹋这块地皮。另外这东西性凉,现在天又冷,仔细吃坏了身子!”
芳官憨憨一笑。
别人都说林姑娘性格古怪,不好相处,但是她跟了黛玉这段时间之后,却完全不觉得。
甚至她觉得林姑娘比谁都好相处,嘻嘻,只要不在她面前,随便怎么玩闹林姑娘都不会怪罪的!
要不然,她也不敢带人来这边作祸这棵柿子树。
阴袍刺客 人偶线
黛玉虽然觉得芳官等人俗气,到底也不生气。
她知道,就算没有她们,再过不了多久,这些“红灯笼”也会慢慢失去光泽,被雨打风吹散去,消失无踪,一如世间所有美好的事物一般,都不能长久。
暗叹一声,黛玉抬头看见小丫头们惴惴的神色,知道自己不说话,她们定然会不安心许久的,于是轻声嘱咐:“不要都摘去,多少留一些,若有鸟雀飞过,也能略微果腹,继续南行……”
说完也不理她们,抬脚往前面走了。
等黛玉主仆走远,芳官又跳下去,立马有人赞叹芳官胆子大,运气好,这都没有挨骂。芳官自然与有荣焉,顺道在小姐妹们面前把黛玉一通夸赞,试图为黛玉正名。
有实证在前,其他人自然愿意相信,蕊官还道:“果然林姑娘就是别样心肠,我们看见这些柿子,只知道它好吃不好吃,林姑娘见了,却只道它是南归鸟雀的口粮,唉,要是我们也有林姑娘这样的心肠便好了……”
“哈哈哈,林姑娘可是天上的仙女,咱们怎么能和她一样呢?”
“好了,都数一下咱们摘了多少了?要是够分了,剩下的便听林姑娘的吩咐,都不许摘了啊!”
“好……”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