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lub超棒的都市小說 美利堅縱享人生討論-第一千九百七十八章 渴望成功(求月票)-bthva

美利堅縱享人生
小說推薦美利堅縱享人生
“有时间的话一定去,你的口音真美,来自牛津吗?”
杨橙很淡然的送上了一记马屁,这要比直接夸身材好要高级的多。
龙妈愣了下,“是~你听得出来?”
杨橙瞬间换上正宗的牛津腔,“come on,威廉都说我的口音正宗。”
龙妈惊喜的捂住嘴,露出了经典的八字眉,靠,真是一眉毁所有啊,囧妈应该找她来演。
“你比我说的还正宗~”
杨橙谦虚的摆了摆手,“差得远呢,对了,要喝一杯吗?这么久了,有点渴了吧?”
听到这话,身为同道中人的大卫贝尼奥夫和DB魏斯对视了一眼,主动找了个借口让出了空间,杨橙对他们的识趣很满意。
“好啊,我的确出生在牛津郡。”
杨橙很绅士的帮她拿了杯酒,开启了话题,“你是怎么走向演员这条路的?”
“oh,这要感谢我的父亲,他是一名剧院音响工程师。
还记得小时候,父母带我去观看音乐剧《船展》,年纪小小的我竟然不哭不闹地看完了整场表演,以至于后来每当家人想让我安静点就会带她去剧院看戏。”
龙妈回忆起自己小时候的场景,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小时候,我不仅看父亲完成了很多工作,而且对空荡荡的剧院愈发痴迷,我喜欢在阶梯上跑来跑去,想象着这里会发生怎样的故事,我觉得那地方充满了魔法,我不仅仅为剧院里的人着迷,更为他们的演出着迷。
10岁那年,我心里的想法渐渐成熟,便告诉家人她想要成为一名演员,父亲对此很支持,就在伦敦西区给我找到了一次试镜机会。
我信心十足地幻想着一举夺下角色从此星途坦荡,然而到了剧院才发现有80多个同龄女孩都在等待试镜。
评审们让我试唱音乐剧《猫》的主题曲《回忆》,可我压根没听过这首歌,只好表演了学校里学到的一首关于驴子的儿歌,得到的评价是:你不会唱流行歌曲吗?”
杨橙配合的笑了起来,“看来是你父母主动给你找的一堂课~”
“是的,在寄宿学校度过整个青春期后,我被唯一梦想的英国皇家戏剧艺术学院拒绝了,懊恼的我旅行一圈回到英国后,申请了所有能想到的学校,最后被名声不怎么样的伦敦戏剧中心录取。”
杨橙摆摆手,“别这么说,至少这所学校还出过科林费斯、迈克尔法斯宾德、汤姆哈迪这样的名人。”
龙妈大笑,“但跟我没关系,那几年,不断有经纪人来观看学生表演,发掘演员。
我为了引起他们的注意,还特意将《哈姆雷特》一个小配角罗西改成了喜剧角色,但没什么用,根本没人在意这么一个小角色。”
顿了下,灌了口酒,龙妈把发丝拨到耳后,“毕业之后,为了生活,不得不做起酒吧招待和餐厅服务生,那时的我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好,甚至是电话销售的工作,也因为我更喜欢和顾客聊天而不是推销东西而被辞退。
那些糟糕的日子让我更加渴望成功。”艾米莉亚说。
“好在这样的日子仅持续了一年,有一天,经纪人打来电话问我想不想为HBO史诗剧《权力的游戏》试镜,当时我就觉得这个机会不能错过,我想赌一把,然后就买了机票前往洛杉矶,为了堵住自己的后路,还把工作酒店大堂里的茶包都偷光了,因为我觉得我肯定不会再回去了。
之后发生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杨橙点点头,“当然知道,《权力的游戏》一战成名,第一个镜头就让全世界惊了。”
龙妈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脱下的衣服还能不能穿回来,但至少我成功了,不是吗?”
杨橙举起酒杯,“我佩服你的勇气,如果我是你,恐怕做不到这么大尺度的演出。”
“因为你不缺成功的机会,当机会摆在你面前时,相信我,你愿意为此付出一切,你知道吗?作为HBO当年不惜重金打造,首播集高达800万美元,全季6000万美元投入的大项目,单单剧组伙食的奢靡排场就闪晕了我这个初出茅庐的英国女演员。
在准备试镜时,我一直在研读乔治·马丁的原著小说、听图派克的音乐,借此来帮助我释放内心的凶猛,这些显然取得了成效。
在此之前,这个‘不焚者、龙之母、风暴降生的丹尼莉丝’的角色至少已经面试了几百人,这个角色需要既像圣女贞德,又要有一种救世主的霸气,而大卫他们只在我一个人身上看到了这一点。”
这个时候,艾米莉亚仿佛那个霸气的龙妈上身。
“就这样,毫无名气的我,意外地成为了小说里银发紫眼、天生美貌异于常人的人气角色的龙妈扮演者。”
杨橙感叹道,“你是幸运的,要知道就凭原著的人气,光是粉丝吵来吵去的口水,也能把这个角色给吵红了。
没有人会遗忘你在剧集中第一次亮相时的场景:当你剧中的各个解开你身上的衣服时,全世界的观众都震惊地屏住了呼吸。
相信我,那一刻我恨不得自己就是你的哥哥。”
女人的第六感极为敏锐,尤其是来自异性的目光,她们有极强的感知力。
她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杨橙眼中流露出的占有欲,这一刻她既骄傲又有些悲凉。
艾米莉亚既渴望成功,又不希望被人记住的永远是她的rou体。
然而在面对杨橙这样年轻、有魅力的富豪时,她又体会到了征服的kuai感!
这种矛盾的心情如同烈火炙烤着她的心灵。
两人用你知我知的眼神对望着,半晌,杨橙才渐渐平息,转而问道,“你这些年也尝试了不少其它角色,但都没有成功。”
这个话有些冷酷,但龙妈没有否认,“我不希望人们只记住我的身体,对了,说起来我们还有一些渊源,当年《五十度灰》开拍的时候,还找过我试镜,但我拒绝了,我不希望自己固定在超大尺度、R级片的枷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