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rw2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圍棋傳奇 起點-第六一四章 我就一個要求熱推-akz0y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什么!你是说在剧本当中,增添一些国际交流部分的内容?”
“是呀。”
在说出自己初步设想之后,李襄屏笑着对众人解释:
“可能因为我是职业棋手的缘故吧,总会带上一些棋手的想法和思维,大家都知道,如果把围棋当中一门竞技,肯定是国际比赛比国内比赛更吸引人,例如在5年以前,那时候的韩国大小李是公认的实力最强,他俩的较量就是世界最高水平的较量,然而无论他们的水平怎么高,他们俩之间的较量,肯定比不上常浩或者马老师和他们较量那么吸引人,大家说是不是?我想既然现实生活中是这样,那做一部围棋题材的电视剧,假如也增添一部分这方面的内容,估计也会是一大看点吧。”
众人听了含笑点头,纷纷认可李襄屏的说法。
这种事其实是明摆着的。
例如李襄屏为“大国手”设计的开头,就是首先让徐星友出场,现在这个开头,得到众人一致认可甚至好评,都觉得这个开头非常不错,应该能够吸引人。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徐星友斩杀高丽使者,这就属于国际交流的一部分,有这个元素包含在里面,大家觉得应该会很好看。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来了,在范施时代,韩国围棋还只是个打酱油的角色,倒是日本围棋已经真正发展起来,那么在那个年代,中日围棋之间存在过交流吗?
非常遗憾,在这一方面,在咱们国家,真找不到任何相关文字和史料记载。
别说是在范施年代了,在整个“我大清”,在晚清高部道平等人来华之前,都找不到相关记录。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一番之后,文教授长叹一声:
“唉~~,可惜呀,假如真有这方面的内容,把它编进剧本里肯定不错,只可惜真没有,并且咱们已经定了调子,整个剧本力求真实,绝不瞎编乱造,因此这个可能出彩的部分,可能就只有无奈放弃了。”
洪专家同样不无遗憾的说道:“是呀是呀,到目前为止,翻遍文献真找不到相关内容,不过中国方面没有,日本那边倒是有,据说日本丈和下出那步“古今无类之妙手”之后,输棋的天才少年赤星因彻吐血身亡,然后赤星因彻的师傅,井上家的家主幻庵因硕心里悲愤交加,有心找丈和报仇,又担心自己实力未逮,然后他又从海客那里打听到,当时中国的第一高手是周小松,实力超群,堪称国手,于是幻庵因硕想到中国来学棋,学成之后找丈和报仇,据说他甚至为此准备了3年,只可惜等他真正准备出海时,却遇到风浪,最终没能见到周小松,殊为遗憾。”
众人听了也表示遗憾,的确,在日本方面,在这方面的记录也是极少,洪专家讲的这个已经算最有名的了。
然而很明显,这则故事肯定是不宜编进剧本里的,第一:这则故事的时代不对,周小松是中古棋最后一位国手,比范施要晚几十年,第二:幻庵因硕并没有真正见到周小松,既然面都没见,那自然就不存在什么“国际交流”。
然而这则故事虽然不宜编进剧本吧,不过等洪专家讲出来之后,还是不妨碍众人八卦一番。
首先是洪专家自己八卦,他好奇的问李襄屏道:
“襄屏,你说幻庵因硕假如真抵达中国,假如他真遇到周小松,他心里会作何感想啊?”
李襄屏一笑:“洪老师是不是想说,幻庵因硕内心一定会很失望,觉得自己千辛万苦跑到中国,却发现中国的第一高手不过尔尔呀?”
洪专家含笑不说话,不过他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他心里分明就是这样想的,并且不仅是他,包括文教授,包括其他人,貌似都是这样认为。
李襄屏心里叹一口气,的确,在如今这年代,那别说外面的学术届了,就连围棋界自己内部,主流观念都是这样认为,认为在范施的高峰之后,中古棋就慢慢被日本围棋拉开了差距。
李襄屏稍微组织一下语言,然后默默说道:
“这样说吧,我认为如果幻庵因硕真到了中国,他真见到了周小松,他内心肯定不会失望的,尤其我要指出,如果他是真抱着虚心学习的态度,真正从周小松那里学到中古棋的精髓,那他还真有可能击败丈和。”
“哦?!”
听李襄屏这样一说,在场众人都来兴趣了,还是那句话,大凡只要是“假设”的问题,那真的很容易引起人类兴趣。
而大家刚才聊得,这就一个假设性的问题了,因此在场众人尽管大都数都是专家学者,这个时候也都兴致勃勃,围绕这个假设继续深聊下去。
而说到围棋技术,那当然李襄屏是权威,因此在接下来,自然是以他为主。
李襄屏含笑继续说道:
“我说一下我个人看法呀,因为比较不同年代棋手的水平,这其实是最难的,也是最不可能得出明确结论,因此我就一家之言,各位老师听了一笑就行,千万别往心里去。”
李襄屏虽然先打了这样一枚预防针,然而却并不妨碍众人兴致勃勃:
“襄屏你说你说…..”
“其实我一直有种观点,中国古代的座子围棋,和日本取消座子之后下的围棋,这其实是两个不同体系,座子围棋是以“星位”为中心,咱们姑且称之为‘星围棋’,而日本围棋在很长一段时间,它们的内核是以“小目”为中心,咱们姑且称之为“小目围棋”。”
李襄屏顿了顿继续说道:“其实真正将两者融会贯通者,我个人认为是吴清源先生,只有在吴先生之后,小目和星位才获得相同的地位,这两种下法也开始水乳交融,而在那之前呢,无论是中国的黄,范,施,还是日本的道策,丈和,秀策,其实都是活在各自的体系当中,只是各自体系内的王者而已。”
李襄屏笑着继续说道:“既然是不同的体系,那么要强行把这些人分个高下,个人觉得就已经很无聊的事了,这样做没多大意义,也不可能分出个结果,因为无论是星围棋或者小目围棋,都各有各的优点,也各有各自的缺陷,所以这些古代棋手真要碰在一块,那就要看他们能否发挥出各自的优势,打个比方,假如幻庵因硕真遇到周小松,假如两人是下座子围棋,那周小松获胜没悬念,假如两人是按照当时的日本规则来下,那他想赢多半就有点困难。”
这时所以人都注意到李襄屏的措辞了,一个是“没有悬念”,一个是“有点困难”,文教授惊讶的说道:
“咦!看来襄屏对周小松的评价蛮高嘛?”
李襄屏理所当然的说的;“那是当然,中古棋九大国手,个人认为没有一位浪得虚名,周小松的实力绝对被很多人低估,他的悲剧,我个人觉得主要在于陈子仙,大家都知道,当时陈子仙和周小松齐名,只可惜陈子仙早逝,周小松失去最好的对手,也失去继续磨砺棋艺的机会,不然要是陈子仙一直活着,他们俩能成为又一对范施都不一定,大家看他两的棋风也和范施有点类似,陈子仙是天赋型棋手,并且年少成名,类范西屏,周小松则精细严谨,风格类似施襄夏。”
李襄屏说到这的时候,罗建文罗老插了一句话:
“襄屏,周小松自己曾经说过,除范施不能敌,余皆可抗,你认为他这话是不是有点狂妄了,那黄月天呢?他难道还认为自己能和黄月天抗衡?”
面对围棋界的元老,李襄屏的态度就端正多了,他恭恭敬敬答道:
“罗老,我倒觉得周小松说出这话可以理解,虽然我个人也觉得,黄龙士的天赋实在太高,周小松真要和他下的话,那多半胜少负多,但罗老您别忘了黄棋圣留下的棋谱,由于他一生罕逢对手,导致他在成名之后,倒是以下让子棋居多,让子棋您肯定知道的,那其中肯定要下很多无理棋甚至过分手,因此……”
罗老很自然的接茬:“因此周小松正是看到那些坏棋,他感觉黄龙士的棋还存在不严谨之处,反倒是范施的棋谱,里面的破绽就少多了,没错,看谱识人,周小松作为一代国手,他这样做并不奇怪,所以站在这个角度看待问题,他觉得自己能和黄龙士掰掰腕子,这事还真的可以理解。”
李襄屏听了一笑,而说到这里的时候,众人也不在周小松的问题上纠缠了,毕竟今天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打造一个好的剧本。
“襄屏,你刚才说考虑增加国际交流部分…….”
李襄屏看着洪专家笑道:“没错,洪老师,您刚才都说了,虽然国内文献没有相关资料,然而日本那边还是有的,我正好就想到一个,觉得非常适合编进剧本。”
“日本方面有,日本方面还是范施时期的围棋交流信息?……我想到了!”
老洪毕竟不是伪专家,他只在那想了一会,还真的被他想起一个,不过他在这个时候还不是很确定,用询问的口吻说道:
“襄屏你是说,古琉球王子到日本要免状的故事?”
李襄屏含笑点头:“没错,洪老师厉害。”
而在这个时候,赵家栋却有点莫名其妙,他当然知道古琉球就是现在的冲绳,也知道在“我大清”那会,冲绳还是咱们国家的属国,更知道老洪说的“免状”,其实就是段位证书,日本的职业段位证书。
然而古琉球王子到日本要免状是什么鬼?这是拍中古棋,又不是拍日古棋,并且就算古琉球是属国,但一个琉球王子,好像代表不了当时的中国人吧?
然后文教授耐心给他讲解整个故事,故事并不复杂:
根据日本一些文献记载,在当时,琉球就和日本本土的交流比较频繁,琉球国的棋手去日本讨要“免状”,这种事情也时有发生,其中最著名的有两次。
第一次是日本道策时代,当时的琉球第一高手跑去日本要职业段位证书,并且要求还挺高,他要求获得“高级免状”,也就是要求获得职业五段证书。
日本的免状当然不可能白发,这是需要考试的,考虑到职业五段,这样按照日本围棋的规矩,那正好就是九段让两子了,于是日本当时唯一的九段道策出马,主持了这场考试。
道策那是什么人?在李襄屏版“围棋兵器谱”上排名第3,地位还要在大李之上,于是那场比赛没有悬念,道策非常轻松击败对手。
总算还好,道策当时还手下留情,并没有赶尽杀绝,在大局已定保持住日本围棋的尊严之后,他还让对手赢了一盘,并且客客气气的给了一张初段“免状”。
道策的做法无可指责,然而古琉球虽小,人家的王子也是有尊严的,他觉得自己被羞辱了,于是初段证书也不要,回到老家卧薪尝胆,一门心思想要一张真正的“高级免状”。
然而古代的交通经济都不发达,古琉球王子这一等,就是等了几十年,等到古琉球王子再次出发,不仅王子本人已经换人,由老王子变成新王子了,并且当时的日本棋坛也刚出道,道策棋圣已经去世,日本的四大围棋家族正在争“棋所”争得厉害。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古琉球新王子再次抵达日本,再次要求“高级免状”。
而日本方面,当时虽然自己人内斗得厉害,然而古琉球王子来访,这在当时可是外交事件,因此再怎么说,他们也必须推出一个人来应战。
这个人选被日本人争得厉害。
毕竟无论怎么说,能代表整个日本国出战,这对于棋手个人来说,还是对于几大围棋家族来说,都是一个至高荣誉。
更何况几十年前的那件事,整个日本棋界还记忆犹新,他们想当然的认为琉球王子是弱鸡,因此争取到这样的出战机会,肯定是一件名利双收的好事。
正是因为当时日本棋坛的这种现状,导致这个代表日本出战的人选竟然难产,“本因坊”,“井上”,“安井”等几大家都不肯放过这个机会。
最后出战的是当时的一位日本七段。
划重点:当时这位七段的出战其实并非名正言顺,说穿了他当时其实就想先斩后奏而已,内心想着生米煮成熟饭,等自己击败了这个琉球王子,那自己要求“棋所”的宝座就名正言顺。
然而尴尬的事情发生了,等那位七段和琉球王子一交手,却发现让两子根本让不动。
更让那位七段尴尬的是,由于他这次出战并没有获得授权,因此在当时,他根本没有颁发“免状”的权利。
在日本的一些文献中,很详细的记载了这次尴尬事件。
在文教授的娓娓道来之下,赵家栋听得津津有味,不过等文教授讲到这,赵家栋开口问道:
“这个故事虽然精彩,不过文教授,这和中国围棋有什么关系吗?尤其是和范施时代有什么关系吗?”
文教授微微一笑:
“在日本文献里有这样一句话,那位琉球王子在卧薪尝胆期间,他们曾到中国学棋,寻求提高水平。”
洪专家笑着帮腔:“并且根据那位古琉球王子说,这是日本文献里的原话,他认为当时中国围棋的水平,对日本围棋不遑多让,甚至杀力好犹有过之,他们正是通过到中国学习,水平才得以突飞猛进。”
文教授接着一唱一和:“按照时间计算,道策和黄龙士属于同一个年代,范施要比黄龙士小几十岁,因此古琉球王子到中国学棋,不会错的,虽然在咱们国家找不到任何文献记载,但几乎肯定就在范施时代。”
“这样啊!”
赵家栋当时就又惊又喜。
的确,他这个时候真的是又惊又喜。
毫无疑问,这真的是个好故事啊,真的非常适合编到剧本里。
虽然大家早就已经定了调子,“大国手”尽量要求真实,然而影视剧毕竟是影视剧不是?所谓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不是?
在这种地方适当发挥一下,在日本文献的基础上适当发挥一下,这当然就不算胡编乱造了。
“呵呵呵,到时候拍这个桥段,是不是要考虑一下去日本取景呀?对对,最好把日本围棋也拍一下,比如把道策拍一下,还有那个自知之明的七段也拍一下,这样咱们整部剧就不一样了,格局大大的不一样了,哈哈…….”
晚上将近11点钟,首次剧本研讨会终于结束,到场所有人你都意犹未尽,觉得很开心,并对派出一部好剧充满信心。
李襄屏要返回学校了,赵家栋亲自送他。
“赵叔,那您觉得这步戏什么时候能拍?”
赵家栋听了苦笑:
“襄屏不瞒你说,现在有了这个剧本框架,这如果交给其他影视公司来做,其实马上就可以启动,可赵叔不是自私不是,想把这个好项目留给自己不是?,可我自己的影视公司还没影呢,要搭起整个班子,组建整个剧组,另外还要找演员,找导演,继续打磨剧本,忙道服化的事等等等等,这样算下来的话,这个项目的启动,怎么也得明年的事了,最早最早也是今年年底。”
李襄屏呵呵一笑:“我听赵叔说了那么多,好像就没提钱的事呀,看来赵叔不差钱。”
“钱?”
赵家栋哈哈大笑:“既然是襄屏你嘛,那我也不瞒你,我跟你说,我想开传媒公司,现在真不差钱,我现在已经谈好一笔融资了,足够先开两部剧,不过这种事情呀,你别在外面乱说就是。”
两家的关系毕竟非同一般,因此李襄屏想了想然后道:
“保利?”
赵家栋含笑不语,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等返回学校后,赵家栋准备告辞:
“好了襄屏,今天就到这,真是要感谢你提出这么多创意,对了,你对这部“大国手”还有其他要求没有?”
李襄屏微微一笑:“赵叔,我现在就一个要求。”
“哦,你说你说。”
“我要求这部剧的第一主角,对,就是施襄夏的扮演者,必须征得我的同意。”
赵家栋先是一愣,续而大笑:
“好,哈哈哈,既然你花了那么多心血,那赵叔现在就答应你,到时候开始选角的时候,一定来问问你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