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uzf好看的玄幻小說 唯我正邪之路討論-第八百五十二章 與林陌會面的第三人展示-xpz5c

唯我正邪之路
小說推薦唯我正邪之路
林陌自然不知晓自己之前只是随意留下的一点手段,会给东方野以及慕容雄造成天大的麻烦。
不过即使他知道了,恐怕也并不会在意。
之前之所以提醒东方野那一句,只是单纯为了搅局而搅局罢了。
如今他没有心思想那么多,而是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眼前这个看起来极为和善的中年男子身上。
这中年男子身侧还有一个神情略显痴呆的络腮胡男人,这个男人让林陌极为熟悉。
正是曾经与他一同布成天木域一局的天木域总捕·熊建武。
也是他一直想要解决掉,却始终难以搜寻到其踪迹之人。
(部分详情见第一百八十章到一百八十一章。)
随着自己逐渐融入这个世界,林陌心中始终有一种担忧,就是他清楚一点,自己是一个外来客。
如今他依旧没想通为什么有九大封印隔绝此方世界,自己还能够跨界而来,其中的缘由恐怕有一部分和自己这所谓的零气运有关,而另一部分则是系统。
这一切都需要随着他的实力越来越强,才能够慢慢揭开。
但在此之前,林陌一直避免暴露自己异世之人的身份,对他的过去比较了解的,孟婷、云中青、木捕头甚至胡家都已一个个灭亡。
想起当时在第二次地宫试炼中的一幕幕,无论是云中青还是孟婷,都已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这也造就了二人身死的结局。
现在看来应该一切万无一失,可是还有一人,正是熊建武,天木域的熊总捕,木捕头的好友。
虽然他知道的情况不多,但始终留有一些隐患。
林陌面无表情的瞟了一眼那露出和善笑容的中年男子后,隔空将熊建武身上旧伤直接破开,并从中将一滴血珠,吸至手中。
圣心四劫·邪血劫!
之前面对这一招就连周明典这位硬汉都痛苦的发出哀嚎,熊建武则像傻了一样,双目无神,嘴角反而有着一抹解脱般的笑容。
仅仅片刻他体内的鲜血就已完全蒸发,整个人直接瘪了下来,死的不能再死了。
对林陌的举动,那中年男子没有阻拦,反而饶有兴致的在一旁观看。
直至一切结束后,那中年男子对林陌拱手道:“林少教主,这熊建武是在下的诚意,此外还有一则消息,算是在下让林少教主千里迢迢而来的歉意。”
面对这将自己的身份放至最低,看起来和和气气之人,林陌眉头微皱道:“义气会之主·蒋义,你隐藏的倒是很深,明明是真武境中期的强者,却连地榜都未入。”
听到林陌点出了自己的身份,蒋义眼神中闪过一道诧异的神色,随后将视线看向林陌身侧那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高大男子。
蒋义自认将自己的境界伪装的很好,只要不碰到阳神境的强者,是绝对不会被对方探查到自己的具体实力。
想到这蒋义行礼的姿势更加卑躬屈膝,看起来好似一个忠诚的老仆,与平日里那八大帮之一,义气会之主的样子完全不同。
林陌一旁的叶叙白也有些惊讶,在他看来这蒋义明明是天人合一境中期,就连他这只差一筹就可突破至阳神境的实力都没有看穿蒋义的伪装,林陌是怎么做到的。
林陌可没有解释的打算,只是神情略有些阴沉道:“我一直在搜寻这熊建武,可是迟迟未曾找到其下落,看样在很早的时候,这熊建武就被蒋会主抓住了。
那我现在想问问蒋会主,都知道了什么?”
听到林陌所说后,蒋义的反应也很快,他抓住熊建武主要是从自己的儿子莫名其妙的杀了那越女剑会的孟婷,隐约间他寻到了一些线索,然后将其串联,才发现一切都是一个局。
是面前这个黑衣青年早早布置的局。
(部分详情见第六百四十八章。)
对于林陌这么直言直语,他老实回答道:“地宫试炼的事情大概都清楚了,此外关于云中青竟然是林少教主的人,这点也是从熊建武那里知晓的。
接下来就是林少教主原本和那孟婷之间的恩怨,而我儿子蒋书凌只是一个恰好被选中的替死鬼罢了。
或许林少教主有更深的算计,想要借助大墨疆域这个大泥沼将越女剑会牢牢困住。”
林陌神情看似十分平静,问道:“仅是如此?”
此话让蒋义反应了过来,恐怕那熊建武本身还有更多的秘密,或者是一些他自己都不知晓的绝密情报。
但同时蒋义的额头不由渗出一些冷汗,从林陌开始受邀而来后,他就感觉到一种违和感。
自己在花费了天大的功夫,在得知林陌前往东方世家的比武擂台后,让人向林陌传音熊建武一事,以此确保能与林陌相见。
在这之前蒋义肯定详细的调查了一番这位林少教主的情报信息,这位林少教主可和那些同龄人完全不同,武学资质奇高,智谋超绝。
但在相见之后,这位林少教主的表现太过于直接,无论是杀了熊建武,还是言语间所明显透露出的一些信息。
除非他并不在意自己知道这些,只因自己注定是一个死人。
林陌看到蒋义原本那伪善的笑容终于消失,开口道:“蒋会主看样已经明白了。
不过我这人一向喜欢给别人一个机会,也算是偿还蒋会主将熊建武找到的恩情吧。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蒋义大脑飞速旋转,特别是在察觉到林陌身侧那个中年男人骇人的气势后,他自觉对方若是要杀他,他绝对逃不掉。
于是直接开口道:“林少教主需要一个在大墨疆域的自己人,随着墨帝现身后,我义气会的境况也不好过,能选择的余地不多。
林少教主的身世我大概已经知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所以我们是天然的盟友。”
林陌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之前你说的那附送的一则消息是什么?”
蒋义连忙道:“越女剑会恐怕也是猜到了孟婷之死或许和少教主您有关,否则不会这么果断的撤出大墨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