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 水鬼遊魂-第671章 這兄弟我認了!讀書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孟春,你安心养伤,这清风山的贼子一个也逃不掉!”曹元春躺在病榻上,幽怨地看着李逵,他刚上过金疮药,整个房间里都弥漫着草药的辛味。
曹元春很想对李逵说两句,可是只敢在心里嘀咕:“您老要是出手,这清风山的贼子早就成老腊肉了,根本就不可能还在山上蹦哒的起来。”
可是这话他不敢说。
毕竟,清风山的贼子,是在曹元春的防区之内。他又不是不知道这么一股子贼子。当初也接到过清风山守军部将洪钟的禀告,但是他也没有下决心去剿灭这股贼子。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有山贼好啊!
商队要通过这段路的时候,岂不是要请当地禁军护卫。这也是一笔收入,毕竟山贼之前和禁军都是相安无事。从来也没有攻击过过路护卫商队的禁军。
这种小心思,曹元春不说,李逵也猜到了。
主宰
李逵看在曹家的面子上,来探望了受伤的曹元春。对了,曹元春的字叫‘孟春’,也可以说成是一月。很多人的字,都是按照名字来取的。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说李逵,李逵的逵是四通八达的大路的意思。《诗经·兔罝》:肃肃兔罝,施于中逵。赳赳武夫,公侯好仇。
这么说说来,李逵的爹也是有文化人呐!
不过,李逵的字肯定不能叫‘大路’,这不符合文人内敛的气质。
也就是当年章惇多嘴,给李逵起了个‘人杰’的字。要不然,他还得找人费一番功夫才能取一个响亮,还寓意高远的字。
不过曹元春就不用了,元有开始的意思。开春就是一月嘛,新年第一月,叫元夕,孟春都行。再说了,武将取字也不需要文人那么讲究。随便取个字,能叫唤就行了。
当然,李逵来探病,总不能什么都不带,空着两只手来。这不符合大宋探病的礼数。
他当然也带了探病的礼物,从阮小五手中接过了一个瓷瓶,上细下圆,看着也不大,也就能装两斤水的样子。晃一晃,还咕咚咕咚的响。他随后放在榻前,对曹元春道:“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曹元春盯着瓷瓶,嘴角唏嘘不已,他是受伤了,李逵还给他送来了酒。这是不想他好了。
曹元春装出思索的样子,悻悻然道:“让大人费心了,不过卑职看着这瓶子里装的应该是酒。”
“没错,既然你猜到了,这酒就给你留下吧?”李逵放下酒,差不多探病也探了,意思也送到了,情商也得到了提高,李逵心满意足的准备闪人。
可是曹元春却不放心道:“大人,就卑职这刀伤,喝酒不会有问题吗?”
李逵呵呵一乐,笑道:“这是千年醉,又不是给你喝的,是给你上药之前用来祛除秽物的,用了这酒,伤好的快,也会减少你发热的可能。”
闻听是千年醉,曹元春这才放心,原来李逵并没有想要弄死他,而是给他送来了疗伤圣药。急忙在亲卫的搀扶下,想要给李逵道谢。
“卑职谢大人关爱!”
“你知道就好!”
李逵起身准备离开,却被曹元春拉住了手腕,后者揶揄道:“大人,卑职这次恐怕要落难,还请大人到时候拉卑职一把?”
“倒霉也落不到你的头上。”李逵笃定道。
李逵真没有打算将京东东路的禁军一锅端,要不然,京东东路就连个带兵的禁军将领都没了。他总不能越俎代庖去把枢密院的活给抢了,安带兵的将领吧?这样做的后果,很可能他会因为手伸的太长,被皇帝提防。
至于曹元春?
大宋的将门还是很团结的,打败仗不丢人,训斥一通,让其在府里反省一段日子,也就过去了。
曹元春负伤,虽没有对禁军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但士气还是无可救药的跌落了不少。
另一边,宣抚使赵挺之却还在犹豫,是否要用花木出战。
在他看来,将门之中不听话的家伙,肯定是刺头,而且冒犯过自己,必然不能给他起复的机会。虽说他已经派遣人马去了齐州,去召花木营前听命。但他心里,花木还不是他的第一选择。
赵挺之举棋不定的盯着书案,他面前站着很听话,也很好用的冷宁。此人就是被赵挺之抬举,取代了花木的齐州统制。
可这家伙,平日里做事很有眼色,如今却像是遭了瘟的鸡似的,在他面前大气也不出一口。更没有挺身而出,要帮他解决困境的举动。
赵挺之还是忍不住问:“冷宁,明日你出战胜如何?贼子连番交战,贼兵死伤也有不少,你如果出战,很有机会赢。”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冷宁心头猛然突突跳动起来,该来的还是来了。
他卑躬屈膝的哈腰凑近赵挺之,可是却面带愁苦道:“大人,不是卑职不想给大人争光。可是大人想过没有,李逵为何眼睁睁的看着我京东东路的禁军接连被山贼挫败?”
“他是小人得志,公报私仇。”赵挺之一听这话,怒气就窜了上来,咬牙切齿的恨不得将李逵碎尸万段。
就连这清风寨最好的房子,也让这厮被霸占了。赵挺之对李逵也是又气又怒,却丝毫办法都没有。
李逵有足够的理由看戏,却不伸手帮忙。再说了,赵挺之越倒霉,李逵却越高兴。这让赵挺之对李逵的恶意,充满了怨恨。
他蹙眉细想了一会儿,试探着问道:“你是说李逵另有所图?”
“这卑职就不得而知了,只是万一卑职明日和贼子交战不利,必然会让李逵有可乘之机。大人三思啊!”
冷宁也只能用祸水东引这招了,他的能力比曹元春还要差很多。曹元春都着了贼子的道,没有理由他能大胜而归。
再说了,贼兵死了不少。清风山的问题是贼兵的多少就能解决的吗?
那是贼子首领很强好不好,本来山上能够交战的区域就不大,他也见过曹元春带兵攻打山上。四百人都有点施展不开,而他就算是带着同样的兵力,但问题是贼子首领谁去解决?
靠他吗?
别逗了,那山上的匪首可不好对付。
他去了,万一比曹元春更倒霉一些怎么办?
曹元春受伤了,万一他却死了呢?
岂不是他家里的新纳的小妾要不知道便宜多少人,他的万贯家产,也不知道会被哪个浪荡子给霸占了。老爷们在外辛辛苦苦为什么?还不是为了回到家里舒坦吗?
要是连命都了,还怎么舒坦?
赵挺之撇了一眼冷宁,他也是心知肚明。有本事的人傲气,不服管。服管的人废物,关键时候给他丢人。
但他有什么办法?
人是他选的,好赖都得他受着。
齐州距离青州也不远,快马往来两三天也就够了。
一天后,当初离开清风寨的亲卫又回来了,但是让人奇怪的是花木将军没来,却带来了个年轻人。
“花木病了?他儿子替他来帐前听命?”赵挺之心头咯噔一下,原本他已经最好了被打脸的结果。花木来了阵前,一战定乾坤。
一夜情 深
虽说这会让赵挺之非常不爽,但总好过被李逵继续这么羞辱下去吧?
花木也好,曹元春也罢,都是他的属下。即便是级别再高,成为宣抚副使,也不过是将门。将门怎么再和他不对付,他也有的十办法对付。可是李逵不一样,李逵和他一样都是文官,品级相当。要是京东东路继续被这三百山贼给羞辱下去,赵挺之担心自己的官都要丢了。
可是花木的儿子行吗?
赵挺之不耐烦的让人去传唤花荣,琢磨了一阵,觉得这事不能自己私下里抗下所有。
立刻补充道:“去请李大人,曹统制一起过来。”
等到李逵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赵挺之的面前的那一刻,赵挺之强忍着想要冲过去挠死这货的冲动,对李逵和曹元春道:“两位,前齐州统制花木病了,如今他儿子代父出战,二位有什么要说的吗?”
“此人多大了?”李逵倒是无所谓,反正就得是京东东路的禁军将领将清风山给打下来,要不然他不走了。
“十七八?”赵挺之抬头看向了冷宁,后者急忙躬身对李逵道:“启禀李大人,花木的儿子叫花荣,如今正好十八岁。”
“花荣?”
听到这个名字,李逵微微吃惊,心说:“他竟然比他小?”
于是李逵装出不经意的样子,张嘴道:“那就见见这位花小将军。”
“带花荣。”
花荣穿着花家祖传的铠甲,铠甲被擦的铮光瓦亮,身高八尺左右,面似银盘,朗目星眉,眉宇间英气鄙人。虎步龙行般跟着人进入了大厅之中,俨然是个仪表堂堂的年轻将军。
赵挺之有点诧异,看着花荣道:“你是花木之子,花荣?”
“草民花荣,见过……大人。”
花荣对赵挺之可不怎么待见,这位害他爹丢了官。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给赵挺之躬身施礼。
曹元春毕竟是花家的故交,听说花木病了,关切的问道:“花荣,你爹怎样了?”
“入秋以来总是咳嗽,气短,前些日子寻了个秘方吃,好多了。”花木恭敬道:“听闻叔父受伤,可否好些?”
“不碍事。”曹元春没脸说他堂堂的统制大人,指挥数千人,竟然连三百贼子都灭不掉。他转而介绍起了李逵。
“花荣,这位是李大人。如今算是我京东东路禁军的监军,他肩负考核我禁军战力之责。李大人可是兵法大家,你可要多多向他求教。”曹元春是好心,花木家的情况,他能在其他方面帮上忙。可是仕途上,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但是李逵却有这份能力。
想着有心去结交一二,即便不成,也没有损失。
房產 大 玩家
可是花荣抬眼看向了李逵,随即目光热切了起来,口中喃喃不已,随即突兀道:“你是沂水李逵?”
“花荣,不得无理?”曹元春惊道。
可是花荣根本没有听到似的,向前一步,怔怔地对李逵唐突的问:“你就是那个嫉恶如仇,横扫江南贼巢的山东第一豪杰李逵,李大人?”
李逵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心头心花怒放,看到没有,太会说话了,心中一个劲的狂吼:“这兄弟我认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