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5p14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超腦太監 愛下-第1037章 殘缺(二更)推薦-o4c15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
两女震惊的对视。
一滴茶水竟然蕴含了如此庞大力量?
这是何等的奇功?
她们的修为都深厚,元力精纯,一滴水可以洞穿一个人的身体,毙人性命。
但绝对做不到这般程度,无法蕴含如此庞大的力量,这力量不是锐利而是浩瀚。
“好。”李澄空赞叹。
他射出的水箭在空中坠落之势一缓,倏的凝聚化为一拳头砸向周傲霜。
茶水微碧,拳头如碧玉雕成的一般,在阳光下闪动着晶莹光泽。
周傲霜蹙眉。
她茶盏里再次飞出一滴水。
“轰!”水滴与拳头相撞,发出惊雷闷响。
袁紫烟与叶秋再次后退,已经退出门口,后背抵上院门。
袁紫烟猛的一转身,后退的同时猛的拉开院门。
两人被推出门外。
“砰!”院门被重重合起。
两女仿佛被逐出院子,吃了闭门羹。
叶秋蹙眉,担忧的看向院门。
周傲霜果然是名不虚传。
教主神功无敌,应该能压得住周傲霜的!
不过有如此高手,洞仙宗还敢动手?
难道洞仙宗有更厉害的高手?
她扭头看向袁紫烟。
袁紫烟仿佛知道她所想,轻声道:“周姑娘可能是受了刺激,闭关之后神功大进吧,要不然,洞仙宗真要好好掂量一下。”
周傲霜如此修为,一旦决定报仇,不正面硬拼,偷袭暗算的话不知要死多少洞仙宗高手。
洞仙宗想必是不想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他们如此肆无忌惮的原因只有一个:周傲霜原本没这么高的修为,是受刺激之后神功大进。
“砰砰砰砰……”
闷响声不绝于耳。
院门一颤一颤,好像随时要被撑破,偏偏没被撑破,惹得她们心痒。
两人来到院门前,双掌抵上一扇门,猛的一推。
“砰!”那扇门被推开。
院门顿时半敞。
她们看到了院内情形。
两人仍旧坐在石桌旁,位置未曾挪动。
碧绿莹莹的拳头抵达周傲霜心口,仅一拳距离,悬在那里不再前进,便被无形力量挡住。
两人同时端着茶盏,双眼盯着对方,好像谁放下茶盏谁就输。
李澄空抬起头:“周姑娘,你元力确实神妙,可惜,尚还略逊一筹。”
“……未必。”周傲霜缓缓说道。
李澄空摇头,没理会她的嘴硬:“看来你是神功未能大成,可惜。”
他说着话,碧玉拳头忽然向前,仿佛冲破无形桎梏,抵达周傲霜心口。
周傲霜红衣陡然一亮。
“砰!”碧玉拳头炸碎成无数水滴,宛如无数宝石迸溅出去。
青砖地面出现一片蜂窝,好像经年累月滴水而形成。
李澄空露出笑容:“好神功!”
周傲霜玉脸阴沉如水。
自己终究还是略逊一筹,败了!
叶秋在门外露出笑容。
袁紫烟摇摇头。
还真没人能打得败他,确实是无敌于天下,偏偏还天天嚷着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小心驶得万年船。
李澄空道:“周姑娘这到底是什么神功?”
“不可言说。”
“难道你也不能说?”
“说不出。”
“还真是奇妙,头一次碰上。”
周傲霜沉默不语。
她脸色已经恢复正常,调整得极快,一幅若有所思神色,显然有所得。
李澄空忽然一掌拍出。
周傲霜即使陷入深思也反应过来,这一掌原本就不快。
“啪!”
两人衣衫一荡,随即平伏。
两掌却没分开。
李澄空的大手与周傲霜修长雪白的玉手抵在一起,看得两女不解。
周傲霜已经败了,何必还要再动手?
而且还用这种方式,好像故意去触摸周傲霜的肌肤,占便宜一般。
周傲霜皱眉盯着李澄空。
李澄空则闭上眼睛。
看起来好像是李澄空心虚,不敢与周傲霜对视,看得两女越发一头雾水。
她们觉得李澄空不会干这种事。
而且周傲霜的反应也古怪,眼神中的嗔怒与不解迅速被震惊所代替。
李澄空忽然猛的倒飞出去,飘落到院门口。
他睁开眼睛,轻轻一振衣衫:“周姑娘,告辞。”
“慢着。”周傲霜起身喝道。
李澄空微笑看着她。
周傲霜缓缓道:“何必急着走,请过来坐下说话吧。”
李澄空笑道:“就不打扰了吧。”
“少啰嗦!”周傲霜没好气的道:“南王爷,请——!”
李澄空重新坐回原位,接过周傲霜亲自斟满的茶盏,轻啜一口。
袁紫烟与叶秋疑惑的对视一眼,跨进院内,关上院门来到李澄空身后。
临关门之际,袁紫烟往后看一眼。
陈正廷正站在不远处。
李澄空放下茶盏,迎向一直盯着自己的周傲霜,笑道:“周姑娘这武功残缺不全吧?”
“你果然看出来了。”周傲霜缓缓点头。
李澄空道:“所以练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不可能再有进境。”
周傲霜摇头:“未必。”
李澄空轻笑一声。
周傲霜哼道:“笑什么笑,我万一还有奇遇,补全了这奇功呢!”
“如此奇功,怕是受了天妒,无法补全的。”
“可笑!”
“这一点,周姑娘你应该隐有所觉,恐怕毕生是与这完整心法无缘的。”
“我反而有一种感觉,可以得到完整心法!”周傲霜缓缓道。
李澄空笑笑。
周傲霜盯着他一瞬不瞬。
李澄空垂下眼光,拿起茶轻啜一口。
周傲霜直直盯着他,李澄空老实在在的喝茶。
最终周傲霜打破了沉默:“南王爷,你可有办法?”
“没有。”
“你应该有!”
“确实没办法。”
“……说吧,什么条件?”
“此事太难为我,周姑娘,还是告辞了。”
“想漱玉小筑加入你们烛阴司吧?”
“嗯——?”李澄空讶然。
“南王爷你来助小筑,不就是打的这个主意吗?”周傲霜摇头:“总不会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吧?”
李澄空笑道:“说实话,我们还真是路见不平,想助一臂之力,并无功利之心。”
周傲霜不置可否的淡淡一笑。
笑容轻淡,显然是不信的。
“唉——!”李澄空感慨的摇头。
“既然如此,”周傲霜道:“南王爷那就请你帮我!”
李澄空叹道:“确实是力有未逮,惭愧啊。”
袁紫烟与叶秋听得莫名其妙。
周傲霜与先前的态度截然不同,仿佛换了一个人,当初是爱搭不理,现在反过来求李澄空。
难道是因为心法的缘故?周傲霜的心法残缺不全?
如此神奥的心法,竟然是残缺不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