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b3m精华言情小說 錦衣血途笔趣-第873章 朕是不是好皇帝?熱推-byl9a

錦衣血途
小說推薦錦衣血途
仅仅时隔两天,朝廷两名高级官员身死,就在京城之内引起了轩然大波。
官员们都不是傻子,周厚诚和裴元新同时遇害,绝对不会是偶然事件。
稍稍联想一下,就有人能联系到最近的党争,秦党毕竟是把黄明轩给弄死了的。
这就自然而然的,让人把此恶性案件和黄党联系起来,于是纷纷上书要求严查。
严查肯定是要严查的,明面上来说周裴二人乃是朝廷高官,被人杀害朝廷无论如何都要管。
于是由刑部牵头,便开始了对案件的调查。
而锦衣卫上下,也遵照皇帝的旨意,开始介入此案查证。
南城千户所大堂上,冯文贵沉声道:“卢闻钊,陈大人指名道姓把案子交给你,你可不得把握好分寸!”
站在下方的卢闻钊连连点头,他是个注重细节的人,冯文贵口中的“分寸”二字,让他知道自己大概该怎么做。
“卑职明白,定不负大人重托!”
再说另一边的皇宫之内,朱瑜隽此刻正躺在榻上,听着俞培忠汇报近两日的朝政情况。
官员们注意力,大多被转移到了周裴二人遇害事件上,让逼走朱琇胤的压力一下小了许多。
“看样子,这两天您能轻松些了!”
难得见皇帝露出笑容,俞培忠此刻陪笑道:“能为皇上分忧,是奴婢的福分!”
不得不说,朱瑜隽心情着实好了许多,让他有精神焕发之感。
精神焕发的状态,他已经许久没体会过了!
丹药这玩意儿掏空了朱瑜隽的身体,这几个月来他都缠绵榻上,今日身体状态好转,让朱瑜隽的兴趣更高兴了几分。
“扶朕起来,到殿外去转转!”朱瑜隽微微笑道。
虽然觉得靠自己能起来,但为了保险起见,朱瑜隽还是命人扶他起身。
俞培忠连忙上前,小心翼翼将皇帝搀扶了起来,殿内其他随侍太监立马跟上。
一主一仆,徐徐往大殿外走了去!
跨出大殿门外,被暖暖的阳光往身上一照,朱瑜隽更感觉脑子清澈了不少。
玉虚宫大殿,朱瑜隽就在俞培忠的搀扶下,慢悠悠的逛了起来。
“皇上,每天出来走走,也不失为散心之法!”俞培忠此时在一旁道。
说这番话,俞培忠也是为皇帝的身体着想。
对这番话朱瑜隽是赞同的,但他其实也知道,自己这身体要养好几乎不可能。
但今天良好的状态,让朱瑜隽的希望又燃了起来。
只见他推开了俞培忠,笑着说道:“今日朕觉得龙精虎猛……你让开,朕自己能行!”
先是朝臣们注意力被吸引,如今自己身体又莫名强健……朱瑜隽此刻心情好的很。
俞培忠小心翼翼退开,但仍处在一米之内,周边则是十几名小太监跟着。
自己走了几步,发觉毫无问题后,朱瑜隽才敢大着胆子迈起步来。
一边走着,朱瑜隽还开口问道:“朕这大半辈子,是不是干了不少荒唐事?”
此刻朱瑜隽是有感而发,他笃信道家疏于国政,但最终却被现实所打醒。
三花聚顶本是幻,脚下腾云亦非真……黄明轩的诗,让他彻底从长生大梦中醒转。
面对问话,俞培忠思索一番后,答道:“皇上御极二十六年,治下百姓安居乐业,镇压南寇北虏,文治武功卓绝,堪称英明神武之圣主!”
朱瑜隽做皇帝二十多年来,俞培忠一直在司礼监作为见证者,他是有资格发表评论的。
至于他这评论本身是否恰当,这就只能说仁者见仁了……至少不全是假话。
或许以往,朱瑜隽对这番话会不置可否,但今日他的心境明显已有不同。
自己这些年来的得失,朱瑜隽心里其实有一杆秤,只不过以往选择性忽略罢了。
来到玉虚宫大门外,朱瑜隽背负双手,徐徐往前方台阶处走出。
来到玉阶之前,朱瑜隽停驻于此,抬头望向了远处宫门之外。
此刻,他突然冒出一个想法,那就是出宫去看看自己的天下。
但这些也只是想想罢了,至少在他身体养好之前,是不用考虑的出宫这件事的。
而站在其身后的俞培忠,看着向阳而立的苍老皇帝,心底竟生出了几分凄楚。
再厉害的人物,终也度不过岁月的侵蚀!
此时,只见朱瑜隽徐徐回过头来,脸上表情和煦道:“你说……朕是不是个好皇帝!”
没错,此刻朱瑜隽的心里涌出了一丝懊悔,让他越发觉得浪费了半辈子的时光,浪费了成为一代贤君圣主的机会。
当然了,朱瑜隽的懊悔也仅仅是懊悔,接下来该怎么做他还是会按照既定想法,把八皇子上位的路铺好。
或许那时候,他就可以卸下担子,真正走出宫城去看看,这大明朝的大好河山了!
然而此时,朱瑜隽却突感晕厥,他勉力想稳住心神,但却感一阵天旋地转袭来。
俞培忠正想着该如何回答皇帝问话,眼前皇帝直挺挺栽了下去,可把他给吓得魂出天外。
其他小太监们,则因为皇帝方才下令让他们远离,此刻尽全在一丈之外。
救援速度根本来不及,于是乎……大明朝至高无上的皇帝,就跟木头一样跌下了台阶去。
“快……快救皇上!”
其实不需要俞培忠呼喊,随行小太监们都以最快速度,往台阶下冲了去。
皇帝出事了,他们都得掉脑袋。
但他们跑得再快,也比不上老皇帝在台阶上翻滚的速度。
最终还是站玉阶之下站哨的锦衣卫,听到示警声后行动起来,才将皇帝在台阶上拦了下来。
而此刻,皇帝已在台阶上滚了十几阶。
当俞培忠赶到将朱瑜隽扶起时,只见皇帝已是满脸血污,人事不省了。
“皇上,皇上……”
俞培忠连续唤了两声,皇帝都没半点儿回应,于是俞培忠才用手指探其鼻息。
“快传太医,快……快……”俞培忠急的不行。
随后他才命令身周太监将皇帝抬起,以最快的速度往玉虚宫大殿内赶去。
等俞培忠将皇帝安置在榻上时,闻召而来的太医便开始诊治,看起凝神皱眉的样子,俞培忠就知道情况很严重。
“太医,皇上无碍吧?”俞培忠颤颤巍巍问道。
太医皱眉不已,站起身来之后,才躬身对俞培忠道:“俞公公,皇上情况不容乐观,下官请求组织太医院会诊!”
这话其实已经昭示了皇帝情况是何等严重,以至于这太医一个人不敢担责,要把其他人拉来一起承担。
皇帝的安危,足可以影响国家安危,该如何处置考验着俞培忠的智慧。
“姜合,你去太医院请太医过来,不要声张!”俞培忠沉声道。
一旁侍立的姜合领命而去,而整个玉虚宫大殿内的气氛,却变得更为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