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3r7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首輔嬌娘-372 太后(一更)閲讀-3l7i3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
“陛下……”魏公公想说静太妃没有推他,可不待自己开口,皇帝便冷冷地说道,“你闭嘴!”
魏公公闭嘴了。
皇帝看向一脸受伤的静太妃,不知为何,他心里没有了从前的疼惜,取而代之的是一丝淡淡的抗拒与怀疑。
我没有。
这句话静太妃没说。
因为她比谁都清楚这种药的功效。
“太妃娘娘没有。”小尼姑据理力争,“是魏公公自己没站稳。”
皇帝冷声道:“好端端的怎么就他没站稳?”
魏公公:呃……确实是我没站稳呐!
静太妃最后看了皇帝一眼,捏紧帕子,转身走掉了!
“太妃娘娘!太妃娘娘!”小尼姑无奈跟了上去,她一直到跨出门槛都在回头期盼皇帝能留住静太妃,然而皇帝没有。
皇帝望着静太妃远去的背影,神色恍惚了一瞬,但也只有一瞬,便严肃着脸去了书房。
魏公公简直一头雾水,他屏退了下人,对顾娇道:“顾姑娘,你都看到了吧?陛下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劲啊?他从前不是这样的,他是不是和太妃娘娘吵架了?要不就是受什么刺激了?”
顾娇没回答他的话,而是问道:“静太妃方才真的没推你吗?”
魏公公道:“没有啊!陛下弄错了!真的是我自己摔的,和太妃娘娘没关系!说来真的很奇怪啊……”
奢香傳奇 森林裏的參天花
非凡領袖 心熾
“陛下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顾姑娘是指……”
“就是突然对太妃娘娘很冷漠了。”
啊,魏公公恍然大悟,他一直在找一个词来形容陛下,想了半天没想出来,原来就是冷漠啊。
他道:“也没多久,昨日陛下一怒之下抓了蔡嬷嬷问罪,夜里太妃娘娘身边的惠安来禀报,太妃娘娘一整天不吃不喝,陛下动了恻隐之心,于是去探望太妃娘娘。陛下太操劳了,用膳用到一半竟然睡着了,醒来就这样了!”
哦,那看来是有人动了黑瓶里的药了。
教父果真没说错,真有人喜欢聪明反被聪明误。
魏公公看着顾娇勾起来的小唇角,不知怎的,头皮麻了一下:“顾姑娘你笑什么?”
顾娇眨眨眼:“没什么,挺好的,陛下没事,你不必担心。”
魏公公将信将疑:“真的不用担心吗?”
顾娇摆手:“不用不用,陛下好得很,没什么事我先去姑婆那边了!”
“啊,我送顾姑娘。”魏公公将人送出华清宫。
冷少强行索爱:宝贝别逃 雪糕030
此乃真仙
顾娇去了仁寿宫,庄太后刚下朝,在书房看折子。
她的折子与皇帝的折子不同,她看的是六部的一手折子,她同意呈上去的才会被大臣们送到皇帝手中,所以皇帝每日批阅的其实都是二手折子……
悲催的皇帝。
顾娇没打搅姑婆,去偏殿找秦公公了。
毒妃拒宠:邪王,太闷骚
秦公公正带着他的小王八在草地上晒太阳,见顾娇过来,第一反应是护住他的小王八!
顾娇:“……”
“咳咳!”约莫是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了,秦公公讪讪地咳嗽了两声,把小王八不着痕迹地放进池子里,对顾娇道,“顾姑娘来了?日头大,去亭子里坐会儿吧?”
绝不承认他是担心顾姑娘又砸了他的小王八。
虽说顾姑娘也不是故意的,可小王八都害怕了,他深深地感受到了。
“也行。”顾娇没拒绝。
二人去了亭子里,秦公公拿了茶水与点心过来。
宠婚撩人:楚少,轻一点
顾娇道:“秦公公,太后当年和陛下是在先帝薨逝前便有了不睦的苗头,一直到先帝薨逝、陛下登基、太后不肯放权二人才彻底决裂。”
秦公公点头:“没错,是这样。”
那看来,药是陛下登基前就下了,只是这种药的药效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它有个发酵的过程,一直到姑婆垂帘听政触动了陛下最后的底线,二人才算是彻底没了回头路。
如果是这样的话,陛下对静太妃的厌恶也需要在一次次的“误会”中慢慢加深。
“唔,还以为马上就能让陛下把龙影卫要回来呢。”顾娇喃喃。
“顾姑娘说什么?”秦公公没听清。
“哦,没什么。”不着急,欺负了姑婆这么久,好歹先找她收点利息,顾娇面不改色道,“我是说……姑婆没怀疑过有人给陛下下了药吗?”顾娇问。
秦公公叹气:“唉,当时先帝病重,柳家与朝堂上下一片混乱,谁能想到这上头?都以为二人是因为先帝的病情发生了争执。”
顾娇顿了顿:“病情有什么好争执的?”
秦公公道:“先帝当年患的是头疾,昭国的御医与大夫束手无策,朝廷请来了一位燕国的大夫,那大夫说,要治此病,需得开颅。”
顾娇摸了摸下巴:“姑婆主张开颅,陛下不同意?”
以姑婆的性子,她应该会大胆尝试,反倒是陛下比较保守。
谁料秦公公摇了摇头:“不,顾姑娘猜错了,是陛下主张开颅,但太后不同意。”
“竟有这事?”顾娇惊讶。
秦公公再次点头:“没错。不过其实在那之前,二人便有过几次争执,只是不为外人所知。第一次争执是因为何事,老奴不记得了,太后也不记得了,过去太多年了。不论如何,在外人眼中,二人的决裂都是因为要不要给先帝开颅。”
“最后开了吗?”顾娇比较好奇这个。
秦公公摇头:“没有,没等二人争执出个结果,先帝便薨逝了。”
顾娇又道:“那……太后与静太妃又是何时决裂的呢?”
秦公公道:“是在先帝临终前的最后几天,太后与静太妃吵了一架,太后还给了静太妃一巴掌。老奴当时在外头候着,没听清二人吵了什么,只知从那以后,太后便不再与静太妃来往了。”
以姑婆的性子,只要有一线希望,她都勇于承担任何风险,她是一个比男子更果决勇敢的女人,两个人都不同意就算了,连皇帝都同意了,姑婆怎么比皇帝保守?
会不会是那个燕国大夫有问题?
或者大胆一点猜测,那个大夫就是静太妃找来谋害先帝的。
只是静太妃的阴谋被姑婆发现了,所以姑婆才会反对开颅,而皇帝因为中了药,对静太妃言听计从、对姑婆百般叛逆,所以才有了后面的主张开颅。
那么先帝真的是病逝的吗?
他临终前留下的那道圣旨上究竟写了什么?
庄太后看完折子过来了,顾娇见她穿得周周正正,一副要出门的样子,不由问道:“咦?姑婆要出去吗?”
庄太后翻了个白眼:“不是要和那傻皇帝演戏吗?”
“不用了。”顾娇弯了弯唇角,“这段日子辛苦姑婆了,以后姑婆可以不必再勉强自己去和陛下演戏了。”
若换一般人就该问为什么,可庄太后没问这个,她道:“那蜜饯还给吗?”
顾娇摊手:“不演了,当然就不给啦。”
庄太后唰的黑了脸。
————
演!
她要演!
就演五颗蜜饯的!
然后庄太后提起凤袍,蹬蹬蹬地去华清宫了!
这丫头是不是嫌她演的不够好啊!
哼,大不了她卖力一点就是了!
今日的折子有些多。
昨夜庄太后喊他议事是真有事,太子妃破了坤局的消息已送达其余五国,其中梁国、赵国、陈国均已回信,纷纷表达对太子妃的欣赏以及对昭国的祝贺,并且三国都向昭国太子妃发出了邀请。
庄太后本意是二人先通好气,以免朝堂上又争吵起来。
他没去。
结果今日早朝时金銮殿果真吵得不可开交。
有主张去梁国的,梁国是上国,与之交好对昭国百利而无一害。
有主张去赵国的,毕竟孟老先生的家乡浦城就在赵国,浦城有棋都之称。
也有提议去陈国的,因为陈国国君要册封新皇后了,太子妃与使臣们去参加封后大典,一举两得。
皇帝正头疼着,宫人禀报庄太后来了。
皇帝也没多想,以为是来商议这件事的,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结果就听见门口传来一声力拔千钧的呼唤:“泓儿——”
皇帝龙躯一震,手里的茶杯直接飞了出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